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堂课
    “葛水,起床了,又睡懒觉,昨天还没吸取到教训吗!”

    一大早,葛洪又在窗外大叫道。

    “哥,我只睡一刻钟,就一刻钟……”葛水翻了个身,有气无力的答道。

    “再不起来,不仅饭堂没吃的了,第一堂早课也要迟到,你就等着挨王师的板子吧。”葛洪不依不饶的大喊道。

    “天哪……简直要人命啊……”葛水哀嚎一声,这才无精打采的爬起来梳洗。

    看来,牛弯镇那一觉睡到太阳照屁股的幸福日子,的确是一去不复返了。

    这乱世生活,真是太不容易了,葛水无奈的想道。

    尤其是修玄的。

    司马宗和谢鲲自然又是早不见人影了,葛水两也不敢耽搁,赶紧收拾了朝饭堂跑去。

    两人在饭堂从执事大婶手中抢过最后两个包子,一边狼吞虎咽的啃着,一边飞速的朝礼真观广场跑去。

    山间晨雾刚散,空气里还带着一股湿冷的气息。到处是参天的大树,其间散落着一座座修葺严整的院落。

    一些高阶的玄修弟子在授业师尊的带领下,正端坐在崖间松下练习吐纳采气,还有一些则舞拳弄棒,正在苦修一些外家拳法。

    葛水两人虽对这些修炼门法很是好奇,但是时间紧急,也没心思停下来好好观摩,只得飞快的一跑而过。

    两人来到昨天举行入宗典礼的礼真观广场,气喘吁吁的登上那冗长的石砌台阶,敷衍的对三茅祖师的神像一行礼,便赶紧挨个堂院寻找起来。

    只见那些入门夫子一个个站在堂院的门外,正严阵以待。

    见到葛水两兄弟又是姗姗来迟,王之远的脸色比礼真观石壁上的饕餮纹还要难看。

    “又是你们两!你们到底有没有一点规矩!在茅山修玄的机会,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你们不珍惜,就是自结仙胎也是枉然。”王之远吐沫横飞,恨铁不成钢的训斥道。

    葛水两赶紧低垂着头,大气也不敢出,生怕他又拿戒尺招呼两人。

    “还傻愣着干嘛,快去吧,授业仙师都快到了!完事我再找你们两。”王之远恶狠狠的交待一声,别过头去。

    葛水兄弟两巴不得这一声,赶紧一行礼,脚底抹油的溜了。

    玄土堂应该就在大殿两侧,可两人是第一次来,还是找了半天才找到堂院的位置。

    两人赶紧跑进课堂,却只见厅堂内已经满满当当的坐满了正等着授课的新入宗弟子。

    见葛水两冒冒失失的跑进来,所有人的目光自然都集中在两人身上。

    “哟,这两是谁啊,才入宗第一堂课,就这么迟到,心也太大了吧。”

    “不知道,看这样子,应该是庶民出身吧,不过……那个小的长得真好看啊!”

    “唉,真是服了你们这些女生了,就是花痴!长得帅那是重点吗?”

    “当然是了!真是太好看了……”

    新入宗的底子经过几天的相处,大多有些熟络了,此时正盯着个税两个窃窃私语着。尤其是几个女弟子,看着葛水俊美无暇的小脸,激动得有点无法自抑的惊叹道。

    “你们不知道吧,这两个据说是这届弟子里资质最佳的,其中据说还有个是自结仙胎,昨天的分堂测试上出了岔子,居然被代理掌门的黄冠仙师保下来了。”

    “啧啧啧,难怪这么大面子,都这个点了才来课堂,人家是有背景的。”

    “是啊,天才就是了不起啊。”

    ……

    葛水两听着那些男生酸酸的话语,虽然心中很是不快,可也只得忍着,毕竟人家只是背后嚼舌根,又没点名道姓,你又能拿人家怎么样。

    言语之利,甚于毒箭。这是葛水早就明白了的道理。

    葛水四下打量一圈,发现同一堂的弟子年纪大多差不多,均在10岁上下,很少有慕容廆那样的青年,也没有比自己更小的了。

    这些新入门的弟子大多形貌俱佳,气质自然也不错,既有很多世家大族的子弟,也有不少是平民。能入选茅山,自然都不是庸才,因而一个个都志得意满,举手投足间皆有过人之处。

    满满当当的厅堂里只剩下两个空座位,而且是分开的,一个在最后头的谢鲲旁边,看他是他特意留的,一个在窗户底下。

    葛水兄弟两没办法,只得分头坐了下去。葛水个子小,便朝靠窗的座位走去。

    “同道你好,我是乐正绫,很高兴认识你。”

    葛水刚一入座,就听得旁边传来一阵清澈悦耳的声音,忙转身一看,只见是一个温婉照人的小女孩,梳着两个可爱的垂头发髻,挽在耳边。

    葛水觉得很是脸熟,原来竟是在入宗大会上见到的,那个站在绿珠旁边的女生。

    “我是绿珠姐姐的舍友,我们见过的,你忘了吗。”那小女孩见葛水看的入神,吃吃的捂嘴笑道。

    一颦一笑间,皆是令人心动的姿容。

    “当然记得,小姐姐你长得那么好看,我只是一时看呆了。我叫葛水,是绿珠姐姐的同乡好友。我们居然分在一个堂院,真是太巧了,我没想到还能和你同桌。”葛水憨憨的一笑,努力露出一个甜美的表情。

    葛水虽然年幼,但是心智早已成熟,对于美丽的小姐姐,自是格外喜欢。

    “唷,这么小就甜言蜜语的,还真不简单。我劝你们要你侬我侬的,还是换个地方吧,师尊马上就要来了。”只见前面一个穿戴奢华的世家子弟回过头,一脸鄙夷的说道。

    葛水刚想顶他几句,却见到乐正绫悄悄的拉了拉他的衣袖,小声说道。

    “别理他,他是琅琊王氏子弟,名叫王澄,刁钻傲慢,就会惹人讨厌。”

    葛水注意到这王澄和司马宗坐在一起,似乎很是交厚,这也难怪,真是臭气相投。

    隔水正在郁闷间,只听得堂院外的钲板忽然被敲响了。

    闹哄哄的厅堂里立马就安静下来了,弟子们一个个整顿衣襟,收敛自己的姿态,都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看来第一堂课的授业尊师要来了。

    葛水也赶紧正襟危坐,屏气凝神的注视着门口的动静。

    ……

    “这……怎么可能!”只听得聚精会神的弟子中爆发出一阵无法置信的惊讶声。

    葛水和一旁的乐正绫也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两人相视一笑,显然都很是意外。

    原来飘逸的走上讲坛的,竟是一位极其俊美的年轻女修士。

    只见她一袭粉袍,头戴银冠,看上去却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手拿拂尘,面容俊朗,冰清玉洁的脸上带有一股灵秀正派色的神色。

    在葛水的意识里,启蒙第一课的仙师应该是皓首穷经的耄耋老者才对,再不济也应该是郭四朝、王之远那样道骨仙风的中年修士。

    可现在……怎么会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修士呢?

    那女修士显然对弟子们惊讶的反应已经见怪不怪了,她淡定的立在讲坛上,温婉一笑。镇定自若的开口讲道:

    “诸位新入宗弟子,欢迎你们来到茅山,很荣幸能成为诸位的启蒙夫子,我是茅山玉容峰的纪雨青,你们可以叫我纪仙姑。”

    纪雨青娓娓的说着,声音温润,似乎有一种沁人心脾的力量。厅堂里瞬间变得静悄悄的。

    葛水听到有一只蚊蚋从窗户里钻了进来,在自己耳边嗡嗡而过,向前飞去,声音竟清晰可闻。

    “下面,我将给大家讲授入门第一课,介绍茅山宗的渊源和修炼境界、法门,你们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随时提问。”

    那纪雨青说着,轻轻将拂尘一挥,霎时有数十簿简册从讲坛后的书架上飞了出来,轻轻飘舞,如落叶飞絮一般,精准的散落到每个弟子的书案上,而且方向一致,全都整整齐齐的。只见那简册的扉页上写着《真诰》两字。

    “哇!”满堂的弟子皆是一声轻呼。

    乐正绫等还没见过玄术的女弟子更是惊得合不拢嘴,这一幕真是太神奇了。

    “且说上古洪荒之时,天地混沌,大神盘古开天辟地,万灵始得生息,后有娲皇捏土成人,而有人族为万灵之长。三皇五帝之时,三清圣人立教;两周之际,太清圣人临凡,传下煌煌五千言道德真经,便是如今万灵修行之道的源头。”

    纪雨青示意众人翻开简册,从头解说道。

    “中古之世,天下有四大仙宗,分别是西荒昆仑仙宗、北海蓬莱仙宗、南麓蜀山仙宗以及我们东境茅山仙宗。四大仙宗皆是显赫一时,各有千秋。”

    “其中昆仑仙宗渊源最久,可以追溯到上古的西王母;蓬莱仙宗远在汪洋之中,自徐福寻仙后已不见踪迹;蜀山仙宗潜藏南陆深山,神秘莫测,不问世事。”

    “独有我茅山仙宗,自三茅仙师创教后,绵延千年,道统不绝,两汉魏晋以来,益发繁荣昌盛,仙源广泽,乃是当世显宗。”

    纪雨青的声音温润如玉,虽是枯燥的宗门历史讲解,堂下众弟子也听得津津有味。

    而葛水的注意力却全在在那嗡嗡飞舞着的蚊蚋上,葛水眼见着那小虫高高低低,绕过一个个聚精会神正专心听讲的弟子,却并不急着下嘴,而是四处打量,显然这是一只颇为挑嘴的蚊子。

    忽然,那蚊蚋像是发现了目标一般,径直朝着讲坛而去。

    糟糕!葛水心想那纪仙姑不幸要遭蚊子的毒口了。

    就在此时,正口若悬河的纪雨青将拂尘一扬,看似无心之举,却只见那蚊蚋哼哼两声,竟直接跌落在地。

    葛水眼睛锐利,他清楚的看到,这蚊蚋细若针尖的两扇翅膀,已经齐根而断,而身子却完好无损。

    看来这个纪仙姑可不好惹!葛水不竟感叹道。

    “茅盈、茅固、茅衷三位祖师飞升后,他们留下的修玄法门继续在茅山生根发芽,形成了今日茅山九峰并驾齐驱的局面。”

    纪雨青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不疾不徐的讲解着,厅堂里的其他弟子,显然也都没有注意到这一幕。

    “其中,上清峰主修玄道典籍,乃是经文派;天枢峰主修画符炼宝,乃是符箓派;紫薇峰主修炼丹医药,乃是丹鼎派;这三峰继承的是茅盈祖师的衣钵。奔雷峰主修施法念咒,乃是法咒派;玉容峰主修手法掐诀,乃是法诀派;白云峰主修身法布阵,乃是法阵派;这三峰是继承茅固祖师的衣钵。你们以后,都有机会上这些山峰进修……”

    纪雨青正滔滔的说着,忽然又被一个鲁莽的声音打断了。

    “敢问仙姑,还有继承茅衷祖师的北茅三峰呢?您为什么不介绍了……弟子听说,那边的功法都很强,但又听说是些旁门左道,修炼的全是下九流的阴毒功法……”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