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不臣(更)
    “你对了,就是因为你!”

    他陡然寒声,更是伸手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臂。

    他用实了力道,仿佛要将她的骨头生生捏断,或者是想将他自己的手指镶嵌入她的皮肉里去。

    “就是因为你,才让那年轻公鹿生出杀戮之心!”

    婉兮轻轻眯起眼来:“九爷,你想什么?”

    傅恒跨前一步。

    婉兮此时背靠大树,他这般跨步上前,便是将她困住。

    “九儿,我只问你……昨儿,你过得快活么?”

    婉兮轻蹙娥眉:“九爷问这个做什么?”

    “我为什么不能问?!”他如受伤的兽一般,低低咆哮出声:“我就是想知道。你告诉我!”

    婉兮尝试着挣了挣,可是终究挣脱不开。

    她记忆里那般温润如玉的年轻公,此时竟然这般手如铁钳,叫她陌生。

    她轻轻闭了闭眼:“九爷想问的是我的生辰么?若以生辰而论,我昨儿是快活的。九爷费心为我送来的那封信,也同样叫我深铭于心。”

    “你唬我!”婉兮不提那封信还好,一提那封信,反倒叫他怒不可遏:“那封信算什么,他其后分明将你阿玛的大活人都给你送来了!跟他相比,我那算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