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难眠(更)
    当晚无话,上自皇帝,下至护军,全都路途疲乏,酣然入梦。

    婉兮还是这辈头一回来草原,头一回住毡帐,便既是兴奋又是陌生,反倒翻了好几个身,却没睡着。

    便又忍不住想到语琴。

    生长于江南水乡的陆姐姐,到了这草原,睡着这毡帐,便定也有诸多的不习惯吧?

    献春累坏了,头挨着枕头便睡沉了。婉兮不舍得扰了献春好梦,便披衣起来去看又和寸。

    它们虽也跟着一路逛荡过来,有些累;可是经过在热河行宫这段日的调养,身已是都好了。这么黑天半夜的,它们都闭着眼,挨在一起睡得安安静静的。

    婉兮便忍不住冲它们做鬼脸:“就知道睡,睡成大胖鸟儿算了。”

    鸟儿全当听不见。

    婉兮便叹口气,转个身在草地上蹲下来,低声嘀咕:“还想叫你们帮我拿个主意,哪儿成想,你们也不理我。枉我那么待你们,你们也都是没良心的。”

    她是愁苦今年算是跟贺礼扛上了,如今压在她心上的三座大山都是贺礼、贺礼、贺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