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茅山仙师
    葛水心中一喜,忙抬头望去。还以为有什么大侠高手之类的要从天而降、拔刀相助,可夜空茫茫,看了半天什么也没发现。

    “隔空传音?”那鼠妖身躯一颤,脸色瞬间变了,也不敢再轻举妄动。

    过了许久,才见两只丹顶白鹤穿云破月而来,清亮的鹤鸣声震动四野。

    鹤鸣九皋,声闻于天。

    葛水心中纳闷不已,难道这是什么仙鹤吗,能口吐人言?不过他转念一想老鼠都成妖了,有仙鹤也不足为奇吧。

    葛水还在胡思乱想,却只见那两只“仙鹤”盘旋着从天翩翩而降,姿态优美,亭亭玉立。

    更为奇特的是,刚一落地,那两只仙鹤身形一转,马上幻化成了两位仙风道骨的仙人。只见他们头戴紫金黄冠,身穿一青一白两件金丝道袍。

    两人皆是凤目疏眉,面色红润,衣裾无风自动,飘逸出尘,只是一个老迈,胡子花白,一个年轻,才十**岁的样子。

    葛水看得目瞪口呆,无法置信的揉了揉眼睛,也不知道是仙鹤化作了两位仙人,还是仙人化作了仙鹤。

    葛水还在暗自称奇,却只见那鼠妖显然已经知道来者的身份,吓得丢开葛洪,马上拜倒在地。

    “弟子……弟子拜见两位仙师,不知两位仙师云游至此,弟子有失远迎。”那鼠妖恭敬的磕了一个头。

    “哼,孽畜,若不是我们在云中看到此处煞气太盛,知道有妖孽为害,及时赶到喝止,只怕你已经将这孩童吞入腹中了吧。”那青袍仙人手捻花白长须开口说道。

    声音虽然清朗平和,却自有一股摄人的威严。

    “弟子,弟子不敢……弟子是在和这几位小友开玩笑呢……”那鼠妖眼珠滴溜直转,谄笑着说道。

    “哼,你还嘴硬,你已将他们重伤,那位青年脏腑俱裂,已危在旦夕,你既知天道,却还敢违背,断然饶你不得,可惜了你两百年的修为啊。”

    那青袍仙人目光如炬,驳斥鼠妖道。

    “郭师兄,何必和这小妖多言。”那白袍仙人伸了个懒腰,他明显比青袍仙人年轻不少,却是言语淡漠,神情也是慵懒散漫。

    “两位仙师饶命,两位仙师饶命啊,弟子再也不敢了。”那鼠妖头如捣蒜,在地上求饶不已。

    “两位仙师千万不要放过他,这家伙作恶多端,只会害人!”

    葛水忍不住了,忙从一旁跑了出来。绿珠自然也跟在后面。

    “好俊的小孩!”那位青袍仙人见葛水从树后跑了出来,不觉微吃一惊,目光一亮,口中不由自主的赞道。

    事先,他为防止还有妖物偷袭,已用神识扫过四周,只发现有个小女孩躲在树后,却根本没有发现葛水的踪迹,此时见突然出现凭空出现这么一个光彩照人的娃娃,自然很是意外。

    谁知,就在此时,那跪伏在地的鼠妖趁着几人一愣间,竟突然口吐一阵的黄烟,立时缩小身形,飞也似的朝山外飞奔而逃。

    那黄烟腥臭无比,令人作呕,葛水几人忙咳嗽着后退几步。

    “哼,雕虫小技!”

    只听得那白袍仙人轻喝一声,将手一甩,立时有一柄白光闪烁的飞剑挟风雷之势破空而去。

    “吱吱!”

    只听两声刺耳惨叫,远处一只黄毛小鼠扑倒在地,抽搐两下便不再动了。

    “陆师弟,破了修为即可,何故取他性命啊。”那青袍仙人有点惋惜的说道。

    “郭师兄,对这种孽畜何须留情,本来我也没想出手,谁知他竟弄出这种秽气恶心于我,岂不是自寻死路。”

    那白袍仙人剑眉微挑,神情很是睥睨。

    那位青袍仙人也没有过多追究,见葛洪和慕容廆都晕倒在地,人事不省,便微微将手一提,竟隔空将两人提到了自己身边。

    “请上仙救救我哥哥,还有这位慕容公子。”

    葛水见这两人能飞天遁地,又能神异变化,随手便收拾了鼠妖,知道他们肯定是天上的仙人,便赶紧求两人救治葛洪。

    “呵呵,娃娃,我们并不是什么仙人,我们只是茅山修行的修士。”那青袍仙人显然对葛水很是喜爱,和蔼的对他微微一笑,露出一嘴洁白的牙齿。

    葛水也是第一次听到茅山修士,并不知道那是干嘛的,稚嫩的脸上依旧满是仰慕。

    那青袍修士捏住葛洪和慕容廆的脉门略一诊断,便从怀里掏出一个青色的葫芦,又从里面倒出一些五颜六色的丹丸,挑了一下,捏出两颗绿色的给葛洪两人服下。

    葛水目不转睛的望着青袍修士这一系列的动作,神情里满是艳羡。

    “娃娃,你喜欢这葫芦?我就送你如何?”

    那青袍修士见葛水看的入神,眉目含笑的说道,不知为什么,他对这小童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喜爱。

    “咳咳……郭师兄……”那白袍修士显然有点吃惊,俊脸上神色微变,忙咳声提醒。

    “不不不,谢谢仙师,仙师能救治我家哥哥,我已经很感激了。这葫芦如此精致,里面的丸药又能救人,想来定是非常宝贵之物,我怎么能要。”葛水连忙摆手拒绝道。

    “好个灵透的娃娃。”那青袍修士见葛水应对有度,又不贪心,心里边更是喜欢了。

    不多会儿,葛洪和慕容廆就醒了过来。两人除了灰头土脸有些狼狈,均已无大碍,连身上的伤口也平复如初,竟与战前无异了,甚至还觉得精神和体力更胜先前。

    “葛水,你没事吧?那鼠妖呢……这、这两位又是谁?”葛洪一醒来,立马关切的拉着葛水上下查看一遍,见他无恙,这才注意到身边两位飘飘欲仙的修士。

    “哥,多亏这两位仙师,是他们除了鼠妖,还救了你和慕容公子。”葛水见葛洪醒了过来也很是开心,笑眯眯的答道。

    “多谢仙师相救。”葛洪和慕容廆立马俯身下拜。

    “快快起来,不必多礼,救死扶伤、斩妖除魔,本是我们修玄之人分内之事。”那位青袍修士忙将两人扶起,而那位白袍修士依旧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鄙人乃辽东慕容廆,两位上仙救命大恩无以为报,敢问两位上仙尊姓大名,不知两位上仙在何仙山清修,到此有什么公干吗?”那慕容廆生性豁达豪爽,素好结交各路人士,便与那青袍修士攀谈道。

    “呵呵,不值一提,贫道师兄弟两在茅山修行,贫道乃郭四朝,出自茅山紫薇峰,这位是我师弟陆修静,出自天枢峰,我们二人此次乃是奉命西上天山采集雪莲,没想到与几位不期而遇。”那青袍修士谦逊的说道。

    “竟是茅山仙宗的仙师!请恕鄙人眼拙!”那慕容廆惊得附身又是一拜。

    “鄙人对茅山仙宗仰慕已久,可贵仙门踪迹缥缈,一直无缘一会,不想今日竟有幸得窥仙颜。”

    慕容廆知道这海内有四大仙宗,当今天下以茅山仙宗为显宗,门徒最为昌盛。他又见这两人头戴黄冠,知是茅山仙宗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快不必如此,相会即是有缘。不知几位因何到此,被这妖怪追杀啊?”青袍修士郭四朝朗声微笑道。

    “鄙人乃是行商至此,这几位小友,葛水、葛洪和绿珠,却是雍州本地人,因逢雍州边界的羯人造反,烧杀掳掠,这几位都不幸失去了亲人,我们结伴一路流离至此,谁知那同行的巫伯竟是个鼠妖,在此荒山野岭发作,想要吞噬鄙人几个,多亏仙师及时赶到。”

    慕容廆说着又是感激的一行礼。

    “唉,刀兵之祸,胜过妖魔啊。不想几位小友如此年纪,竟要遭此变故……”郭四朝捏须一叹,神情略有些凄恻。

    葛水几个又想到自己亲人的遭遇,一个个低头默然不语。

    “那你们几个,以后打算怎么办呢?”那白袍的陆修静在一旁等得有一些不耐烦了,他本是出世之人,不关心这些人间琐事,想早点结束对话,便直截了当的问道。

    “我们打算去雍州城里避难,这位绿珠姑娘已经和我认作了义妹,我自会照应她,这两位葛家小兄弟和我也是有缘,又共经患难,如有需要,我也自会妥善安置。”慕容廆慷慨的说道。

    “哦,既然如此,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缘再……”

    “仙师且慢,我们不去雍州城了,我们要和两位仙师上茅山修玄学艺!”

    陆修静话还没说完,却听到旁边一个清脆的童声打断他道。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