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宫深
    苍震门在内廷的东墙,而长春宫位于西六宫,傅恒终于获宣进宫,先要横穿后宫那条横亘东西的长街。

    此时已是夜了,那红墙围起的长街便更显幽暗、窒闷。即便只是行走其间,都叫人心上如同压着大石,几乎喘不过气来。

    在这幽深的宫墙夜色之中,虽然路边也立着石座四角的宫灯,可是隔着灯罩,那灯火便也都幽暗晦涩。无法照亮夜色,反倒更给宫里的夜添上些难言难解的味道。

    傅恒疾步穿行而过,直到进了长春宫才深深吐纳一口气。

    他只是偶尔这样走,都这般感觉;试想姐姐在这宫中多年,便是每个晚上都是这样过来的。他在心底,不由得替姐姐心疼。

    进了殿,傅恒忙跪倒,急急问:“这些日弟弟求见,姐姐缘何不见?”

    从冬至过后,皇后便再没见过他。只是冬至之后,宫中宴会增多,姐弟倒也有机会再其他地方遇见,故此傅恒才没做多想。

    直到皇帝突然下了指婚的旨意,傅恒这才忽觉宛若五雷轰顶。

    皇后寂寂地坐着,下颌微扬,目光越过傅恒,投向远方。

    “为何不见?因为本该不见!你是外臣、弱冠男,本宫是正宫皇后,宫规森严,早就该在你十岁那年便不见了!”

    “别是你我姐弟,就算先帝留下的太妃们,五十岁之前都是不准见皇上的!”

    傅恒轻轻闭了闭眼:“姐姐原的没错,弟弟也深知这些年能内宫行走,皆为皇上和姐姐的特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