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匿情(更)
    且婉兮离开长春宫后,皇后看似闲闲看着佛经,却实则频频抬眼看向墙上的西洋挂钟。

    那铜鎏金的挂钟已然打过了两次点儿,素春便忍不住含笑上前道:“婉兮去了两个点儿了,既然还没回来,那皇上便定然是将主的心意收下了。主自可宽心了。”

    皇后也想笑笑,只是这笑意浮到唇角便留不住,末了还是凋零下去,只化作一声叹息。

    “皇上虽然不想叫我猜着心意,故此在我面前还拘着,不想叫我看出他的心意。可是他终究一旦单独对着她,还是情不自禁了些。不独此番,便从上回舒嫔择宫一事上,我实已瞧出皇上还没放下婉兮。”

    “如今后宫内都道舒嫔受宠,却谁能明白,彼时她们进宫,皇上连见都不见;只到了择宫一刻,皇上才会匆匆赶来……其时,皇上不是来看她们,皇上是为了来留住永寿宫啊。”

    素春一愣:“主的意思,难道皇上不准舒嫔住永寿宫,不是为了太后,竟是为了婉兮?”

    .

    皇后没话,只垂下头呆呆地盯着佛经出神。

    素春悄然叹息:“是奴才愚钝,直到此时才明白主那日何故赐婉兮头戴海棠花……永寿宫正殿前植着西府海棠,纵然她彼时见了皇上面上还冷着,可是皇上却会因那海棠立时想到永寿宫……皇上便对她冷不下心来了。”

    皇后手支住额角,黯然一叹:“有什么可欢喜的呢?如若皇上当真对她冷了心,不定我才更欢喜些。我宁愿是我算错,宁愿是我看错、猜错……可惜,却原来还是猜中了。”

    素春明白主心下难受,便连忙劝解:“总归此事无论皇上如何定夺,主都是赢家。如今证明皇上对她还有心思,那咱们长春宫就仍旧春恩长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