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洛城遇袭
    远在千里之外的洛阳,此时也是华灯初上。

    步履蹒跚的当朝大司空卫瓘刚从宫内的御宴出来,被殿外的冷风一吹,顿时酒醒了不少。

    他回头一看,见并没有人追来,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朝洛阳宫东头的云龙门跑去。

    这是一座宏大精巧的宫门,重檐高耸,两边是高大的三出阙楼,华丽的斗拱上描金绘翠,惹人注目。

    卫瓘记起这云龙门还是魏明帝曹睿重建洛阳宫时修筑的,自己第一次从这门下走过时还是鲜衣怒马、斗志昂扬的少年,现在却已垂垂老矣。

    真是物是人非。

    卫瓘今天也顾不上欣赏这一代表皇家威严的宫门,他出示令牌,急匆匆的催促守门的士兵打开宫门。

    “大人,结束了?”

    几个提着“卫”字宫灯的护卫见卫瓘行色匆匆的走了出来,立马迎上来。

    “备马,快走!”卫瓘也不多言,催促那几个侍卫道。

    不一会儿,跟着卫瓘征战多年的良骏追风被牵了过来。

    卫瓘有点焦急的翻身而上,一骑绝尘而去。

    侍卫们虽有疑问,但也不敢多言,只得跟上。

    卫瓘马不停蹄,一路飞快的出了万春门,拐入铜雀大街,巍峨的皇家宫殿已经看不见了,也并不见后面什么动静,这才放下心来放慢脚步。

    铜雀大街有十数里长,两边酒家茶馆、勾栏瓦肆不可胜数。

    虽已是月暗灯昏之时,可这长街两侧酒楼里依旧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一些穿红着绿的官ji站成一排,正在青楼门口招揽客人,其中甚至不乏西域和凉州来的一些艳丽绝色的异域女子。

    卫瓘显然还沉浸在刚才宫宴上的一幕里,低着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无暇他顾。而他的几个侍卫则早已经目不转睛的盯着酒楼门口几个的ji女,个个兴致高昂的样子。

    “大人,处理完一天的公务很累吧,要不要来小店听听歌舞,小酌一杯。我们这新买了几个绝色的女孩子,包您满意。”

    卫瓘正在埋头赶路,却只见一个约莫三四十岁的异族ji女竟一头来到马前,牵住卫瓘的缰绳吹嘘道。

    这妓女一头卷曲的黄发,眼睛是诡异的天蓝色,虽身材惹火,但姿色平庸。

    显然卫瓘的侍卫并未尽责,才让这ji女有机可趁。

    “走开。”卫玠头也未抬,厌恶的将手一挥,显然不愿与这ji女多言。

    “混账东西,连为司空的大驾也敢拦。”那几个侍卫立马意识到自己的失职,大声的斥责道。

    那ji女悻悻的退到一旁,卫瓘也并未放在心上,骑着马继续朝前走去。

    ……

    “已经确认过了,就是他。”那ji女转过身,小声的对身后什么人说道。

    ……

    而卫瓘等人显然对这一切毫不知情。他在一众侍卫的簇拥下又朝东一拐,从铜雀街走进了一条昏暗的小巷。

    这小巷狭长昏暗,两边多是民居,是从铜雀大街去卫宅最方便的小道。

    因为是走惯了的老路,虽然偏僻,卫瓘等倒也未觉有何不妥。只是今夜星月黯淡,小巷里更显昏暗,卫瓘不由得嘱咐侍卫提高警惕。

    夜已深了,两厢的民房自然都是院门紧闭。

    小巷里静悄悄的,只听到卫瓘一行人的马蹄之声。

    卫瓘此时酒差不多醒了一半了,想起宴席上的变故,依旧止不住后怕。

    “今日之事,到底会不会惹下祸根呢……”

    卫瓘还在暗自沉思,却只听到路旁的一棵大枣树上传来一阵窸窣之声。

    “谁?!”多年的军旅生涯,使得卫瓘练就一副异于常人的耳力。

    听到卫瓘呵斥,侍卫们忙围过来,举起宫灯朝树上照去。

    可是宫灯昏暗。能照及的范围毕竟有限,高大的枣树上一片黑暗,似乎什么也没有。

    “大人,可能只是风声。”领头的侍卫恭敬的回道。

    卫瓘把手一扬,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依旧紧张的盯着树上的动静。

    忽然间,只听得一片哗啦之声,似乎是瓦片掉在地上的声音。

    只是这回,却不是从树上发出来的,而是两旁的院墙上。

    噼里啪啦之声不断,似乎所有的瓦片都被人踩了下来一般。

    侍卫们这才赶紧抽刀在手,紧张的护卫在卫瓘四周。

    卫瓘紧张的朝那响声不断的高墙上望去,却一个人影也没有。

    真是太奇怪了。

    “谁在这里作乱,惊了司空大人的驾,你们可担待得起。”侍卫首领大声喝斥道。

    卫瓘挥手想要阻止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得外围的一名侍卫惨叫一声,像被什么利器击中一般,一头栽在马下。

    紧接着,又只见一块黑色物体破空而至,正中那侍卫首领的前额。

    卫瓘定睛一看,只见一块一寸见方的黑色瓦片贯穿了他的额头,鲜血喷涌而出。那侍卫首领甚至都来不及反应,就已经闷哼一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这得多大的力道,才能用瓦片击穿人的头骨。

    卫瓘暗自一惊,赶紧抽出佩剑。

    他只觉手心全是冷汗,酒差不多已全醒了。

    “护卫司空大人!”

    不知哪个侍卫大叫一声,众人立马围聚过来,组成了防卫阵型,将卫瓘护在垓心。

    果然,立马又有几块黑色的瓦片呼啸而至,其中一片正朝阵型中心的卫瓘而来。

    卫瓘立即将剑一挥,正好将那疾驰而来的瓦片一剖两半。

    虽然已年近七旬,毕竟征战一生,卫瓘的身手还没有荒废。

    其他的那些侍卫就没那么好运了,只见他们有的被贯穿颅骨,有的被割破喉管,有的被刺入胸口,无一例外的全都命丧黄泉了。

    连被卫瓘劈开的那两片瓦片,其余势也都击伤了卫瓘身边的两位侍卫。

    众侍卫一脸惊恐,谁都不知道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保持阵型,赶紧撤!”

    卫瓘嘶吼一声,当机立断带着剩余的侍卫骑马朝前奔去。

    这事太邪乎了,从没见过有人能仅用瓦片,就能将他训练多年、四处征战,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贴身护卫杀得溃不成军。

    难道又是什么妖物作乱吗?

    卫瓘把握不准。

    敌暗我明,而且对方手段凶狠,深不可测,实在不是和它硬碰硬的时候。

    这时候最明智的当然是赶紧逃命。

    可对面似乎并没有放弃,而是很快地追了上来。

    卫瓘只听得两旁高墙上瓦片声响不断,跑在队尾的几名侍卫又是哀嚎几声跌下马去。

    好在这巷子不长,卫瓘等骑的又都是征战用的良马,不多时功夫他们就冲了出去,拐入另一条宽阔的正阳街,卫宅大院正在前方。

    卫瓘回头一望,只见一个黑的影子色的在墙上一闪,并没有跟上来。

    那形态,似是一只黑猫?

    卫瓘惊魂未定。

    “大人,出什么事了吗?”

    守门的兵士见卫瓘等狼狈不堪,又有好几个侍卫浑身是血,忙迎了上来。

    “快,关闭府门,加强戒备!”卫瓘也不及和他们细说,急迫的下令道。

    卫瓘骑着马冲入府门,见家丁将大门妥善的关好了,一切似乎没有了异样,这才又稍稍安下心来。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