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欲加之罪
    见李淑何果然是有目的而来,钱妙真也不答言,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我想师妹应该已经知道了吧,你怎么也不劝劝他?”李淑何换上一副严肃的面孔,沉声说道。

    “师兄这说得没头没尾的,请恕妙真愚钝,实在不知师兄在说什么。”钱妙真依旧是冷若冰雪的说道。

    “师妹是冰雪聪明的人,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我说的自然是我们那无法无天的陆师弟,他拿着鸡毛当令箭,还啥都不是呢,只不过代理掌门管几天事,怎么敢私自改变宗门传承数百年的规矩,推行什么新的律令,这不是……这不是背叛祖师爷吗。”

    李淑何正颜厉色的说道。

    “我道是什么,师兄原来说的是这个。按劳分例,我觉得没什么不好啊,原来的做法虽然延续日久,但也未必就是三茅祖师定下的规矩,师兄这未免有点危言耸听吧。掌门天师吩咐陆师弟代理掌门事务,他为了宗门长远考虑,这么做也是合情合理啊。”

    钱妙真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为了宗门长远考虑?师妹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他这么一乱来,整个茅山的上下尊卑都要乱套了。好了,以后这大家都不要努力精修了,为了给宗门创收,都去上山打兔子、挖药材吧。”李淑何气呼呼的说道。

    “师兄言重了,师兄操劳一峰的事务,功劳自然不小,给师兄的月例自然不会少。”钱妙真被他这夸张的说法弄得哑然一笑,淡淡的劝慰道。

    “得了吧,昨天给我送的月例,丹砂符箓竟然减少了一半,还有以前的一些紧要的晶石丹珠和其他修玄材料,竟然都没了,你说这,这算什么回事嘛!”

    李淑何胡须微翘,显然很是气愤。

    钱妙真不禁鄙夷一笑。

    这李淑何都到了峰主位阶了,竟然还这么贪心,按说他收集的顶级材料物资应该已经不少了。且他常在诸峰走动,又不是不知道现今宗门的困境,心胸竟如此狭隘,不思为宗门解忧,只会盯着自己眼前的一些小利。

    “李师兄,你又不是不知道宗门面前的处境,现今天下不太平,胡人四处起事作乱,百姓流离失所,宗门的供奉短缺很多,可山中诸事用度还不见节俭,月例变少是自然之事,我想并不是因为陆师弟推行的新律令导致的吧。”

    钱妙真冷静的分析道。

    “你这是装糊涂还是真糊涂,我们是什么身份,宗门供奉再短缺,能短缺到我们头上?那陆修静明显是要踩我们几脚,好给自己立威!哼,他还没当上正式掌门呢,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我打算召集几峰的同门向他问责,你们玉容峰与我奔雷峰最亲近,向来同荣辱共进退,这次也要多劳你们一起助威了。”

    李淑何将手一扬,自作主张的说道。

    “李师兄,这是制造宗门内乱的大事,我们玉容峰不应该参与,还请您见谅。”钱妙真并不买他的账,依旧冷漠的说道。

    “妙真师妹,你怎么能这样?难道你忘了,当年三界大战,妖界巫王帅兵攻上茅山,诸峰溃败,是我奔雷峰与你玉容峰同仇敌忾,玉容前峰主白仙姑被大妖将金翅王杀害堕入绝情崖时,是我在她身边听下她的遗嘱,保你登上这玉容峰主的宝座,你现在怎可翻脸不认人。”

    李淑何愤愤的翻出旧账道。

    三界大战是发生在三十年前天下大乱时的一场混战,妖界魔界相继发难,四大仙宗损失惨重,连茅山的封山大阵也被巫妖王攻出一道破绽,汹汹上万妖兵涌上茅山,给茅山带来一场浩劫。

    很多上辈的茅山峰主都是在那场混战中丧生,其中就包括钱妙真的授业恩师白晋华仙姑。

    后来虽在茅山九峰的齐心协力下将妖兵赶出了山门,巫妖王也受伤遁逃,但茅山九峰元气大伤,各大元老均已凋零。

    这次大战也直接造成了日后南北茅的分裂。

    “师兄的通报提携之恩,妙真自不敢忘。但让妙真继承玉容峰毓秀宫的衣钵,这是先师白仙姑的谕旨。”

    钱妙真慨然说道。

    “且公私不能混为一谈,我不能因为师兄的私情,而置宗门大义于不顾。我相信陆师弟的初衷,他既然这么做,肯定是为宗门长远着想。”

    “呵呵,还公私分明?我看你就是因私废公!你忘了,当年他是怎么对你的?为了讨好掌门,他故意说白仙姑之死可能另有隐情,说什么不是战死的!玷污白仙姑仙誉不说,害得你险些不能顺利继位!这你不能否认吧?”李淑何咄咄逼人的说道。

    他说的确实是事实,钱妙真无法反驳,只得默然不语。

    “我算是看出来了,都这么多年了,就算他那么对你,你和那陆修静还是一条心!你现在心里还是在想着那小子吧!”李淑何见钱妙真不答话,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

    “师兄,你……你怎可说这诛心之言。”钱妙真脸色煞白,秀眉微蹙的说到。

    “呵呵,你们那点丑事还能瞒过我?当年还在外门的时候你们就在一起你侬我侬的,后来上了九峰,依旧藕断丝连,却又不敢公然在一起,等到一个个位居高位了,就拉不开这脸公开恩爱了,但私底下估计还是暗通款曲吧!”

    李淑何一肚子怨气,有点口无遮拦的说道。

    “师兄,你、你胡说!你怎可凭空污人清白!”

    钱妙真满脸忿怒,气得浑身抖颤,正言警告道。

    一旁的纪雨青听了两人的争论,也是脸色通红,走也不是,坐也不是,显得左右为难。

    “哼,清白?!若不是心内有鬼,你急什么?我就把话撂这了,你们玉容峰不和我们一起问责,我们奔雷峰自己也能把事办了!你现在翅膀硬了,不念我的旧恩,不买我的账了是吧,咱们走着瞧。”

    李淑何提了提衣襟,气呼呼的就要走。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师兄请自便,我们玉容峰有自己的原则,不会随便受人胁迫。”钱妙真也满脸怒容的说着,起身送客道。

    “师妹,你……你可不要后悔!”李淑何强压怒火,目中寒意逼人。

    钱妙真别过脸去,不再理睬他。

    “哼!”李淑何瞥了眼钱妙真,又看了眼低着头一脸难堪的纪雨青,将衣袖一甩,身影立时消失在玉容峰中。

    而纪雨青望着她那气得秀目圆睁、浑身微颤的师尊,尴尬得只想找到个地缝钻进去。

    “雨青,愣着干嘛,我们继续。”

    纪雨青还在窘迫,却听到一旁的钱妙真冷若冰霜的说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