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卫府秘事
    等到卫瓘来至内宅,他发现自己已经浑身湿透了。

    “老爷,怎么这早晚才回来。”

    卫瓘的结发妻子杜氏显然已经在等候多时了,见他一进屋,便立马迎了上去。

    “出了点事,耽搁了一下。”卫瓘一脸疲惫的说道。

    杜氏知道今日宫中有宴饮,可没想到卫瓘会耽搁这么久。

    “发生什么事了,你这衣服怎么都湿透了,脸色还这么难看。”

    杜氏一边掌灯服侍卫瓘更衣换上常服,一边担忧的说道。“莺儿,快给老爷端碗参汤来。”

    “无妨,只是路上遇袭出了点状况。”卫瓘宽慰她道。

    “啊!?皇城之内,怎会遇袭?受伤了吗?”杜氏赶紧四处查看一番,确认卫瓘无恙这才放下心来。

    “没事,死了几个侍卫而已,要伤到我,还没那么简单。”卫瓘喝了口参汤,轻淡的说道。

    “你说你,怎么会这样啊,以前四处打仗,好不容易做了京官,深得皇恩,宣儿又取了繁吕公主为妻,本想着能安度晚年了,老身也不用替你担惊受怕了,怎么会在这堂堂皇城里遇袭呢?”

    杜氏满脸忧虑。

    “想是以前杀伐太重,得罪人太多,被人寻仇而已,现如今蜀汉和东吴有不少后人留在京城里,保不准还存有二心。”卫瓘达观的说着。

    “蜀汉、东吴平定已久,现今人心平复,怎么会隔了这么多年还有人寻仇。再说老爷你的贴身侍卫可都是身手不凡的高手,普通刺客又怎能轻易取他们性命。”

    杜氏担忧的分析道。

    “说来也怪,那刺客神龙见首不见尾,颇为邪门,连我这样的身手,竟然也没看清那刺客的身影,模模糊糊中,倒像是见到一只黑猫。”

    “猫?不会又是个妖怪吧!”杜氏惊叫一声道。

    “胡说,堂堂皇城之内,天威浩荡,怎会有妖。”卫瓘严肃的驳斥道。

    “老爷,你难道忘了恒儿当年的事了……远的不说,近日我去观里进香,同几个朝官的内眷聊天,可听到不少怪异之事呢。”杜氏煞有介事的小声说道。

    “说是南城一带,经常能见到面容枯槁的年轻男子,面容惨白,魂不守舍,不成个人形,像是被人吸食了精血一般,其中不乏有世家的子弟。家人们领回家以后,怎么调养都无济于事,最后全都咳血死了……”

    “还有啊,听说前骁骑将军王济,也是有次从青楼晚归,途中遇一绝色女子,带回家同寝数日,竟化作一黑猫离去,王济自此一病不起,药石不进,年纪轻轻竟一命呜呼了。”

    杜氏煞有其事的说道。

    “竟……竟有此事。这王济年轻勇武……也是黑猫?”卫瓘不禁心中一动,王济壮年早逝他是知道了,只道是得了急病,没想到坊间还有这样的传闻。

    “难道真是因为我朝中得罪了什么人,寻这妖物来治我吗……”卫瓘若有所思的说道。

    “既然这样,我看老爷还是请陆机来帮着看看的好,老爷与他有恩,想来他不会拒绝。这陆机身负异术,洛阳城中都在流传他的各种轶事,前面恒儿家宅不宁,也是多亏他平复的。”

    杜氏出身关陇名门,自幼熟读诗书,颇有见识,便替卫瓘筹划道。

    “照我说,老爷既已被小人盯上,还是该托病向陛下告假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再出去不迟。毕竟你也一把年纪了,你说你要出点什么事情,叫老身我……”杜氏担忧的说道。

    听杜氏这么一说,卫瓘这才有点后怕的抓住结发老妻的手,一脸惶恐的说道:

    “夫人啊,这些精怪巷谈都还是小事,我担心的是,今日在御宴之上,我似乎闯下了大祸啊!”

    卫瓘本来立有家规,不让内眷品评朝政,但今日之事非比寻常,他又无人可倾诉,只得对这结发数十年的患难之妻一吐为快。

    “老爷莫急,你且细细说来。”杜氏见卫瓘举止异于往常,忙耐心宽慰他道。

    “今日圣上在陵云台大开宫宴,赏赐群臣。如今四海升平,百姓富足,本来君臣融洽,大家都喝得很开心,百官们纷纷赋诗颂扬陛下的仁德功绩。谁知陛下一时喜悦,竟有点喝高了,又谈起废立太子的事情来。”

    卫瓘平复心绪,从头说道。

    “啊?兹事体大,那老爷你没有多说什么吧。”杜氏显然知道事情的要害。

    “本来我也不愿多言,只顾埋头喝酒,以浇胸中块垒。谁知陛下询问了众人,也有反对太子的,像和峤、王戎;也有支持太子的,像杨骏、贾充。陛下似乎皆不满意,他见我有意回避,竟走过来执起我的手,说道‘卫卿,你是我的肱骨之臣,你我又是亲家,你也为人磊落,从不结党,你来说说,朕这太子,可堪大位啊’。”

    卫瓘又喝了口参汤,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显然想起当时的场景还是令他紧张后怕。

    “啊……陛下也是老糊涂了,这种大事,本就该陛下自己乾纲独断,外人怎么好插嘴,老爷你没说什么吧?”杜氏一脸担忧,生怕卫瓘会酒后失言。

    “唉,我当时却已经喝高了,你也知道,这太子司马衷,本来是个庸材,又被人挟制,哪是有雄才大略的守成之主嘛,我就据实回答‘太子有淳古之风,而现世多伪,微臣恐帮不了陛下家事’。”

    卫瓘颇有点后悔的答道。

    “就这些吗?若是如此,你说的也是实情,陛下应该能理解你的一片忠心。”杜氏宽慰他道。

    “夫人,我糊涂啊。”卫瓘哀嚎一声,疲惫的老眼竟有点隐隐带泪。

    “我见陛下听了我的忠言默然不答,竟一时鬼迷心窍,脑子一热,借着酒劲,上前握住陛下的龙床,高呼了三声‘这个座位可惜了,这个座位可惜了,这个座位可惜了啊!’”

    “啊!老……老爷……你这可真是糊涂了啊。那……那陛下他怎么说……”

    杜氏也被吓得脸色惨白,抓住卫瓘的手关切的问道。

    “陛下沉声不语,半天才说‘爱卿,你这是真的喝醉了吧?’我这才恍然惊醒,赶紧向陛下跪下告罪酒后胡言,好在陛下天恩,并没有追究。”

    “那……那其他人呢……”

    “当时我满心惶恐,也没顾上许多,就赶紧告退回来了,仅见到太傅贾充一脸阴沉,似有敌意。”

    “贾太傅是当今太子的岳丈,当然会不开心了。不过说也奇怪,当今太子的确暗弱平庸,陛下既有废黜之心,为何又要犹豫呢?”

    杜氏疑惑的问道。

    “唉,夫人你有所不知,陛下虽不满意太子,却很喜欢聪明机警的皇长孙司马遹,现在想来,陛下是想通过太子,传位于长孙啊。”

    卫瓘以手扶额,有点后知后觉的说道。

    “太子妃贾午年幼,又刚嫁入东宫不久,竟已诞下世子?”杜氏惊讶的说道。

    “唉,夫人你身居内院,对朝政大事实有不知啊,这世子并非太子妃亲生。而且因为贾午年幼,贾家送上去成婚的是长女贾南风,此女暴戾骄横,又擅专权,才去东宫不久,就将太子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唯她之名是从。所以我辈才更担心,将来要是传位太子,这太子妃必将祸乱朝纲啊。”

    卫瓘目露精光,有点愤恨的说道。

    “怎么会是这样,当年贾家老太君千秋,我还见过这贾家大千金一面,看着是个挺淑雅的女孩,也很知礼,只是出天花把脸毁了,长得普通了点,怎么这长大了连性情都变了?”杜氏有点吃惊的说道。

    “唉,听说这太子妃笃信苯波教,还从扶余国请了个苯波法王供奉在家,奉为上师,对他言听计从,很多坏主意,就出自这上师之手。”卫瓘皱眉说道。

    “这……陛下怎么能选这样的人入主东宫嘛,相貌平平不说,德行也不好的话,将来怎么能够母仪天下。唉……那时要是太子和烁儿的事情成了的话就好了,陛下明明还说过只有我卫家子女一个个肤白如玉,品质高雅,将来生下龙种……”

    杜氏有点遗憾的说道。

    “嘘!慎言啊夫人!都过去的事情了,何必再提!这可是犯忌讳的。”卫瓘紧张的说道。

    “我也就和你说说嘛,再说现在也没可能了不是。”杜氏小声嘟囔了一句。

    “贾太傅现今权势正盛,陛下恩宠有加,又得杨骏太尉和皇后支持,自然势在必得。再说了,一入皇门深似海,嫁给太子又有什么好?宫廷险恶,烁儿又志不在此。没能入宫,可能对烁儿更好。”

    卫瓘叹了口气,有点悲凉的说道:“也不知烁儿现在怎么样了。”

    “唉……当时为了烁儿我和你吵了几次,但现在看来,老爷将烁儿送去茅山是对的。要是让太子妃知道太子一开始想娶的是烁儿,估计会对烁儿不利。只是老爷……你今日这显然已经得罪贾氏了,日后怕会引火烧身啊。”

    杜氏以手抚胸,担忧的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陛下虽然春秋正盛,但我这几次入朝随侍,见他已微露疲乏之色,现如今又关心起身后的继承人选来,想是有所缘故的。”

    卫瓘轻捻长须,有点恍然大悟的说道。

    “既如此,老爷还是趁早告老辞官吧,不在朝了,也就不会那么引人注目了,荣华富贵,毕竟我们该得的都得了。这朝堂险恶,还是该早点急流勇退的好。现如今孩子们都大了,我们也该过几天清净日子了。找个机会再把烁儿接回来,看着孩子们好好的,我就是死,也瞑目了。”

    杜氏深情的望了自己这戎马一生的丈夫一眼,眼角有点泪意。

    “夫人……为何说这些丧气话……”

    卫瓘也深情地抚上结发妻子已青春不在的脸庞,结婚这么多年来,自己征战四方,不知让她不知道但过多少心,没想到如今老了也依旧不得宽慰。

    卫瓘心里不禁一阵酸楚。

    “对了,老爷,你刚才说路上遇袭,该不会也和今日御宴之事有关吧?”杜氏忽然想起了什么,担忧的对卫瓘说道。

    “这个……”卫瓘心中也是一动,自己刚在御宴上说了犯忌讳的话,出宫的陆上便遇到妖物袭击,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

    就在卫瓘老夫妻两心绪不宁之时,却忽然听到这卫府正房的屋顶上也传来一阵哗啦的瓦片声响。

    如同狂风骤雨打在屋顶一般。

    难道?那东西潜伏进来了?

    “喵~”

    只听得一声诡异的猫叫隔空传来。在寂静的夜色中分外分明。

    竟然追到这来了,这孽畜!

    卫瓘不禁心中一怒,不管它是人是妖,他绝不会容许它伤害到自己的家人。

    你是欺我卫瓘垂垂老矣吗!

    “喵~”

    猫叫越来越近。

    卫瓘脸色铁青,从墙上抽出佩剑,二话不说的朝外走去。

    “老爷,这么晚了你要上哪去?”

    杜氏见他听到猫叫神色有异,又想起刚才说的黑猫之类的话,担忧的问道。

    “我去去就来,你待在屋子里不要动。”

    卫瓘换上一家之主的口气,一边朝外走着,一边不容置疑的说道。

    他知道那只猫的目标是自己,必须把它引到别处,才好动手。

    “可是,老爷!”

    ……

    “莺儿,快!你快到钦天监祭酒陆机家跑一趟,就说我家老爷有急事请教,请他务必现在立马来一趟!”

    杜氏无法,只得赶紧招来侍女莺儿,吩咐她道。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