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通明
    ( )

    请的时辰总是有限,婉兮再坐一刻就起身告辞。

    语琴舍不得,便迭声还是念叨着手焐。婉兮只得拍拍语琴的手:“姐姐放心,我的针线虽然看不得,不过若得了合适的皮,我自己套上块布料,还是能缝出个手闷来的。”

    语琴便一笑:“那我从内务府刚送来的毛衣裳上拆下一块来给你!”

    婉兮连忙拦住:“可使不得!那些大毛、毛的衣裳是供姐姐冬日御寒用的,也都有定数,拆了就没的补了。冬至元旦,宫中节项尤多,姐姐还要靠它们出门。我自己想办法就是,姐姐安心。”.

    直到这日天黑,婉兮上了炕褪下衣裳,才将袖口里藏的物事拿出来。

    是个布包,包里头首先掉出来的是一块皮。那皮一摊开便是毛色如雪,润泽光亮,没有杂毛……叫人忍不住想着今儿那红墙长街里的雪。

    婉兮心下便是激灵一跳,认得应是银鼠皮。银鼠皮是昂贵的毛细皮,皮板绵软灵活,起伏自如,很合做个手焐。若做成一对手闷,还需将整张皮铰开,反倒是糟践了。

    她这颗心便摁不住,一时间在这灯下起起伏伏。

    咬住嘴唇再去看布包里另外一样物事,却是叫她惊愕:竟然是她最初绣的那幅熊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