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入山捷径
    “你看到他们了吗?”远远的,葛洪看到和他分头寻找的谢鲲,赶上去焦急的问道。

    “没有,附近都没见到。”谢鲲也很是困惑,摇摇头说道。

    “完了,不会真出事了吧,我应该看紧他的,明知道他……”葛洪一脸凝重,内疚的说道。

    “你先别乱想,说不定他们早就回去了,现在天色也不早了,应该到了集合时间了,我们先去集合点看看吧。”谢鲲抬头看了眼天色,安慰葛洪道。

    “他肯定会先来找我,再一起回山门的。”葛洪眉头紧锁,忧心忡忡的摇了摇头。

    “想是他们没找到我们,见时间也不早了,就先去集合了。总之先去那边看看吧,要不在,我们赶紧报告仙师,让他多安排人,也好找一些。”谢鲲建议道。

    葛洪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当下也只能先这样了。

    两人赶到二重天的中天门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一大群师生已经等在那里了。

    “你怎么怎么才来?不是说好的酉时正吗?我们都快等你们半个时辰了!”远远地,只见王之远大声呵斥道。

    “王师、李师,我弟弟他们呢,他回来了吗?”葛洪顾不得解释,忙急匆匆的冲了过去,在人群里四处寻找起来。

    “什么?葛水和乐正绫没和你们一起吗?”王之远等人也很是惊讶。

    “没有,他没有回来吗?我们在林子里分开了,快结束时也没见他两人,我们在山林里找了好久,还是没找到。”葛洪满头是汗,焦急的说道。

    “怎么会这样,你们什么时候分开的?”慕容廆和绿珠等也关切的围了上来。

    “我们大概是中午时候分开的,我以为他们就在附近采药,谁知……”葛洪一脸自责。

    “那就奇了怪了,都这个点了。”王之远和李明一脸凝重。

    “他们可能迷路了,要不就是遇到危险了!”葛水担忧的喊道:“不行,我得去找他!”

    “葛洪你等等。”王志远立马制止他道:

    “他们都有求生哨,要是遇到什么状况肯定会吹响,只要吹了哨子,不管有多远,我们这都能收到信号的。他们或许只是在路上,你先别乱。”

    “是啊,我们再等半个时辰,要是还没回来,我们再商量下一步的事情。”张焕村也沉稳的说道。

    葛水肯定出事了。

    虽然没有证据,但是葛洪心里已经有了预感。

    可师命难为,他只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躁的在山门口踱来踱去。

    “搞什么嘛,我们爬了一天的山,又累又饿,还还要在这耗着。”司马宗等几个贵族子弟在那不满的抱怨道。

    “就是嘛,一身的汗,还让我们在这干等。”一些人附和道。

    “你有没有一点同门情谊?人家葛水可能还困在山里,你都不会担心的吗。”绿珠和几个女生立马反驳他们道。

    “嗐,你们这些肤浅的女生喜欢那小白脸你们等,我们跟他可没有什么关系,管他丢了还是死了。”王澄也怪腔怪调的说道。

    “你!”听了王澄的话,葛洪青筋暴跳,想要上去教训他。

    “葛洪,算了算了,别和这种人一般见识。”慕容廆和谢鲲立马拉住他道。

    “你们吵什么,真是没有规矩。”王之远见众人闹哄哄的,生气的训斥道。

    “好了,这么多人等在这里也没必要,已经销过名的,没什么紧要的,就先回去吧。”王之远遣散了众人。

    司马宗等世家子弟自然巴不得一声,立马趾高气昂的走了。

    陪葛洪留下来等的,亦有不少,尤其是一些女弟子。

    ……

    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葛水两却依旧没有出现,也没有收到任何求救哨的消息。

    “他们两个肯定遇到大麻烦了,我必须去找他们。”葛洪说着,就往山门外冲去。

    可他还没出门,就被守门的执事拦住了。

    “葛洪,你先冷静,我们明白你的心情,但是山里你也不熟,现在已经晚上了,你去了又有什么用呢,搞不好自己也会迷路,这里是茅山,他们能有什么危险呢?应该是迷路在哪里了,我们会安排妥帖的人去找的,你先回去等消息。”

    王之远劝解道。

    “不行!他是我弟弟,我必须亲自去找他!”葛洪有点歇斯底里的吼道。

    “你现在情绪很不稳定,去了只怕也会出事,你必须待在寝院等,这是命令!”王之远不容置疑的说道。

    “葛洪,你还是听他的回寝院等吧,违抗师命,可是要逐出山门的。”慕容廆几人劝说道。

    “葛洪,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要相信宗门的力量,我向你保证,葛水不会出事的。”温厚的张焕村也劝说道。

    葛洪无奈,知道就算硬闯,守门的执事也不会让自己过去,只得焦躁不安的被谢鲲等人带回了一重天的寝院。

    ……

    “王之远、李明,你们是他们的入门夫子,我们现在要将这事上报宗门,请求启动紧急支援吗?”待葛洪等走远了,张焕村沉吟了一下,询问道。

    “这个……”李明有点犹豫不决。

    “张师,按宗门的规矩,弟子失踪也得一天后才能报备,现在时辰还没到……要是这期间葛水回来了,岂不是……”王之远也有点迟疑的说道。

    王之远心里清楚,这事一旦报备宗门,那就是无法挽回的大过失,作为入门夫子,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还是犹豫不决。

    “他们是你们的弟子,你们来决定,但是,如果明天早上还没找到人,这就是瞒不住的,届时我一定会向宗门报备的。”张焕村叹了口气,淡淡地说道。

    “弟子明白了,多谢张师傅。”

    王之远、李明等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只得又安排了几个人,连夜朝山上找去。

    ……

    葛洪这边,虽然被谢鲲等人硬架着回到了寝院,可是葛水音信全无,他怎么能安得下心。他只得在抱朴精舍里不停地走来走去,想要找个法子偷偷上山。

    可是,所有的门都有执事把守,没有路条,几乎寸步难行。

    葛洪苦恼的在院子里转着,时而使劲的锤着自己的脑袋,时而唉声叹气,可是依旧一点办法也没有。

    谢鲲等安慰了他几次,想要把他拉到房间里休息下,可是根本拉不动。

    “葛洪,你搞什么,一直在院子里转来转去,搞得本王子都没法安歇!”司马宗冲出自己的寝舍,愤怒的对葛洪吼了一声。

    “葛水还没回来,他心里乱的很,你就多担待一下吧,大家都是舍友。”谢鲲忙好言劝到。

    “担待?谁来担待我啊!”司马宗大声的叫嚣道。

    “不就是想上山吗,也没那么难啊,咱们一重天就有捷径啊。”司马宗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阴阳怪气的说道。

    “真的吗,司马宗,真有捷径吗?”葛洪听他一说,立马双目放光,也不管真假,马上急切的问道。

    “这还有假吗?”司马宗也斜着眼,一脸的得意。

    “那请你快告诉我好不好,葛水他们现在还在山里……”葛洪诚恳的请求道。

    “我凭什么告诉你?你不是很拽吗,你跪下来求我啊!”司马宗嚣张的叫嚷着。

    葛洪二话不说,立马跪在地上。

    “葛洪!”谢鲲心疼的马上想要去拉起他。

    “靠,你特么……你不是挺牛嘛,居然这么就跪下了!我特么骗你的呢,哈哈哈哈!”司马宗一愣,随即夸张的大笑道。

    “你!”葛洪额上青筋毕露,拳头握的咯吱作响。

    “喔唷,你还想打人啊,老子特么玩你呢,确实有一条小路,我刚来那年听一老执事说的,就在咱们寝院后面的悬崖上,要攀着藤才能上去,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了,可别说是我告诉你的啊。”司马宗得意洋洋的说着。

    葛洪也不答言,立马朝寝院外跑去。

    “葛洪,王师有令,你不能去啊!再说那悬崖那么危险!”谢鲲想要去阻拦,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呵,总算打发了这家伙,可吵死我了,耽误老子睡觉。”司马宗伸了个懒腰。

    “司马宗,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你难道不知道那悬崖有数十丈高,陡峭险峻,绝无可能爬上去吗?”谢鲲愤怒的质问道。

    “怎么了?他要去找他弟弟,我只是告诉他一条路而已,那老执事确实和我说数十年前有人爬上去过,他葛洪有没有那个本事,那就不是我的事了。”

    司马宗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淡漠的朝屋子里走去。

    “你……”谢鲲想要骂他几句,却又一时愤怒的说不出话来。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