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风吹渭水
    等到葛水迷迷糊糊的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躺在河边上半人多高的蒿草里。

    风吹蒿动,河水流淌。

    “哥,怎么回事?我怎么睡在这了,你把那蛇杀死了吗?怎么不带我回家呢?哥,你哭什么?”

    葛水见到一旁的葛洪正趴在自己膝上泪流满面,一时困惑不解,他想不明白平时这么要强的哥哥,竟然也有哭鼻子的时候。

    “葛水,我们家被人烧了,回不去了。”葛洪双眼红肿,他抹干眼泪,抬起头一脸痛苦的望着葛水。

    “啊?这是怎么回事,爹娘呢?”葛水大吃一惊,房子被烧了,爹娘肯定急死了。

    “死了……都死了!羯人带着怪物杀了进来……把他们都杀死了……”葛洪双手抱头,痛不欲生的嘶吼道。

    “这……这是真的吗……哥,这不会又是你在耍我吧……”葛水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脸色煞白,从草丛里一骨碌爬起来,就要朝外跑去。

    “葛水你干嘛去?快回来!”葛洪怕他干傻事,立马阻止他道。

    “我要回去!我要去找爹娘!”葛水泪流满面的大喊着,朝河堤上跑去。

    “你这个傻瓜!外面都是羯人!你这是去送死!”葛洪顾不得许多了,忙从草丛里飞快的冲了过去,把葛水扑倒在地。

    “你骗人!你骗人!我不管,我要去找娘!”葛水声嘶力竭的大喊着,孱弱的身子在葛洪身下不住挣扎。

    “你冷静!葛水!冷静!”葛洪见葛水神情激动,大喊大叫,怕他招来羯兵,只得狠心一巴掌抽在他脸上。

    葛水白嫩的脸上立时一个鲜明的掌印。

    “爹娘是为救我们牺牲的!她临死前说,要我们好好活着!”泪水无声的从葛洪脸上滑落下来,滴在葛水瘦削的额上。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葛水嘴唇哆嗦,无助的呢喃着。

    他知道不是形势危急,自己这个哥哥是绝对不可能下重手打自己的,看来葛洪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了。

    虽然他家生活并不富裕,可是爹娘对自己两兄弟十分宠爱,一家四口本来过着平淡幸福的生活,没想到,现在这一切居然被残忍的剥夺了。

    爹娘那么善良,不管是街上的乞丐还是流浪过来的羯人、氐人,从不会去欺侮他们,还会热心的招待他们饭食,那些羯人为什么要杀他们!

    葛水虽然心智成熟,但显然一时无法接受这一悲惨的事实。他在葛洪身下瑟瑟抖动着,咬着嘴唇压低声音大哭起来。

    葛洪看着身下瘦弱的弟弟泪流满面,咬着嘴唇无助抽噎的样子,心疼不已。又看到他秀美的脸上还留着鲜红的五个指印,不禁后悔自己下手太重起来。

    “好弟弟,别哭了,你放心,哥哥今后一定会保护好你,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葛洪强迫自己擦干泪水,抱起身下的弟弟。

    葛水大脑一片空白,他控制不住自己抽噎的身子,也控制不住不断涌出的泪水。

    泪眼迷蒙中,他只隐约看到葛洪一脸坚毅的把自己抱到胸口,又走回草丛里。还隐约听到了远处刺耳的喊杀声和妇孺的尖叫声,以及无数房屋被纵火付之一炬的噼啪声……

    风吹蒿动,渭水流淌。

    ……

    葛水兄弟两一直在草丛里蹲到半夜,直到村子里的杀戮声平息了,才敢从草丛里爬出来。

    经过葛洪的安慰,葛水只能接受了眼前的事实。从前的生活再也回不去了,从今后他们兄弟两只能相依为命了。

    葛水默默的想到。

    葛水两人小心翼翼的爬上河堤,四周静悄悄的,空气中还漂浮着浓重的血腥味和房屋、尸体被烧焦的味道。

    那些羯人似乎已经撤退了,可葛水兄弟两不敢冒险。

    “哥,我们朝山里走吧,这有可能会安全点。”葛水擦干眼泪,建议道。他知道虽然山里有野兽,甚至可能还有各种未知的精怪,但是那也比落在那些羯人手中要好。

    葛洪点点头,这虽然冒险,但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得同意葛水的建议。

    兄弟两便沿着河堤朝渡桥走去。只见河堤上也是血迹斑斑,不时散乱着几具浑身是血的尸体。

    葛水看到有村里的邻居,还有一些镇子上逃出来的人们,比如学塾里的冯老先生、绸缎庄的老板……他们一个个神情惊恐,死不瞑目。

    葛水心如刀绞,可是又只能强迫自己向前,处在这样惨无人道的暴行之中,他一个刚刚总角的孩童,又能怎么办呢?

    葛水心情非常沉重,还在思索着目前的处境,却只听到前面带路的葛洪压低嗓音发出一声警告:

    “小心,有人!”

    果然,前面有一队巡逻的羯族士兵正朝渡桥而来。

    葛水来不及多想,忙跟着葛洪就要往河里跑去。

    “是谁?!……小仙童?别怕!我不会伤害你们,那边危险,别往那去!”

    葛水正没命的跑着,听到对方这么说,似乎真的并没有要伤害自己的意思,况且他也知道自己一个小孩,要跑肯定也跑不过,这才停了下来。

    这些凶残的羯人,怎么也会认识自己呢?葛水心里很是奇怪。

    葛洪把葛水护在身后,戒备的怒视着那几个羯人。

    葛水探出头一望,只见领头的羯人身材比旁人还要高达,棕发白肤,深蓝色的眼睛里满是坚毅之色。再仔细一看,脸上还有两道明显的疤痕。

    原来是他!

    “小仙童,你们别怕,你有恩于我,我石勒不是那种恩将仇报的人。”那羯人语调平稳,声音里自有一股威严气度。

    “哥,这就是我和你说过的,差点被人殉的那个羯人。”葛水放下心来,对葛洪说道,葛洪这才放下戒备。

    “你们是想过河逃到山里去?山里野兽多,你们两个小娃娃也活不下来,你们沿着河往下游的雍州城去吧,那里现在还是汉人的地盘。”石勒看穿了葛水兄弟两的打算,替他们谋划道。

    “可一路都是你们羯人,我们怎么出的去!”葛洪愤怒的说道,眼神里还是难消对这些羯人的敌意。

    “我已经向我们可汗进言了,他接受了我的建议,会约束士卒,不会让他们再滥杀无辜了。”石勒眉头微锁的说道。

    “你们羯人的话,如何能信,再说了,就算士兵不杀人,你们还有旱魃那种怪物!”葛洪不客气的怒吼道。

    “哥……”葛水小心的拉了拉葛洪的衣袖,怕他激怒石勒。

    “这样吧,我送你们到营区边界,可保你们一路平安,你们要是信不过我石某,那就算了。”石勒略一思索,对两人说道。

    葛水等没有别的法子,只得接受了他的好意。

    石勒转身对身后的几个羯人吩咐了几句,便带着葛水两上路了。

    风从渭水上吹过,河畔蒿草随风飘舞……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