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再遇巫伯
    葛水几人沿着官道向南行去,一路上,到处都是被烧毁的村庄和遍野的尸体,官道两旁还有羯人的营帐,一些没被屠杀掉的汉人被他们用绳索捆着,成群成群的关在一起,如同牲畜。

    而那些羯人则在军营内饮酒作乐,歌舞达旦。奇怪的是那些凶猛嗜血的怪物旱魃,却死气沉沉的趴在地上,没什么动静。

    很多羯人士兵还强迫汉人妇女供他们y乐强暴,稍有抵抗就直接斩杀,场面残暴,不堪入目。

    葛水兄弟两眼含怒火,悲痛万分的看着这一切。碰到实在太过惨烈的场面,葛洪还会把葛水搂到怀里,不让他看到。

    “你们这么烧杀淫掠,还算是人吗。”葛洪愤慨的对一旁默默无言的石勒说道。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是一场战争。”石勒依旧面无表情,语气淡淡的。“以前你们汉人不是也把我们羯人当做奴隶牲口吗?”

    “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的!我们爹娘,就从来没有伤害过羯人,却都被你们杀了!”葛水忍不住也生气的反驳他道。

    “这是这个时代的错误,没办法。要想有所改变,牺牲都是不可避免的,等我们建立一个全新的世界,所有人都能平等相处,百姓们就能安居乐业了。”

    石勒平静的望了眼远方的中原大地,眼神里满是希冀和自信。

    本来大家不就是在安居乐业吗?是你们挑起了战乱,毁了我们的生活。葛水心里依旧愤懑不平,可他没有把这话说出来。

    “好了,前面再往东走一百里,就是雍州城了,我就不继续送你们了,小仙童,你们保重。”在一处岔路口,石勒停住步子,沉稳的说道。

    葛水两人四处一望,果然前方已不见羯族大军的影子,只有一些人去一空的村庄和一两个没来得及逃跑的老人在废墟里哀嚎。

    虽然葛水兄弟两对羯人依旧是满腔仇恨,可石勒毕竟是救了他们,他们谢过石勒,趁着夜色飞快的超前奔逃起来。

    ……

    葛水兄弟两丝毫不敢停留,沿着官路直跑了一夜。

    等他们又到一处村落废墟时,兄弟两又累又饿,体力已经到了极限。葛水只觉头晕眼花,喉咙里也干得能冒出火来。

    “哥哥……”葛水刚想叫葛洪休息一下,却只觉眼前一黑,一下子倒了下去。

    “葛水!”葛洪看着葛水虚脱在地,嘴唇干裂,面无血色,立时心如刀绞。

    葛水蛇毒刚消,又经历了这么多变故,奔逃一夜,自然体力已无法支撑。

    葛洪虽然也已快到极限,可是见到弟弟晕倒在地,立马心疼的把他背到背上,继续朝前走去。

    “哥哥,你不要背我,我只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我还能走……”葛水无力的呢喃着。

    “你不要说话,有哥在呢,你先休息一下,哥带你上前面的村子里去找点东西吃。”葛洪温柔的安慰道。

    葛水只得趴在葛洪的肩头,沉沉的睡了过去。

    ……

    “有人吗,我弟弟饿生病了,求求您给口吃的。”葛洪背着葛水进到路边的一个村子里,挨家敲门询问,却根本没人回答。

    显然,这村子里的人听到战乱的消息,全都逃难去了。

    葛洪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只得在一口井边舀了点水给葛水解渴。

    就在他快放弃希望之时,却见到村尾的一处院子里有一缕细细的烟火,隐隐还有人说话的声音。

    葛洪喜出望外,赶忙跑了过去。

    果然,只见在一处墙角下,有两个人正在架锅煮粥,其中一个面容精瘦,留着两缕山羊胡子的老头,正是镇上的巫伯!

    还有一个衣着华丽、面容白皙的年轻人,葛洪却不认识。

    葛洪不敢耽搁,立马上前请求道。

    “巫伯,我弟弟饿昏过去了,求求你们给他点粥吃吧。”

    “你们是谁啊,我们自己还不够吃的呢,快走开。”那巫伯头也不抬,厌恶的挥手道。

    “仙师,我是葛洪,我弟弟是葛水啊,求求你了,他真的不行了,求你给他一口吃的吧。”葛洪顾不得许多了,跪在地上哀求道。

    正在昏睡中的葛水,闻到粥食的香味,此时也醒过来了。

    “哥哥,我不要紧,他不给我们就算了,不要求他了。”聪明剔透的葛水马上就明白了眼前的状况,不忍心葛洪为自己低声下气,虚弱地说道。

    “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葛仙童啊……”那巫伯淡漠的冷笑着。

    “仙师啊,这两个小孩也挺可怜的,好不容易从死人堆里逃了出来,就给他们一口吃的吧。看那背着的小娃,似乎真的饿得不行了,啧……长得又是这么俊俏,怪让人怜惜的……”

    那衣着华丽的青年男子举止儒雅,对那巫伯好言说道:“我这里还有些金子,就当替他们出的。”

    葛水听着这男子口音熟悉,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那天在茶馆里见到的那个商人,好像是叫慕容的。

    那青年男子掏出一块金锭给巫伯,巫伯接过金子,这才没好气的说道:“既然慕容公子你这么说,那好吧,就给他们吃点吧。”

    一碗热粥下肚后,葛水才终于恢复了体力,脸色也红润起来。

    那个青年男子问了一下他们的情况,又自我介绍说叫慕容廆,是个四处行脚的商人,前些日子来牛弯镇进货,没想到遇上了这次兵变,逃出来后碰到了这巫伯,便与他一起结伴前行。

    吃过饭后,慕容廆邀请他们一起前行,葛水兄弟两正好没人照应,便答应了。

    那巫伯见葛水好了,阴阳怪气的笑说道:“仙童啊,怎么样,又多亏了本师尊救了你吧,你以后就跟着本师尊,好好服侍我吧。”

    葛水懒得理他,用俊美的眼睛翻了一个白眼。

    那巫伯本来背着一袋粮食和少许行李,此时便厚颜无耻的命令葛洪背着。

    葛洪敢怒不敢言。

    四人重新上路,走了没多远,葛水而建,忽然听到路边一处民房里传来一阵小女孩的哭声。

    “你们听,这宅子里有人在哭。”葛水惊讶的说道。

    “怎么可能,这一看是个大户人家的院子,肯定早都举家搬迁了。”那巫伯不以为然。

    “真的有,我们也听到了。”葛洪和那慕容廆也说道。

    “管他有没有,这个乱世,谁还顾得上谁,少多管闲事了,咱们还是快走吧。这废宅子里,要是是鬼怎么办。”巫伯没好气的说道。

    “怎么可能,光天化日之下。不行,她哭的这么伤心,我们怎么能见死不救。”

    葛水不理那巫伯,固执的走进了院子里,葛洪和慕容廆也赶忙跟了进去。

    那巫伯无奈,也只得跟着他们走进了那宅子里。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