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掌门号令
    葛水两跟着王之远等回寝院休息无需多言。

    茅山半空中。

    一袭白袍的宋羽士身法俊逸,脚尖几点间,已飞跃而上,越过了数座较低的山峰。

    半山往上,茅山九峰如九柄形态各异的利剑,矗立云端。

    这其中,壁立千仞,峰体最为陡峭的,当数天枢峰。

    一如这峰上的修士,虽执掌权柄,却一个个特立独行。

    要想登上天枢峰,首先就不是一件易事。饶是宋煜这样的好手,一口气跃上天枢峰顶,还是有些气息紊乱。

    宋煜是六年前上山的。

    在那年的玄道大会上,他表现突出,以六道缚神符外加一个四象阵,把对手牢牢锁死在内,毫无招架之力,这才被以符箓见长的天枢峰看上,成为黄冠李玉成的入室弟子。

    李玉成乃天枢峰华阳宫的耆宿,正一门心思在闭关,力图突破化神境界。于是宋煜便跟着陆修静修习,两人亦师亦友,怪癖的性格倒也契合。

    且说宋煜气喘微微的登上天枢峰顶,也不及休息,绕过几个扼守山隘的险要宫观群,便径直朝崖顶的华阳宫而去。

    “宋羽士,一路辛苦,差办好了?”几个低阶的修士见到宋煜,忙讨好的招呼道。

    “嗯,还算顺利,陆黄冠呢?”宋煜略一点头,并没停下脚步。

    “代理掌门在后崖为闭关的掌门天师护法呢,您去那找他吧。”那几个修士恭谨的答道。

    那慵懒的陆修静会老老实实为掌门护法?宋煜说什么也不信。想必是在后崖躲懒,有为掌门天师护法这个借口,谁敢去随便打扰他。

    宋煜淡然一笑,一边穿过华阳宫雄伟的殿宇,朝后崖的天枢顶而去。

    果然,洒脱不羁的陆修静正斜卧在一方青石上,一旁放着酒壶,双目微闭,已是面带微醺。

    风起云涌,飒爽的山风吹起陆修静飘逸的白袍。

    宋煜放慢脚步,无奈的摇了摇头。

    “师兄,你叫我好跑,自己倒是惬意,躲这里喝酒。”宋煜爽朗一笑,有点抱怨的说道。

    “你回来了……”陆修静侧了侧身子,连眼也没睁,依旧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这点小事,我这不是不合适出马吗,所以才拜托你跑一趟,办妥了吗?”

    “师兄所托,我怎么敢不尽力。只是……我看这可不是小事吧?不然哪值得师兄如此上心。我仔细观察了一眼,那小孩的外相倒真是惊为天人,只是仙灵混混沌沌的看不透,想必是将来大有可期也未可知?”

    宋煜剑眉一挑,略带疑惑的说道。

    “不要说你,连我也看不透,是不是空有皮囊,也只有天知道了。但俗话说得好,物至极处必有妖,那小孩长得如此不凡,想必不会是个废物吧。”

    陆修静眯着眼,又饮了一口酒。

    他神情散淡,连宋煜也看不透他内心的想法。

    “我也是这么想的……掌门天师不在,师兄倒能惬意痛饮几杯了。”宋煜有点羡慕的说道。

    “酒能通灵,掌门师尊并不反对我喝酒,只是反对我滥饮。”陆修静洒脱一笑,又大饮一口。

    “掌门这次闭关也有近半年了吧,还没出关的动静吗?太不常见了。”宋煜望了眼崖上洞门紧闭的石室,疑虑的问道。

    “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掌门师尊想必要静心推演好一切细节,准备得万无一失了才会出关,我们且等着吧。”

    陆修静又吨吨喝了两口酒,忽然想起了什么,睁开眼问道:

    “对了,你还没说那个小孩到底怎么了,没出事吧?”

    “师兄啊,我就看不透,那葛水除了长得好,到底哪点入了你的法眼了,你对他竟比对咱掌门天师还要关心。”宋煜眯着眼,狡黠一笑。

    “掌门师尊嘱咐我多关注新人,提早布局。”

    陆修静抿了口酒,淡淡的说道。

    “真是这样吗?好吧……那小孩说在山中遇到妖怪和隐修的高人了,人倒是平安归来了,还带回了不少稀奇的药材和山果。”宋煜耸了耸肩,言简意赅的汇报道。

    显然他对陆修静的话并不全信。

    “呵,才这么点功夫,竟有奇遇……”陆修静似乎若有所思,想了一会儿,又对宋煜交代道:

    “对了,我这几天一直在考虑宗门的收支出纳问题,咱们这以前之所以入不敷出,供给出了问题,完全是因为德位不配,很多对宗门贡献并不多的人却拿了大头。”

    “是啊,很多高阶修士倚老卖老,只会索要,玄术上既无建树,对宗门亦无贡献。我听说有些峰,任人唯亲,升阶还得走后门,真是太荒唐了。”宋煜摇了摇头,随声附和道。

    “我看呐,这规矩必须要改改了,传我的掌门号令,以后这宗门的月例必须按劳供应,每笔功德都记上,按月算账,谁给宗门创收多、做的贡献大,就给谁派发的月供多。”

    陆修静继续冷静的说道。

    “这……这妥当吗……”听了这话,宋煜却是吓了一跳,不知道陆修静为什么突然要改革茅山沿袭已久的月例制度。

    “还有以后这位阶升迁,也都要和功劳挂钩,不能只看境界了。这要作为一条新的宗规,执行下去。”

    陆修静并没搭理宋煜,又补上一句。

    “这……这……师兄,兹事体大,触动各方利益较多,是不是等掌门出关了……”宋煜剑眉微皱,担忧的说道。

    宋煜心里清楚,不要说北茅了,就是南茅六峰,也是山头林立,看似一片和气,实则暗潮汹涌,各怀心思。陆修静说得云淡风轻,实则这是虎口拔牙、太岁头上动土的大事。

    “不用等了,这事于茅山有大利,掌门师尊必然认同我。师尊既然托付我代管宗门事务,我当然要替师尊分忧。”陆修静双目如炬,冷冽的说道。

    “可是北茅那边……”宋煜资历浅薄,毕竟还是有所顾忌。

    “北茅的收支岁入本来就没有归宗门管,就随他们去吧,但是金符令还是要传的。你不用担心,出了事我负责,你只管传令去吧。”陆修静淡淡地说道。

    “既如此,谨遵师兄法旨,我这就传令下去。”宋煜面带微笑,平静地说道。

    这代理掌门真的不是听到葛水采药大有所获,一时兴起才提这么一出的吗?

    宋煜苦笑着,无奈的摇了摇头,可是他向来对陆修静言听计从,当即便辞别陆修静,下到华阳宫,准备好传令用的金符。

    得,这刚从山底回来,又有的忙了。

    也不知道这道金符令,在诸峰会掀起怎样的波澜呢?

    宋煜望着那数道如流星一般飞向诸峰的金令,俊眉微皱,好奇的想道。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