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天枢峰顶
    撇开满腹新奇的葛水几个不谈。

    陆修静和郭四朝两人与葛水几个分别后,两人运气飞速的朝山顶跃去。

    郭四朝望着前面潇洒利落,不知比自己轻盈多少的陆修静的身影,心底里不禁感叹自己还真是老了,若再不能突破元婴境界,又不知将要被陆修静甩下多少。

    修玄之路,越往后越难,往往精进一寸,都要付出无比的艰辛。

    走在前面的陆修静显然没发现郭四朝的心思,他见郭四朝落后许多,便折过头,不羁的说道:“郭师兄,掌门天师在传候我,我就先行一步了。”

    “去吧,我老骨头了,走得慢,替我问候天师。”郭四朝爽朗一笑。

    “郭师兄说笑了。”陆修静略一抱拳,也不多言,脚下一跃,身影闪动,三两下就消失在群峰之间。

    等陆修静再次稳住身形,已悄然到达群峰之巅。

    茅山三十六峰,除了最高的上清峰,剩下的就要数掌门所在的天枢峰了。

    陆修静见到他的授业恩师,茅山仙宗第二十四代掌门天师无尘子已经在天枢峰的宫门外等候了。

    只见无尘子头戴天师玉冠,身着一袭飘逸的白衣,正端坐在华阳宫峭壁前一块突出的山石上。

    他鹤发童颜,白髯胜雪,随风而动。

    此时,正是皓月当空,满天星斗如璀璨的宝石闪耀夜空,汇成一条夺目的星河。山崖前方,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悬崖,丝丝浮云如同飘絮一般挂在半空。

    整副画面给人一种空灵飘逸之感,让人不禁产生天人俱寂,羽化飞升的错觉。

    陆修静咧嘴一笑,心想这掌门天师都年纪一把了,竟比自己还爱耍酷,打个坐都要这么高调。

    “恩师,弟子回来了,让恩师久候了。”陆修静轻轻走近,恭谨的附身一拜。

    “修静,终于回来了,这次去天山,怎么耽搁这么久,出了什么事么?”无尘子听到人声,缓缓睁开眼睛,微启朱唇道。

    “不出恩师所料,昆仑仙宗已然消失,门人四散,一个不留,我们一无所获。归途本来一切顺利,谁知途中被一些琐事阻挡了一下,还收了几个弟子,听见恩师急着召唤,便和郭师兄赶紧赶回来了。”陆修静据实回禀道。

    “唉,虽然已有所料及,没想到昆仑仙宗竟一败涂地至此……那些新弟子怎么样?能被你和郭四朝看上的,估计都是佳玉良才吧,我已数十年没下山了,最近还老想起第一次在会稽山见到你的样子。”

    无尘子微微一笑,望向陆修静,眼中满是复杂之色。“乌飞兔走,沧海桑田,真是弹指一挥啊。”

    “弟子承蒙恩师教诲,此生此世无以为报。”陆修静赶紧又是郑重的一拜。

    “诶,相遇即是有缘,我和你话家常呢,你不必这么拘束。”无尘子慈爱的说道。

    “不知恩师此次这么急着召弟子回来,是有什么要事?”陆修静见无尘子半天没进正题,站起来提醒他道。

    “修静啊,正要和你谈此事呢,不止昆仑,咱们茅山,马上也要出大事了。”无尘子略一沉吟,凤眼中满是担忧之色。

    “啊?是北茅那边有什么异动吗?潘师正那伙人难道竟敢……”陆修静听无尘子说得郑重,不由得吃惊的问道。

    “非也……非也……咱们茅山,不管南北茅,究竟还是同宗血脉,能有多大的血海深仇。我现在忧虑的是,天下生灵。”无尘子眼眸低垂,微微叹了一口气。

    “天下生灵?现今是太康盛世,难道又有什么灾劫吗?”陆修静微吃一惊,无尘子这么忧心忡忡,看来不是什么小事了。

    “你当昆仑仙宗是为什么消失的吗,三天前,我为修行祖师爷的上清仙术,夜观周天星辰运转,竟发现……六年前的荧惑守心之象不仅没有消减,还有愈演愈烈之势,现如今金火交会,星象恶曜已成定局,紫微星日见晦暗,看来妖星已经顺利渡劫,不日天子将崩,届时天下大乱,三界必有大劫。”

    无尘子语气疲惫,眼中满是悲悯。

    “竟……竟有此事,师尊前面不是说妖星已经陨降了吗,怎么突然又逼犯紫薇了,这司马炎正当盛年,难道……真的要驾崩了?”陆修静大睁着双眼,满脸疑惑。

    “此乃天机,又是犯忌讳的事,虽你我之间,还是少说为妙。”无尘子机警的四下扫视一眼,嘱咐道。

    “事不宜迟,你去准备一下吧,我要召开九峰公会。”

    “今晚吗?”陆修静有点无法置信。

    这个平时如同自己一般散漫的师尊,何时这么雷厉风行起来了。

    “对!”

    ……

    掌门天师有令,陆修静无法违拗。只得赶紧回宫取出朱笔丹砂,凝精聚气,收摄神思,当下笔走游龙,画出九道传令金符。

    “天圆地方,律令九章,敕收金符,传讯九峰,急急如律令!”

    陆修静掐指做诀,念出传符咒语。

    他眼看着那九张符箓金光一闪,飞快的朝九峰之巅传去,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虽然九峰中天枢峰属于符箓派,以画符、制法器见长,陆修静又是天枢峰最被看好的传人,但显然画这九道等级颇高的金符,还是耗费了他不少灵力。

    金符已出,剩下的只需静等了。

    陆修静收拾好笔墨,心事重重的朝峰顶石室走去。

    ……

    石室在天枢峰的最高处,又名华阳洞,四面皆是峭壁,也无阶梯栈道相通。

    陆修静飞身而上,摁动机关,进入石室的大厅。

    大厅空旷,有数丈见方,四壁洞然,点着长明灯火,并没有过多的装饰,当中是一方长长的石桌,九张古朴的石凳围在四周。

    这是专为九峰公会准备的会址,既有险峻的地势,四面还结有高级的法阵,能屏蔽一切窥探。

    石室中发生的一切,除了参会者,外人根本无从得知。

    陆修静刚把石室中的会址布置好,就听到了动静。

    作为东道主,无尘子自然先到。

    只见一道透明发光的身影,飘忽而至,落至掌门位子上,显然是无尘子的元灵。

    陆修静忙恭敬地一行礼。

    倏忽之间,光影飘动,石室里迅电流光,其他诸峰掌宫真人的元灵也相继到来。

    无尘子左侧的是上清峰太元宫的朴叙长老,此人身着黑袍,长髯及地,辈分极高,向来不参入宗门事务。无尘子右侧的是紫薇峰九霄宫的星河天师,他也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身着青袍,很是淡定超脱。这三人皆是茅山宗的耆宿。

    接下来是奔雷峰青龙宫的李淑何真人,他身着蓝袍,正当盛年,面容坚毅,步履轻快。紧随而至的是白云峰仪鹄宫的司马含光,他也是掌观真人的身份,身着绿袍,步履飘逸,神情洒脱。

    最后姗姗来迟的是玉容峰绕秀宫的钱妙真仙姑,她身着粉袍,身形俊逸,文采风流,虽是这些掌观真人里辈分最低的,又是女流,但是气场淡定,举止灵动,丝毫不输其他的茅山耆老。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