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心疼
    皇帝罢终于松开了她的手。

    婉兮这才松一口气,整个身一软,瘫坐在了脚踏上。

    可是皇帝却只是自己走到柜前捧了个剔红的盒来,一转身便又回转来了。婉兮只得急忙站起,便要跪下。

    他却大步走回坐下,将她又拉到膝边靠着:“别乱动!”

    他捏住婉兮手腕,翻转了掌心朝向他,然后便从那剔红的盒里拿出瓷盏来。如河蚌一般形状的瓷盏,被他一分手便错开了盖儿,露出里头碧莹莹的膏来。

    这膏婉兮认得,正是上回他走的时候给她的那一瓶,是生肌解痛的。

    婉兮咬了咬嘴唇,却还是忍住了没。

    他虽垂着头却也觉察到了,便轻哼一声:“有话就。此处只有你我两个,你且自在些,没的非要将自己装成闷嘴的葫芦。”

    婉兮躲闪不过,只能央告:“奴才知道四爷是想赐药给奴才……可是,奴才一个时辰前刚蒙皇后主亲手替奴才上过药了,所以奴才,奴才,就不劳四爷了!”

    他听了忍不住咬牙切齿,抬眼盯住她,却也忍不住笑:“你个妮,这天下有几人由我抹药,你还不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