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 、哭诉(更)
    储秀宫里,皇后攥着贵妃的手。

    三个月未见,本就病弱的贵妃更显憔悴。窗外冬日萧索,屋内她一把的身骨便都缩在棉被里。纵然锦被加了三层,屋里又是暖阁,又是炭盆的烧得温暖如夏,她却还是微微哆嗦着的。

    便如同风里的烛火,纵然还在明着,却已经没有了力道。若一阵风来得狠了,这一点烛火随时就都可能散了、灭了。

    皇后也忍不住垂下泪来:“咱们十余年的姐妹相伴,瞧见你这样儿,叫我这心里又如何能好受?我陪着皇上不过才走了三个月,临走时也是嘱咐了太医院和内务府好生伺候着,哪成想回来你反倒成了这副情状……”

    贵妃软软地攥着皇后的手。

    她的掌心冰凉,却因为激动而出了虚汗,这般又冷又湿地握着,叫人心里更添唏嘘。

    “皇后主若心疼我,何不将我带了同去围场,又何苦将我一个人丢在这寂寞深宫里?”

    贵妃高云思已然是一句三喘,不胜的虚弱。

    皇后一颗泪也滴了下来:“哪里是本宫忍心!只是你这身骨儿,又如何受得了那一路上的车马劳顿去?”

    云思强撑着,面上虚白之中又浮起一抹冷笑:“妾身情愿在路上颠簸死,也好过在这深宫里受人磋磨的强。三个月,皇后主可能想到,这三个月里妾身要受多少的罪去?”

    皇后便也一眯眼:“你是,娴妃敢趁这个机会,欺负了你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