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茅山仙境
    葛水几人随着郭陆二人的法阵转移着,电光火石之间,名山大川风驰电掣,长安、洛阳、襄阳、建康……一个个繁华的城市一闪而过。

    倏忽之间,已到了扬州境内的句容地界。

    旦见得茅山雄峙句容天东,纵横三百余里,有青峰数座,巍峨险峻,高耸入云。

    郭陆二人将葛水几个在离山脚数里的偏僻树林里放了下来。

    葛水兴奋的望去,只见茅山如擎天巨剑拔地而起,顶上数峰隐匿在云雾之中,窥不见全貌,就是山脚一带,也是林木参天,绿荫蔽日,芳草如茵,香茅遍地。

    由于是仙宗名山,茅山的信众自然众多,到处都可以看到虔诚的香客在朝茅山进发。

    虽然郭陆二人特意选了一个偏僻之处收阵,可几人的凭空出现还是惹得一阵骚乱。

    百姓们见他们从天而降,个个神貌不凡,纷纷拜倒在地,口诵仙师。

    “仙师现身了,仙师保佑!”

    “哎呀,真是仙宗的上师啊。”

    “看那几个后生,应该是两位仙师新手的徒弟吧,真是好福气啊!”

    “一个个长得这么俊俏,果然都是仙种啊。”

    ……

    围观的香客欣喜的议论纷纷,看来,即使是茅山脚下,普通民众也很难见到茅山的修士,故而把这些神秘莫测的深山隐修者当成神仙崇拜。

    郭陆两人对此自是见怪不怪了,对百姓们微微一笑,便若无其事的朝前走去。

    而葛水等人跟在他们身后,一时受这么多人注视都有些不太自在。

    只见山底绵延的树林里,不时有高大的宫观隐匿期间,每一座都是重檐金顶、富丽堂皇,里面人烟、香火鼎盛。

    葛洪和慕容廆等每次都以为已经到了茅山的山门,想要入内,却被郭陆二人制止,葛洪等很是诧异。

    独有葛水镇定自若,洞若观火。

    他知道,茅山的修士都是讲究清静自在、超脱凡尘,怎么可能在如此喧嚣的地方清修。

    他心想这应该是宗门的世俗香火之地,负责为茅山维系信众、吸纳供奉。

    只是他不明白,这郭陆二人为什么不直接将他们带到山门,而是要在这里显形后步行前往,多费这许多功夫不说,还惹得人围观。

    想来又是茅山的规矩。

    郭陆二人带着葛水几个穿林度水,又朝山脚行进了十来里,只见到林木益发密集高大,山势逐渐险陡,山林间没有了那些金碧辉煌的宫观庙宇,也终于没有了喧嚣的人影,到处都是一派清幽古意。

    几人沿着山路穿过一片浓雾笼罩的树林,又顺着一个才容两人并肩而行的一线天峡谷峡攀登数百步,才终于又来到一片空旷之地。

    原来山峡里面别有洞天,走出一线天后,视眼豁然开朗。

    只见山峡尽头竟是一片数百米宽的湖泊,湖面烟雾蒸腾、波澜不惊,湖水清澈照人、深不见底。

    一眼望去,不见尽头。

    湖边有一块石墩,上面铭刻着“喜客泉”几个篆体小字。

    奇怪的是,湖中也无舟楫桥堤,常人根本无法通行。

    葛水心想,这要怎么过去呢?难道又要凌空飞行吗?

    就在葛水疑惑间,却只见白袍的陆修静走近水边,捡起一枚圆石往湖水中心一丢。

    圆石疾驰而去,发出轻微的破空声,紧接着,只听得叮咚一声,那圆石正好落在湖心,在寂静的山野间格外清脆。

    葛水等人正在诧异间,又听得湖底传来隆隆的振颤之声。葛水四人面面相觑,刚想要询问,却只见已有数百根数寸见方的石柱从水底升了上来。

    石柱蜿蜒成列,犹如隐在水面的龙脊,竟是一条横贯湖面的小道。

    葛水几人兴奇的跟着陆修静和郭四朝鱼贯而上,沿着石柱向前走去。

    湖水刚及鞋底,从旁望去,几人恍如踏水而行。

    “为保护宗门不受威胁,茅山外围布有上古的法阵,一切法术在阵中皆施展不出,所以需要我们步行前往。”郭四朝似乎看出了几人的疑惑,和蔼的解释道。

    “穿过这片喜客泉,就是茅山的内界了,今后你们就是我宗门中人了,一切举止,都要遵从茅山的规矩。”郭四朝接着嘱咐几人道。

    果然,水域尽头,是一方石砌广场,一座盘龙刻凤的高大石门矗立其中,牌匾上篆刻着“茅山仙境”四字。

    葛水向山下望去,只见云雾蒸腾、林木茂密,红尘俗世的一切已寻之不得。

    向上望去,也只见奇峰怪石高耸入云,依旧看不见全貌。

    不识茅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就在葛水恍神间,只见已有两名灰袍长须的修士急匆匆的迎了过来。

    “郭师叔、陆师叔,你们可算来了,我们已经恭候多时了,华阳宫已经传讯,让你们速回宫复命,掌门天师似乎有要事召集,二位一回即让封锁山门。”

    两人朝郭陆二人一行礼,那名年岁稍长的灰袍修士恭敬的说道。

    这人似乎年岁颇长,明显比陆修静大上很多,却也称他为师叔,让葛水等很是诧异。

    “知道了,山中有大事发生吗?”

    郭四朝见他说得郑重,疑虑的问道。

    “弟子不知。”那修士老实回道。

    “郭师兄也是痴了,宗门大事,他一个外门弟子又如何得知。”

    陆修静淡然一笑,神情略带讥诮。

    陆修静一向行事如此,言语犀利,不顾旁人脸色,郭四朝也不理论。

    “这几个是二位师叔新收进门的弟子吗?”另一名年纪稍轻的灰袍修士注意到了郭四朝身后的葛水几人。

    “目朗眉清,倒真是些修玄的好苗子。”

    葛水注意到那人眼神在自己身上久停了片刻。

    “呵,说出来吓你一跳,这里面还有个自结仙胎呢。”陆修静颇有些得意的说道。

    “自、自结仙胎?!”听到这个词,那修士紧张得声音都有些发抖。

    “是……是那位年龄最小的那位道兄吗?”年纪稍大的灰袍修士也满脸关切的询问道。

    听到有自结仙胎,那两位修士都不自觉的用上了敬语。

    茅山中人谁不知道自结仙胎极其难得,将来前途不可限量,谁又不想趁早结交呢。

    “此乃天机,你们慢慢猜去吧。既然天师在等我们,他们就便宜你两领去誊录报道了,记在你们的功德上。”

    陆修静将白袍一甩,不羁的说道。

    “啊?怎可沾二位师叔之光……”

    那两人神色欣喜,有点无法置信的微张开嘴。

    茅山规矩,领新弟子进门是一件很大的功德,对于将来进阶很有帮助。特别是能领进优秀的弟子,更是会额外记功。

    这几人里面既然有自结仙胎,将来定是功德无量,两人怎能不喜出望外。

    “无妨,我们用不着这些了。”陆修静洒脱的说着,便和心事重重的郭四朝一起朝内走去。

    “哦,对了,我和郭师兄已经试炼过他们了,都是合格的,你们就不用再多此一举了。”陆修静想起了什么,又转身吩咐了两人一句。

    郭四朝和陆修静都是茅山中的黄冠职衔,地位尊崇,尤其是陆修静还是掌门的入室弟子,他们的话自然极具分量,两位灰袍修士当然不会起疑。

    近年来,新入门的弟子大多由外门的灰袍执事作为入门夫子,但也常有高层的一些修士将自己青睐的弟子记名在灰袍执事名下,以便将来的拔擢。

    所以,见陆修静特意交代安插,这两人也并不起疑。

    “你们几个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来山上找我们。记住,修行不易,贵之在恒。”这是敦厚的郭四朝对葛水几个嘱咐的。

    陆修静和郭四朝说着,身形一闪,已飞身拾级而上,很快就消失在云影之中。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