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上山采药
    春去秋来,山里的日子一天天的过去。

    葛水兄弟两在茅山的生活也慢慢步入了正轨。

    每天掐点的上课、练功、完成宗门布置的各项任务。

    对,在茅山修炼也不是白吃白喝白学的,每个人都要在宗门的安排下,负责一些特定的的事务。

    比如茅山的高层,要处理宗派业务,应付朝廷和皇室的一些传唤,有时还要举行斋醮;高阶的修士除了每峰负责一项宗门主业,例如制符箓、炼丹药、誊经文等,还要负责接受一些外界的委托业务,驱鬼捉妖,消灾祈福等。

    而一些外门的修士,除了收徒授业,还得经营山脚的宫观,维系信众,收取香火,有的还得种植宗门田产,事务更杂。

    就是刚入宗的新弟子,也还是要完成一些力所能及的任务。例如帮着誊抄经卷、制作平安符、打扫、修葺宫观院堂、采药、收集丹石等等。

    葛水兄弟两也不例外,由于他们年纪还小,接到的任务也都比较简单。而且葛洪又心疼弟弟,每次都会抢着把两人的活干完,所以葛水在茅山的生活过得也还算安逸。

    除了每天早上,起床依旧是最让他头疼的事情。

    “葛水,我可是练完功回来了,包子给你放这了,王师他们今天要带我们上山采药,你再不起来,就等着挨罚吧。”

    葛洪在窗外无奈的叫道。

    都这么多天了,葛水睡懒觉的习惯还是改不了,葛洪也拿他这弟弟一点办法没有,只得给他打好早饭,随他去了。

    葛水无奈的从床上爬起来,发现葛洪已经走了,只得叹了一口气,赶紧梳洗完把包子揣怀里。

    唉,这个哥哥一点都不讲义气,现在居然都不等我一起去上课了,害得每次都只有我一个人受罚。葛水无奈的想到。

    好在葛水实在天资聪颖,现在堂院里教的那些低阶的修玄理论和功法课,包括那令人头大的经文,他随便学学,就能应付过去,而且还比别的弟子都学得好。

    当然,得除了葛洪。自从上茅山后,葛洪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原本厌恶读书的他,竟变得异常的勤奋好学。

    不仅一大早就会先起床去诵读经文和练功,每天晚上,也都会修到熄灯时分才回来。

    同一届的其他弟子,没有一个比他刻苦。司马宗、王澄等纨绔子弟不必说,就连谢鲲、慕容廆等,毕竟是贵族子弟,一开始还能坚持苦修,一段时间以后,见不到明显的进步,便慢慢都懈怠了些。

    而葛洪的变化,葛水确是看的清清楚楚,他这哥哥不仅体魄更强劲、身手更敏捷了,身体上似乎还出现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仿佛是多了某种气场或元素一样,整个人的气质都升华了些,连外在,也变得更加阳刚帅气了。

    葛水想,可能是灵海中多了王师说的真气。

    而葛水自己,其实也按照王师说的方法检查过自己的灵海。

    他在打坐时特意以意导气,周游全身,最后汇聚在所谓的灵海之中,可他只感觉冥冥杳杳、若存若无的心跳和脉动,感受不到自己的体内的真气,更别说仙灵了。

    所以,他觉得自己除了稍微长高了点,其他的倒没什么变化。

    当然,自己那张脸,也依旧是那么的好看。

    可能还是自己练功太少了吧,葛水失望的想道。

    好在他的理论课学得不错,每次都会得到授业仙师的表扬,王之远等也就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葛水胡思乱想着,走到了日常练功集合的地点。由于今天要上山实践采药,上午的理论课便也免了。

    远远地,葛水便看到一群人已经在松树下等待了。

    “快看!来了、来了,我怎么感觉葛水弟弟越来越帅了……”

    “我今天要是能和他一组就好了……”

    那些女弟子,依旧孜孜不倦的为葛水的帅气外表痴迷着,葛水也早就见怪不怪了。

    “夫子。”葛水走过去,对王之远恭敬的一行礼。

    “怎么又是你最晚,你看看你哥,现在每次都是最早的了,你怎么就改不过来呢?”王之远之前还在和李明等只是谈天说地,看到葛水,铁青着脸,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还愣着干嘛,快去吧,张夫子已经在等着了。”

    好在王之远没有处罚葛水,也并没有过多纠缠此事,而是示意一下让他入列了。

    看来实在是对葛水的懒惰习惯了。

    葛水他们的药学老师名叫张焕村,来自茅山紫薇峰,看似不苟言笑,其实很是渊博儒雅,医术尤其高明。

    “各位弟子,你们来茅山也好几个月了,开设的医药一课也学了有十来节了,相信你们都有了一定的心得。然知易行难,你们应该知道,医药,对我们修玄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不懂医术,一旦有了病痛或伤及自身,便无法自救,非但不能长生成仙,甚至性命难保。”

    张夫子站在众人前面介绍起来。

    “就是修习炼丹,也需各种珍贵药材作为补益。所以,为了能让你们对药材有个直观的认识,便于你们以后自己采药精修,今天你们需要亲自上山,去实地采集药材。”

    张夫子滔滔不绝的介绍着。

    葛水则在一旁小声的鄙夷起来了:“说这么好听,其实也是让我们给宗门免费采药吧。”

    一旁的乐正绫被他逗得捂嘴一笑。

    好在张焕村并没听见,依旧在那絮叨的介绍着。

    “此次上山之前,我先要你们记住几条戒律,首先我们寻药的范围只能是半山以下,不准踏足九峰,尤其是北茅那边,绝对不能过界;其次,你们都带着《本草药典》,要依图依典寻药,另外采到的药一律要上交,不得私藏,更不得私自服用。”

    葛水知道张夫子说的是认真的,他听人说过,上一届有个叫雷焕的师兄,因为走狗屎运发现了一颗极其珍贵的百年灵芝,他一时贪心,便把这珍贵的灵药私藏了,在夜间偷偷服用,结果承受不住药效导致气血上逆,冲断了经脉。

    宗门虽救了他一条命,但是还没待他调理好身子,就废掉了他的修为,把他逐出了山门。

    “……太过危险之地不要去采,遇事不要慌,实在有危险了就用你们的求救哨发出信号,静等宗门的救援最后,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回到南天门集合。”

    张夫子终于讲完了,各入门夫子们召集好自己的弟子,几人一小队,又分给每人一个哨子,让戴在脖子上。

    “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弟子们异口同声的说道,显然听到要上山,大家都很兴奋,声音里带着一股欣喜之色。

    “那出发吧。”

    ……

    于是,葛水等人便浩浩荡荡的随着张夫子和王之远等朝山上进发了。

    由于张焕村持有宗门签发的路条,他们轻松地穿过了一天门。

    这还是葛水等人第一次离开一重天的礼真观,上到二重天。他四处一望,发现二重天也全是一些年轻的弟子,只是年纪稍大几岁,但人数明显比一重天少了不少。

    显然他们的修炼科目已经和一重天不一样了,只见他们有的掐指做诀,在练习一些低阶的手诀;有的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念咒语;有的在练拳法,只是已经可以上下翻腾跳跃,明显比一重天的厉害多了。

    还有一些甚至有了自己的剑,正练得舞舞生风,煞是好看。

    葛水他们这些低阶的弟子都看的目瞪口呆,心中羡慕不已。

    那些高阶的二重天弟子看到葛水他们这些新人,也很是新鲜,纷纷停下来指指点点的查看。尤其是葛水,自然又引起许多师姐的纷纷侧目。

    但张焕村显然没想让他们停留,而是带着他们直穿而入,从一条阶梯小道离开宫观群,直接进到了林子里。

    只有二重天和三重天,才有能通向山里的通道。

    众人才往里走了五六里,就什么人烟都看不到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