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1章 、双雕(更)
    可是作人呢,既然知道自己生得艳丽,惹人白眼了;后头紧接着芸香又是摔倒,便更知道自己担了嫌疑去……若此如何还能不谨言慎行,反倒这回还要故意挑在宫里来人的时候生事?

    婉兮的目光不由得转向兰佩了去。

    原本以篆香的身份,不至于要她去做这些打水、伺候洗手的事儿……可是却是兰佩吩咐篆香去做的。

    婉兮心下越想越是不安,忙上前朝傅恒一礼:“九爷且慢!”

    .

    屋里,芸香抱着福灵安哀哀落着眼泪,那傅儒知家的却贴着门帘听外面的动静。

    一听毛头转向了篆香去,那婆虽不甚适意,却也还是叭嗒叭嗒嘴上前低声嘱咐她闺女:“你自管抱着阿哥悄没声息地掉泪疙瘩哪儿成?你得哭大声些,越是撕心裂肺,越叫九爷心下不忍了去,闹的动静越大,才越合咱们的意。”

    芸香还是垂泪:“可是你瞧孩的脸上……他热得跟火炭儿似的,我还能顾得上什么?”

    那婆娘翻了翻眼皮:“不打紧,不过是一点山药皮。就是红过一阵罢了,看着吓人,却害不了性命去。”

    芸香还是垂泪:“瞧你出的主意,我只觉对不起孩!”

    “对不起什么?!”那婆娘一立眼睛:“我也是为了他着想!他是个庶出的,将来自然比不得嫡去。我非要这回闹这么一下,叫人都知道是皇后派来的女叫这孩出了这回事,就要皇后脸面上过不去。她到时候免不得要想办法捂住咱们的嘴,这便给了你机会封侧福晋了!只要你封了侧福晋,大阿哥就算身份上还比不过嫡福晋的孩去,可也是正经的能获封御前侍卫的阿哥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