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寒气(更)
    这个晚上,婉兮避开人,独自去景仁宫后院的井里打水。先打的几桶水都倒在一旁,待得打到第四五回,打上来的水已是冰凉了,才留下来。

    她独自一个人,顶着头上的月,坐在井亭里泡脚。

    已是五月,季候已是初夏,于是这井水纵然凉,却也还好,并不刺骨。

    她不由得想起曾经也有一晚,她也这样地独自一个人在井边打水。彼时是为了九爷,那次她拽动井绳的双手还都套着九爷送的玉镯。

    而今晚,心下的起伏还是有一半因了九爷的玉镯。

    ……自然,还有一半是为了那个毫不讲理将玉镯砸碎了的人。

    凉意从井水里一丝丝钻进脚底去,沿着经脉向上,她不多时果然肠肚便咕噜噜滚动起来。她忙套上鞋袜,便朝净房里跑。

    这一晚,如她所愿,她果然连泻了几回肚。后来折腾到与她同屋的英姬都察觉了。英姬点了灯看婉兮面色已是苍白,便赶紧爬起来去回了顺姬。顺姬又禀告给嘉妃……最后由嘉妃派人回给皇后,请了宫门钥匙,去叫御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