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荷包
    皇后极少对傅恒如此疾声厉色,傅恒不觉愣在当场,只能心问:“姐姐这是……?”

    皇后见幼弟面上忽然涌起的苍白,心下也是不忍,便转过了脸去叹了口气:“这纹样我是见过的,当日内务府对留牌的秀女试以绣锦之艺,婉兮绣的就是这个。彼时这纹样曾引起轩然大波,不独我,内务府上下许多人都能认得。”

    “你拴着这样的荷包在宫内行走,如今又要去内务府当差,这又要引多少人侧目?!婉兮她终究是皇上宫里的女,你身为外臣,竟然胆敢与宫中女这般私相授受,你有几个脑袋?!”

    傅恒一个激灵,忙跪倒在地:“弟弟是一时欢喜不胜,这才忍不住挂在腰间。今后定不敢了。求主娘娘将荷包赐还弟弟,弟弟回去好好收起来,再不戴着进宫了。”

    皇后却将那荷包一点一点地攒进了自己的掌心:“荷包事,牵连却大,我不放心它再存在你手里。既然婉兮人也在我宫里,不如你连这荷包也都存在我这儿。如若将来真有机会指婚,我到时候再还给你们也不迟。”

    傅恒纵再舍不得,可是皇后既然话已出口,他便已无法拒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