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是个凡品
    郭四朝百思不得其解。

    他再次捏指做诀,灌注灵光至葛水的体内。

    可依旧是石沉大海,激不起半点回响,葛水的灵海一片昏暗,没有丝毫仙灵之气存在。

    郭四朝黯然无语,陷入深深的苦思中。

    “怎么样?没有反应吗?”陆修静显然也很是关注葛水,他见郭四朝试探两次,却没见葛水灵海有回应,又见郭四朝黯然伤神,早猜到了结果,只是依旧不敢相信。

    郭四朝淡淡的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陆修静忙用自己的神识又扫描一遍,却发现葛水体内真是铁板一片,没有一点反应。

    “没有仙灵,按照茅山的规矩,凡品是不能领入山门的。”郭四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显然很是失望。

    “怎……怎么会这样……”

    听说自己只是个凡品,葛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自小就长得异于常人,受众人宠爱,又玲珑剔透,看穿了世间的许多道理,有着远超于年龄的智慧和见识,所以才会被人称为仙童。

    难道这些都只是因为早熟吗?

    还有,自己脑子里的那些稀奇古怪的理论和画面呢,难道也全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吗。

    葛水垂着头,显然无法接受这一事实。

    “如果葛水不能去,那我也不去了。”葛洪见葛水如此失意,也斩钉截铁的对两位修士说道。

    “怎么可以,你是自结仙胎,如此难得,修行路上不知道要比其他人省力多少,这是多少人艳羡不来的。”郭四朝没想到葛洪也会拒绝,忙开导他道。

    “我和葛水是不可能分开的,如果他不能去茅山,我也是绝对不去的。”葛洪的态度很是坚决。

    “哥哥……”葛水的心情很是复杂,他不知道要不要劝葛洪独自上茅山。

    “诶,郭师兄,要我说你就干脆把他们都收回去算了。”

    一旁的陆修静见郭四朝左右为难,显然很是放不下这小娃娃,便豪爽的说道。

    “这个,怎可不顾宗门法度……而且没有仙灵的话,就算带他上离茅山又有什么用呢,因为不管如何苦修,都无法修成仙胎,也就无法进升。”郭四朝犹豫不决,显然有所忌讳。

    “郭师兄,这个娃娃有可能并不是没有仙灵,你看他的样子,怎么可能是毫无仙灵之人嘛,就是个一无是处的蠢材,也总会有一丝半点。依我看,或者他的仙灵是深不见底,以我们的修为根本探察不到,或者是有高人给他设了结界,以你我的功力尚无法突破。”

    陆修静略一思索,冷静的分析道。

    “这……这倒也不是没有可能……”郭四朝也若有所思。

    “所以嘛,先带回去再说,有你我作保,你还怕山门下管誊录的那些执事不收吗?”

    陆修静狡黠的说道。“若是你不同意,我就自己将这娃娃带回去了,到时候收到我门下,有个这样标致的门徒随侍左右,就算是给我扫洒庭除、充充门面,也是很快意的一件美事嘛,哈哈哈……”

    陆修静不羁的朗笑着,连郭四朝也被他感染,心情顿时释然起来。

    “陆师弟你说的倒有一件事是对的,或许是我们修为还不够,不能看透这娃娃的灵海。”

    郭四朝终于松了口。

    于是,葛水虽然还在为自己是凡体一事耿耿于怀,但听说还是能跟着上茅山,多少有些宽心了。

    “太好了,小兄弟,祝贺你们。”

    慕容廆和绿珠也很为葛家兄弟开心,但是绿珠似有似怅然若失之感。

    慕容廆见她神情郁郁,猜透了她的心思,转念又想到自己虽然有些身手,但毕竟学艺不精,不入方家之眼,以后行走江湖,难免不会再次遇到危险。当下心神一动,附身在绿珠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啊?真的可以吗?”绿珠眼中露出欣喜之色,有点无法相信。

    “事在人为嘛,不试试怎么知道。”

    慕容廆狡黠一笑,当即拉着绿珠也跪倒在地。

    “两位仙师,弟子两人也愿随仙师上山修玄。”

    原来,慕容廆见绿珠不愿与葛家兄弟分离,自己也想学一点真正的玄门妙术,便趁机也提出拜师请求。

    “这个……”郭四朝显然有点始料不及。

    “弟子两人,也是一心向道,仙师刚才说过,长生之道,从不会拒绝任何人。”慕容廆朗声说道。

    陆修静见事情越来越麻烦了,干脆扶额站到了一边,不想再趟这趟浑水。

    “话虽如此,但是,两位刚才也见到了,一是茅山自有规矩,要通过测试,二是入门修玄,年龄不能太大,一般超过16岁,躯体已定型,仙灵便干涸了,和天生凡体一样,再也无法精进半分,也入不得内门,终身只能学些飞剑练气的低阶法术。我看这位公子年纪……”

    郭四朝颇有疑虑的说道。

    “不瞒仙师,鄙人已经十六了,但是鄙人也没想过要白日飞升,些微学得一星半点玄门异术,将来行走江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能自立一方即可。”慕容廆也不隐瞒,磊落的说道。

    “慕容公子倒是实诚……”郭四朝略带赞许的说道。

    “鄙人乃是鲜卑族大单于的世子,又多年行商,积有不菲的家财,情愿为宗门奉上万金,只求宗门收我为外室弟子,洒水扫地、端茶奉水亦可!”慕容廆恳切地说道。

    “既是如此,看你一片诚心,收下你也不是不可以啊。”听慕容廆说得郑重,郭四朝还没发话,一旁等得不耐烦的陆修静却立马答应了他。

    “陆师弟,这……”郭四朝显然有点不满陆修静的胡来。

    “郭师兄,这些年跟着掌门天师我是知道的,宗门日用靡耗惊人,然创收又有限,炼丹制符哪一样不要花钱?外人看着我们缥缈热闹,似是不食人间烟火,你我自己难道还不清楚吗。现如今有这么个大香主进奉,干嘛拒绝?我们玄门中人还是太死板了,你看人家佛门弟子,哪个不是穿金戴银、腰缠万贯……”

    陆修静凑到郭四朝耳边小声说道,

    “胡来……这两者岂可混为一谈。”郭四朝小声斥责了一句,但明显他也接受了陆修静的建议。“慕容公子既然一心向道,又已知后果,我等也不好阻拦,只是这入门测试还是要的。”

    郭四朝说着,又依前法,依次探测了绿珠和慕容廆的筋骨和仙灵。

    两人虽不似葛洪那样自结仙胎,但也都还是有根基的人,且正好一个仙灵充盈,一个筋骨绝佳,所以也都通过了测试。

    诸事已毕,郭四朝两人虽心情复杂,也不知此举是福是祸,但事已至此也不好反悔,只好催动法阵,准备携众人一起回茅山。

    “仙师请慢!”就在郭陆两人脚踏阵眼,准备发动转移之阵时,却听到葛水又是一声阻拦。

    “你这娃娃,你又有什么事?”陆修静显然也很不耐烦了,这小娃娃虽然长得灵透,还真会来事。

    “仙师,我们来时,羯族叛军正带着旱魃凶兽洗劫村镇,滥杀无辜,百姓们流离失所,苦不堪言,还请两位仙师施以援手,解救黎民于水火!”葛水跪拜在地,郑重的说道。

    “是啊,仙师,求求你们救救百姓们吧。”葛洪和慕容廆等也立马跟着跪求道。

    “小娃娃,你年纪虽小,还真有一颗慈爱之心,但是我们玄门中人有规矩,不得干涉世俗政事,清叛剿匪,自是朝廷该管的。”郭四朝语气和蔼的说道。

    “可是,那些旱魃乃是凶兽,如此在人间横行无忌……”葛水还想努力一下。

    “好了,你们不要得寸进尺,这是天规,我们违拗不得的。”陆修静见葛水聒噪,赶紧打断他,又转向郭四朝道。

    “郭师兄,掌门天师已经传唤多时,恐有大事发生,我们不能再耽搁了。”

    “好,催动法阵。”郭四朝镇静的说道。

    葛水等虽仍有不甘,但知无商量的余地,便也只得作罢。

    “天圆地方,移形换影……”

    只听得郭陆二人轻声念咒催动法阵,一时迅电流光、风云变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