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旱魃来袭
    好在那面目狰狞的怪物行动笨拙,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虽然恼怒的朝天唳叫着,想要追上来,但葛洪已经甩开他老远了。

    葛洪没时间考虑路上的怪事,他飞快的朝家门跑着,一边焦急的大喊。

    “爹、娘!不好了,出事了!”

    “洪儿!你们总算回来了!你怎么浑身是伤啊,水儿、水儿这是怎么了……”葛洪没想到他母亲张氏已经在门口焦急的等他们回来了,一见他们便担心的问道。

    “娘,都是我不好,弟弟是让毒蛇咬了,昏了过去。”葛洪垂着头,难过地说道。

    “啊?你们又去山上了是不是,我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你弟弟体质很怪……水儿怎么脸色这么苍白,要不要紧……”张氏抚这葛水全无血色的苍白脸庞,心疼的说道。

    “是他非要跟去的……我已经给他敷了点药草,吃了石斛,暂时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但蛇毒还没解掉,娘你快把爹治蛇毒的灵药找出来。”

    葛洪冲进家里,把葛水放床上,心里有点委屈的说道。

    张氏不敢耽搁,忙翻箱倒柜的找出一瓶白色药粉,用水给葛水冲服下。

    葛家是猎户,家中自然有治蛇毒的良药。

    果然,不多时功夫,葛水的面色渐渐地红润了起来,虽然还是昏迷着,但一张秀脸又恢复了生气,显然蛇毒在缓慢的消退。

    “娘,我爹呢?怎么村子外面好像乱糟糟的啊。”葛洪见葛水没有大碍了,这向张氏问道。

    “洪儿啊,你不知道,出大事了!山外那些羯人造反了,带着数千怪物杀到了镇子里,镇子里的守军都逃跑了,听逃回来的老人说,那些怪物都是胡人用妖法驯养出来的旱魃,刀枪不入,十分凶残。你爹没见到你们两,十分着急,已经去镇子里找你们去了。”

    张氏眼角含泪,显然很是担忧。

    “啊?那爹不会有危险吧!”葛洪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也瞬间明白了村口那怪物是什么回事。

    “不止镇上,刚才我们在村口好像也见到了那些旱魃。”

    “天哪,它们要是跑到这来可怎么办,葛水他……”

    张氏吓得面无人色,想要去把门关上,可又想到丈夫还没回来,更加的坐立不安了。

    “孩他妈,关门!快、快把门关上!”就在葛洪母子提心吊胆之时,却听得门外传来一阵声嘶力竭的大喊。

    葛洪忙担忧的朝外一望,只见他父亲葛山和几个村民正飞奔而来,身后跟着几个身材高大、棕发碧眼、拿着武器的羯人士兵,还有一群面目狰狞的旱魃,正紧追不舍。

    “杀光汉人,不要留活口!”那几个羯人狂妄的喊叫着。

    有几个跑的慢的村民,很快就被那些凶残的旱魃赶上,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那些怪物咬断喉管,被啃咬得血肉模糊了。

    他们的惨叫声从喉管的破洞里漏出来,那声音嘶哑怪异,场面惨不忍睹。

    “爹!快跑!”葛洪忙着急的大喊道。

    情况紧急,葛山也管不上其他村民了,不顾一切的朝自家跑来。

    张氏忙开门让葛山进来,又赶紧栓上大门。

    葛山也来不及休息,马上拎起家里的大砍刀,守在门边。

    那几个羯人带着旱魃跑到门外,有点迟疑。

    葛家几人躲在门后惊得瞠目结舌,大气也不敢出,正不知如何应对,只希望那些羯人能带着这些怪物赶快离开。

    可那些凶狠的羯人显然不想放弃。

    只见一个头戴紫冠、身穿法衣,看身份应该是个巫师的羯人举着一串铜铃,朝前一晃。那些凶神恶煞的旱魃就如同得到敕令一般,飞速的朝葛家的大门扑来。

    那些旱魃一个个双目暴突,龇牙咧嘴,腥臭的涎液拖的老长,浑身上下是刀枪不入的僵硬腐肉,看上去十分骇人。

    葛家几人心都提到嗓子口,却只见那些凶狠旱魃刚跑到离门三尺的地方,就纷纷哀嚎着退了回去,如同被一个无形的屏障隔住了一般,再也无法前进半步。

    “这又是怎么回事?”

    葛洪等面面相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虽然他们早就知道自己家的大门古怪,平时虫蚁不入,连蝙蝠、燕子都不肯飞进来,可没想到竟能抵挡鬼怪。

    那几个羯人显然也很是吃惊,唧唧歪歪的用羯语争论了一番,那个羯人巫师才走上前,小心翼翼的伸手在门外试探了一下,这回却并没什么异样。

    那巫师又摇动法器,想催动旱魃再次攻击,可那些旱魃还是像前一次一样,刚一到门口,就惊叫着跳开,仿佛被什么灼烧到了一样,怎么也不敢再进击了。

    “算了,反正就一个男的,我们来好了!他娘的,竟还敢抵抗!”那几个粗犷的羯人士兵见旱魃没了作用,便抽出武器,狂妄的叫着。

    他们试探着越过那无形的屏障,见没什么异样,便抽刀砍起木门来。

    葛家几人早已搬了些重物挡在门口,可如果那几个羯人穷追不放,攻进来只是早晚的问题。

    “孩他妈,你带娃们从后院的地道先跑,快!”葛山见形势危急,果断的对张氏说道。

    牛弯镇位于边陲之地,前代也曾受战乱骚扰过,故而先人们都修有避难的地道。近几十年来,虽然风平浪静,但一到紧急时刻,大家还是会想起这逃命的地道。

    “可是……”张氏满脸是泪,显然无法答应这一安排。

    “快走!我不会有事的!我的身手你还不知道吗?你们在这只会妨碍到我。”葛山深情的望了眼自己的妻子,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张氏无奈,只得含泪抱起床上的葛水,带着葛洪朝后院跑去。

    “葛山,你要保重啊!”

    “爹,你和我们一起走啊!”葛洪也回头大喊道。

    “快走!”

    可是,他父亲的话还没落地,葛洪就听到屋里传来一阵破窗之声,那些羯人显然已经翻窗而入。

    紧接着,又听到屋内传来刀剑的激烈打斗声和他父亲的惨叫声。

    ……

    “父亲!”葛洪声嘶力竭的喊着,泪水夺眶而出。

    而张氏这时却出奇的镇静起来,她顾不上前面屋内的惨剧,麻利的推开挡住地道的一架桶车,含着眼泪、神情坚毅的对葛洪说道。

    “快!好孩子,你快背着你弟弟逃出去。”

    葛洪顾不得擦泪,背起葛水就往半人高的地道里钻去。

    可是葛洪却没见张氏跟进来,这才惊惧的喊道:

    “娘!你呢?你怎么还不进来?!”

    “你带着弟弟先走,记住,你要保护好葛水!”张氏站在洞口,决绝的说道。

    “不!娘,你不要丢下我们!”葛洪撕心裂肺的哭叫道。

    “好孩子,好好活着,保护好你弟弟!”张氏满脸是泪。

    “放下武器,女的只要听话,我们不杀!”葛洪听到那些羯人在狂妄的喊叫着。

    “啊!你们这些畜生,还我夫君来!……”

    “他娘的,臭娘们,活腻了!”

    ……

    葛洪听到洞外传来他母亲拿起武器和羯人拼命的惨叫声,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

    他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凭着本能在阴湿的地道中不断的朝前爬着、爬着……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