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基础功法
    听王之远一说,葛水却不由得暗暗叫苦,看来这王之远是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了。

    “弟子领命。”虽不情愿,葛水还是老实的来到队列前。

    “我茅山宗最开始修炼的都是三茅祖师穿下的长春功,这是最基础的功法。练这套功法先要学会呼吸吐纳,我只示范一遍,你可看好了。”

    那王之远说着,正腰收颚,微张两腿,双肩低垂,配合吸气,两掌慢慢提至胸口,停驻片刻,这才又绵长的吐出一大口气。

    “这吐纳的口诀是:吸气鹤飞起,呼气深海底,气形合为一,灵海是吾依。你看清楚了吗。”王之远示范完后,对葛水问道。

    葛水只得默默地点了点头。

    “那你来做一遍。”王之远说着,让到一边,示意葛水开始。

    好在这吐息之法并不激烈,也不需要什么功底,葛水便依葫芦画瓢的照着他的样子松肩沉胯,悠长的深吸了一口气。

    “慢、慢、慢慢……对,吐……呵,没想到你这吐纳之法还真精准,节奏完全贴合了长春功的要求,你这以前是有过修炼基础吗?”王之远有点意外的说道。

    “真是厉害,自结仙胎就是悟性高。”一旁围观的众弟子也纷纷羡慕的说道。

    葛水也不知道为何自己对于这吐纳节奏掌握着这么好,好像是本能的动作一般,只得老实的摇了摇头。

    “这吐纳虽是重中之重的基础,但是,光有吐纳也不行,要想练功,你们还得先学站桩和打坐。”那王之远继续说道。

    “长春功讲究动静结合,俗话说,入门先站三年桩,这站桩要求按照刚才的吐纳法,气沉灵海,身躯平直下蹲,必须四平八稳,不动如钟,要求一次起码能站住三刻钟以上,你来做一下。”

    那王之远示范一遍,又站到一旁。

    葛水心里早就将他全家问候了一遍,他自己只是随意示范一下,却要求别人站三刻钟以上。

    但葛水没法,只得依言下蹲站桩。

    “半柱香、半刻钟、一炷香……”

    王之远慢悠悠的记着时。

    可这才一会儿,葛水就已经是满头大汗,浑身僵直,两腿酸痛无比,他觉得自己浑身的肌肉都在哆嗦,又酸又痒又痛,如同蚂蚁啃咬一般难受无比。

    他还想咬牙坚持,可是体能已到极限,还未及一刻钟,便身子一歪,摔倒在地。

    “哈哈哈哈,怎么样,不勤下苦工,能练出强健筋骨吗?”王之远颇为自得的一笑。

    旁边围观的众弟子也有为葛水惋惜的,也有许多幸灾乐祸的。

    独有葛洪赶忙担心的跑出来扶起葛水。

    “你没事吧,干嘛勉强自己。”葛洪心疼的问道。

    “哥,我没事……”葛水脸色苍白,浑身是汗,虚弱的答道。

    “我弟弟身子弱,练功也要循序渐进,我来替他好了。”见自己弟弟被整,葛洪对王之远怒目而视。

    “好啊,既然你们兄弟情深,那接下来的打坐就由你示范了。”那王之远依旧不瘟不火的说道。

    “接下来是打坐,打坐讲究的是‘致虚极,守静笃,无视无听,抱神心以静’,你看好了。”

    王之远说着屈膝盘腿而坐,果然立时如同入定一般,进入忘我的境界。

    “你来吧,这打坐功夫,入门一个时辰是基本要求,高阶的修士可以不眠不休,连续打坐数天、数月乃至数年。”王之远略略示范一下,便轻巧的说着,让到一边。

    葛洪便也依着他的样子,两腿交叉坐下,双手捏指放置丹田位置,闭着眼打坐起来。

    “半刻钟、一炷香、一刻钟……行啊,第一次能做到这个程度。”王之远一边记着时,一边略带惊讶的说道。

    此时暑气未退,地上还是十分炎热。葛洪为了不让王之远轻视,勉力支持着。

    葛水只见他满头是汗,身子微颤,知道这打坐虽然是静止不动,身体放松,可是要坚持一动不动那么久,自然也很是受罪。

    “哥,差不多就可以了吧。”葛水望着葛洪,担忧的说道。

    “是啊,葛洪,别太勉强了。”慕容廆和谢鲲等也劝到。

    “别啊,夫子说了入门得一个时辰呢!”司马宗在一旁讥讽道。

    “对啊,你可不能半途而废啊。”王澄等也跟着起哄。

    “你特么自己去坐一个时辰看看!”葛水愤怒的说道。

    ……

    围观众人吵吵嚷嚷,葛洪却依旧在坚持着,不动如钟。

    葛水只见他满头是汗,甚至能见到额头上经脉突起来,一下下的跳动。

    “两刻钟、三刻钟……”这下,连王之远也看得吃惊不已,他没料到这葛洪第一次打坐,便能支持这么久。

    “好了,你已经很不错了,不要勉强了,快起来吧”王之远怕葛洪出事,赶紧劝慰道。

    可葛洪依旧不管不顾,勉力支撑着。

    “哥,别练了……”葛水见他哥这般要强,心疼不已。

    “这人疯了吧,干嘛这么拼。”

    “你们不知道吧,我听隔壁的夫子说,这葛洪是我们这届仙灵最为充盈的。”

    “呵呵,就秀呗,想要玩个大的一鸣惊人吧!”

    “哎呀,他这样死撑着不会出事吧。”

    ……

    围观的学生也议论纷纷,一些胆小的女生甚至不忍观看了。

    可葛洪依旧不为所动。

    直到听到王之远计时到一个时辰,葛洪这才咬着牙晃悠悠的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

    他身形一歪,几乎也是摔倒在地,葛水马上心疼的去扶住他。

    “哥,你干嘛这么拼,王夫子虽然苛刻,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刁难人的。”葛水小声的抱怨道。

    “葛水,我不能让任何人看不起我们。而且,我也没怪王夫子,我只有练好功,才能保护好你。”葛洪嘴唇惨白,面无血色,可是神情却很是开心。

    “你这小子,不错啊,你是我见过第一次打坐就能坚持到一个时辰的。难怪仙灵那么充盈,我还真没看错你。”王之远也走过来拍了拍葛洪的肩膀。

    “你们两记住了,我这并不是刁难你们,而是给你们提个醒,修玄之路,千辛万苦,没有毅力,不下苦工是绝对不行的。希望你们以后都能勤修苦练,再也不要贪睡多躲懒,上课迟到了。”

    王之远语重心长的说到。

    “弟子谨记。”葛水兄弟两赶紧认真的答道。

    “好了,时辰也不早了,你们学了一天也累了,自己练习练习我刚才所教的,就散了吧。”经葛洪这么一犟,确实天色已不早了,只听得王之远对众人说了一句,便慢悠悠的走了。

    葛水兄弟两此时已累得不行,也无法再练习了,待王之远一走,赶紧往地上一趟,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修玄,看来还真是比想象中还要辛苦呢。

    葛水苦恼的想到。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