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冰心
    贵妃被逼问得盈盈欲泪,可是却无法反驳,她怎么抹不掉潜邸时娴妃为侧福晋,她只是使女的过往。

    贵妃只得含泪忍了,努力笑笑:“皇后主已是了,咱们都情同姐妹。自然是自家姐妹,什么都不打紧。”

    皇后也只能抬抬手:“今日了这么些,我也累了。姐妹们也都自去歇息吧。”

    贵妃幸亏还有语琴搀扶,两个瘦弱的女在萧瑟的秋风里相扶相偎就这样在皇后的视野里渐渐走远。一直走到长春门外,贵妃方咳嗽着嘱咐语琴:“娴妃的跋扈你也看见了。你如今已成她眼中钉,我纵想护着你,却也只能落得这样。以后万事,便总要你自己多加心。”

    .

    窗内,皇后收回目光,也叹了口气。

    她何尝不懂,娴妃这几年的怨气不独是冲着贵妃一人,也有冲着她和皇上的。只是娴妃对她尚且不得不克制,便将所有的怨气都朝贵妃撒了去。贵妃本就差在出身,性又天生柔弱,这一日一日的软刀磨着,已成了贵妃的一块心病。贵妃此时这百病缠身,怕也有大半是来自娴妃的磋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