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九峰公会
    诸峰峰主彼此行礼见过,又按次入席。

    陆修静也一个个恭敬的向他们行礼,诸峰峰主都是淡淡回礼,独有当年的同门钱妙真对他温婉一笑。

    “多年未见,你还是老样子。”

    “师姐倒是日见清瘦了,想是宫门事务冗杂。”陆修静关切的说道。

    “先师白仙姑把玉容峰托付给我,我自当旰衣宵食,奉献宫门。”钱妙真浅浅一笑。

    连我们的感情,也一并奉献了。

    陆修静也对她报以释然一笑,只是最后这一句却终究没说出口。

    ……

    “北茅三峰,这次也没来人吗?”无尘子等了片刻,略带失望的问道。

    “弟子已经特意在金符中言明了,事关重大,请诸峰务必前来,可是……”陆修静为难的回道。

    “算了,无尘师侄,人各有志,何必强求。”朴叙长老声音温润,自有一种达观气象。

    “唉,兹事体大,那我们就开始吧……”

    无尘子天师的话还没说完,只见石室入口处灵光一闪,又有一身着红袍的身影飘然而至,他大大咧咧的往末首的石椅上一靠,也不与石室中众人见礼。

    “呵,多年未见,你们几个老东西还是这幅样子。这破石室也是,也不检修检修,还是这副寒酸样。”

    来人语气睥睨,举止唐突,鬓发斑白,竟是北茅青玄峰葆真宫的玉虚真人。

    无尘子、朴叙长老等人显然早已对他的放诞无礼见怪不怪,也并不与他较真。而李淑何和钱妙真等早已怒目相向,显然对他的轻侮很是不忿。

    陆修静紧张的盯着门口,以为还有人会来,可是却再无动静。

    “不用看了,他们两不会来了。大半夜把我叫来,有什么屁话就快说吧,不要耽误我通灵的时间。”玉虚真人把手往桌子上一撑,傲慢地说道。

    陆修静知道他指的肯定是和合峰玉津宫的驯龙仙姑和幽明峰太阴宫的紫炼真人。

    茅山九峰这次九至其七,却依旧不能九峰齐聚,陆修静不禁有点淡淡的遗憾。

    “玉虚子,我听闻,你们北茅此次又是单独招收弟子,在北天门也弄了个院堂,自己收徒授业,你们这是要自立门户、公开决裂吗?连掌门天师的金符诏令,你们也不来与会,你们眼中还有没有茅山正统!”

    李淑何怨气正盛,当即大声发难指责玉虚真人道。

    “哼,黄口孺子,我们北茅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茅山正统?在你们眼里我们北茅不向来是旁门左道吗,我们单独招徒,又碍着你们什么了?”

    玉虚真人把腿一翘,不削的说道。

    “你……你这是漠视宗门规矩!岂有此理!”

    李淑何气得眉毛倒竖,他的辈分没玉虚子高,被他骂作黄口孺子显然很是愤懑。

    “李师兄消消气,和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他辈分高,你让着他点。”钱妙真语含褒贬的劝慰道。

    “好了好了,掌门还没说话呢,你们倒先吵上了。”星河天师向来是个老好人,温厚的劝和道。

    “这么些年了,依旧是锱铢必较。”司马含光也淡然一笑。

    “哼,你们把我招来,就是说这些鸡毛蒜皮的屁事吗?还是要开批斗会?若是这样,我就不奉陪了。”玉虚真人将红袍一抖,说着就要起身。

    “好了,都别吵了。那就开始吧,这次召集大家来,实是有要事相商。”无尘子微微叹了一口,沉重的说道。

    “修静,你把你这次去天山的见闻,先和各位掌观真人说一下。”

    “弟子此次和郭师兄奉掌门之命前去天山拜会昆仑仙宗的同道,可是却发现昆仑仙宗早已人去楼空,昆仑弟子不知散落何方,偌大的昆仑,遍地萧瑟,只余断壁残垣,竟然空无一人。”陆修静言简意赅的汇报道。

    “怎……怎么会是这样……”

    “有没有弄错,你们查看清楚了吗?”

    “陆修静是什么修为,再说又有老成的郭四朝跟着,他们怎么会弄错。”

    “是不是昆仑仙宗的人迁址了。”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哦……”

    ……

    听完陆修静的汇报,石椅上的众位真人皆是大惊失色,忙面面相觑的讨论起来。连沉稳的星河天师和朴叙长老也脸色微变。

    听到此等变故,玉虚真人亦不敢轻视,一脸关切的注视着。

    “修静他们已经确认过了,昆仑仙宗确实是消失了。这些年两宗音讯不通,我原以为是路途遥远,久隔山海,才特意让修静代替我去昆仑致意,谁知这传承万年、为众神之源的煌煌第一仙宗,竟然已经仙源枯竭,不存于世了。”

    无尘子语气枯淡,颇为落寞的说道。

    “仙……仙源枯竭!”

    众真人听到此词皆是大吃一惊,他们只在传说中听过事情,没想到今日真的发生了,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感。

    “昔年华夏四大仙宗,蓬莱仙宗远在北海上,虚无缥缈;蜀山仙宗偏居南隅,不问世事;现如今西方的昆仑仙宗又已悄然消逝,能承三界运势者,也独我茅山一门了,我们若不勠力同心……”

    “只是昆仑仙宗枯竭,与我茅山干系不大,我茅山现今仙源正盛,正是开枝散叶之时。”听到无尘天师又要扯到那些老生常谈上去,玉虚真人忙毫不客气的打断他道。

    “诶,师弟你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啊。”无尘子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

    “近日的星象,想必诸位已经注意到了,荧惑守心之象重现天东,紫薇在劫难逃,刚刚稳定二十年的天下又将有一场大难!灾异初现,大劫将至,届时妖界、鬼界和魔界肯定均会趁机而出,普界众生,又将陷入生灵涂炭之中。”

    “竟……竟是这样,我还疑惑怎么星象恶曜又出现了……那敢问师兄,大劫当前,有何良策渡此困局啊?”

    听完无尘子的分析,石室里的众人都陷入深深的震恐之中。连玉虚真人也不再等闲视之,忙关切的问道。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劫难已至,吾等皆需合力同心。现今昆仑仙宗已然陨落,我茅山既是当世显宗,当执天下牛耳!我已决定,联合九峰之力,举行罗天大醮!”无尘子郑重的宣布道。

    “罗天大醮?!”众人显然很是吃惊,均没想到无尘子竟然有如此宏愿,要举办规格最高的祭天醮典。

    “对,大劫将至,除此之外别无他途,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协正星位、祈福保民、使三界重归平和、邦国安泰!”无尘子显然已下定决心。

    “罗天大醮规制宏大,若我一宗独力为之,必须要集合九峰的力量才行,还得参与众人合力同心、守望相助,可当今之时……举办这样的斋醮,实是难之又难啊。”朴叙长老略一思索,颇为忧虑的说道。

    “没错,罗天大醮非同小可,必须九峰齐心协力。”

    无尘子站起来,一脸凝重的望向玉虚真人,恳切的说道:

    “师弟,大劫将至,时局维艰,为了三界的将来,请你务必转告幽明、和合二峰,请他们届时务必以大局为重,抛弃成见,前来襄助罗天大醮,和我们共渡难关。”

    “贫道尽力而为吧。”玉虚真人叹了口气,难得认真的答道。

    ……

    送走各位峰主的元灵,结束石室的九峰公会后,陆修静重新封锁室门,下到华阳宫的经房内。

    “师尊,真的有这么严重吗?”陆修静从蒲团上扶起元灵已经归位的无尘子。

    “唉,只会比预想的更糟糕。”无尘子一脸疲累,显然刚才的峰会耗费了他太多的精元。

    “那弟子有什么可以为师尊的分忧的吗?”陆修静心疼的问道。

    “我接下来要闭关一段时间,为罗天大醮做准备,宗门的俗事,就全交给你了。”无尘子望着陆修静,略带期许的说道。

    “弟子领命,定不负师尊所托。”陆修静认真的说道。

    “我会授你掌门印绶,方便你协调号令诸峰。这是个苦差事,以你快意恩仇、无拘无束的天性,本是为难你了,可是托付给其他人我都放心不下……北茅那边,就随他们去吧,道法自然,不必太过强求。”无尘子语重心长的嘱咐道。

    “弟子谨遵师尊教诲!”

    “可惜明天的入宗盛会,我也无缘一见了,你代我去吧。要多留意新入宗的弟子里有没有根基优秀的好苗子,为了宗门大计,必须要尽早培植人才。”

    无尘子有点落寞的说道。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