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仙童赐福
    葛水则不紧不慢的又走过一个巷子,才来到街尾的一个高耸的庙堂前。

    这显然是牛湾镇的宗教中心,一大早,已经有一群人围在门口等着进香了。

    “这才算是我的主场嘛。”葛水换上一副和他这个年纪很不相称狡黠的表情,避开人群,从庙宇的一个侧门走了进去。

    这庙宇内贴金绘彩、富丽堂皇,好不气派。

    一个面容精瘦,长着两缕长长山羊胡子的精瘦老者端坐在庙堂大厅的蒲团上,正闭目打坐。他穿着宽大花哨的法衣,架在枯瘦的骨架上,看上去十分滑稽。

    “水仙童,来了啊,那咱们赶紧开始吧。”那精瘦老者听到动静,睁开那细长的眼睛,从蒲团上爬了起来。

    “嗯,巫伯早。”

    葛水不露声色的打了个招呼,爬到放着高大神像的神龛前,盘腿坐下。心里却把这见钱眼开的巫伯骂了一万遍:这利欲熏心的老东西,都不会让本仙童休息下。

    那巫伯对此自然毫不知情,他踱着碎步,拿起一件同样花里胡哨的小型法衣丢给葛水,吩咐他赶紧穿上。

    葛水虽然很是鄙夷这个装扮,但还是配合的套了进去。由于有颜值撑着,那怪诞的法衣穿在他身上,倒还真有一股异样的仙气。

    看葛水收拾妥当了,那巫伯才敲响钲板,推开仪门。

    “开坛了、开坛了!各位乡亲父老有什么要求上天卜测庇佑的,有求必应啊!”那巫伯扯着公鸭嗓,拖着长调朝外喊道。

    顿时,候在门外的黑压压的人群如潮水一般涌了进来。

    “让我先来,让我先来……”狂热的人群你推我搡,场面混乱不堪。

    “都别急、都别急,大叫大嚷的,冲撞了神灵你们可担待得起?老规矩,谁给的银子多,谁先上。”巫伯敲了敲钲板,大声宣布道。

    听巫伯如此说,吵吵嚷嚷的人群这才安静下来。

    “诶,都给我让开,我先来。”

    只见一个浑身锦缎、脑满肥肠的中年男子粗鲁的拨开人群,在功德箱里丢上一块金锭后,把怀里抱着的一个肥头大耳的婴儿举到葛水面前。

    “葛仙童啊,我孙儿今儿刚满月,还望你给他赐赐福,好沾沾你的仙气。”那中年男子满脸堆笑,谄媚地说道。

    葛水知道,这人是镇上布庄的老板,家财万贯,这样的人不骗白不骗。便扬起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两手高举,装模作样的比划了几下,伸出中指点到那胖嘟嘟的婴儿额上。

    而一旁的巫伯,也适时的燃起一堆香火,弄出些五颜六色的烟雾。

    “仙官赐福,不出意外的话,你这孩子将长命百岁。”

    葛水努力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就在嘀咕:我可没撒谎,出了意外的话,可就怨不得我了。

    “啊!太好了、太好了!真是感谢仙童,啊……当然,还有仙师。”

    那富商抱着孙子,心满意足的离去了,显然对这一切毫不起疑。

    “咳咳,仙童,我是来请求神示的。我家老爹昨儿仙逝了,我要挑两个奴婢殉葬,烦请仙童开开仙眼,帮我审视一下,也不知这几个昆仑奴哪个福分最高,能够供我那老太爷在仙界驱使。”

    第二个上来的人穿着精心裁制的孝服,深情哀泣,将一块银子扔在了功德箱里。

    “我家老太爷劳苦功高,一辈子积德行善,在那边若没几个得力的人服侍,我们这些做儿子的心里难受啊……”

    葛水诧异的一望,果然见他手里握着一把铁链,铁链的另一头拴着的几个昆仑奴,赤身**、仅用几块破布遮羞,正瑟瑟缩缩的跪在大殿外。

    葛水不由得眉头微皱。他知道这“孝子”是镇上有名的士绅杨度,在当地颇有权势,还有些学问,算是个士族。他想不到这腐儒竟然这么愚昧,还想用活人殉葬。

    可他也知道这土豪轻易得罪不得,只得不露声色跟着那士绅来到殿外,两手掐指抵住眼睛,有模有样的用“天眼”观察起来。

    葛水看到,这些所谓的“昆仑奴”其实都是些被贩卖到此地的羯人,一个个棕发蓝眼,高鼻梁、白皮肤,形貌怪异。

    他们早已赤身**在殿外的日头下暴晒了半天,一个个口干舌燥、垂头丧气的。

    葛水听镇子上的人说过,这些胡人民族来自遥远的西方,因为仰慕汉地的文化和富庶,渐渐地往中原迁徙,朝廷想用他们来充实边塞,繁蓄人口,允许他们在边境定居下来。

    渐渐地,这些胡人就和汉民混居起来,有头有脸的胡人甚至还能为官做宰,带兵打仗,但底层的胡人地位十分低下,他们不懂礼教,不尊王法,在士族眼中连猪狗都不如。只是因为他们长得十分的高大,而且体格健壮,力大无比,富人们常买来当奴隶使唤。

    在这牛弯镇上,羯人至少就占了两成,周围的村寨里,还有一些匈奴人、羌人、氐人,故而葛水也就见怪不怪了。

    “抬起头来,你们这些傻畜生,让仙童好好看看。”那杨度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根鞭子,朝那几个跪伏在地的羯人狠狠的抽着。

    随着几声清脆的抽击声,那几个羯人的背上立时皮开肉绽,出现几道血口子,他们哀嚎连连,不得不赶紧抬起布满汗水和泪水的脸来。

    “这几个昆仑奴体质都还不错啊,杨员外你还真是好孝心。”那巫伯眯缝着眼睛,在一旁若无其事的拍着马屁。

    葛水强忍着自己心头的不快。

    他看到那些羯人有的满脸哀求,有的惊惧不已,有的眼神空洞,只剩深深的绝望。

    独有一个脸上有两道刀疤的魁梧汉子桀骜不驯的抬着头,对着他怒目而视,深蓝色的双眼几欲喷出火来,其他羯人都围聚在他四周,似乎他是这伙“昆仑奴”的头领。

    “死畜生,你还敢瞪仙童!”那杨员外抬手又是几鞭子。

    葛水赶紧挥手制止他。

    “员外,这些昆仑奴虽然体格还行,但是据我刚才开天眼观察,全都没有什么仙缘,没福气跟着老太爷上仙界,我劝您还是不要拿他们来殉葬了,否则埋下去也只是徒增些怨气。”

    “可是,这样的话,就没法给我家老太爷殉葬了啊,朝廷有明令,又不能用汉人……”那杨度满脸哀戚,难过的说道。

    “员外,您看这样,我建议您烧几个陶俑,这样反而更能通灵,您看秦始皇不是用的都是人俑嘛,这是天意。这些昆仑奴嘛,你可以让他们去给老太爷守墓,这样岂不是能两全其美?”葛水转着水灵的大眼睛,建议道。

    “好吧,既然仙童如此说,那也只能只能这样了……”那杨员外似乎有些不太满意,可也无法辩驳,只得丢下钱银拉着那一帮昆仑奴走了。

    ……

    接下来的大多是一些穷苦的农户了。

    “仙童,我家的一头牛找不着了。”一个给雇主家放牧的青年丢下一点碎银子,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你沿着河,往下游水草茂盛的河湾找去。”

    “仙童啊,请卜测一下,明后几天的天气怎么样啊,会不会有雨啊,我想下秋麦种,又怕没雨水不能发芽。”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农夫丢下几枚铜币,关切的询问。

    “老伯,明天就要开始变天了,后天会有雨,你放心下种吧。”葛水抬头望了望闷热的日光,笃定的回道。

    “葛仙童,俺这眼睛里长了个疔子,痛得我天天流泪,求求仙童施法帮我摘了吧。”一个头发花白、浑身破烂的老妪匍匐在地,掏了半天却没找到半枚铜币,着急不已。

    “你这老乞婆,跑到本仙这打秋风来了呢。”巫伯说着,就要赶她出去。

    “仙师,神灵都有积德行善之愿,你看这婆婆多可怜,再说,大家可都在看着呢。”葛水忙拉住他那宽大的衣袖,仰起水汪汪的眼睛,一脸无辜的望着他,让人无法拒绝。

    “是啊,帮帮她吧,你看多可怜。”围观的人群也起哄道。

    “唉,你啊,总喜欢多管闲事。”

    众目睽睽之下,那巫伯无奈。只得拿出一柄小刀,用烧酒消过毒,替那老妪切开疔子,挤掉脓水。

    葛水从那巫伯药箱里掏出些药材给她敷上,嘟着小嘴,对着她眼睛轻轻吹了三口气,又念诵几句咒语。

    “好了,婆婆,这个疔子已经被仙师摘掉了。”葛水稚嫩的声音里很是满足。

    “哎呀,真是一点不疼了,葛仙童你真是救苦救难的菩萨转世啊,真是太感谢了。”那老妪眯缝着眼睛,激动的望着葛水俊美无瑕的面孔,说着就要下拜。

    “婆婆快别多礼。”葛水忙扶起她,送了出去。

    “太神了,真是太神了!”

    “是啊,我亲眼见得,吹一口气,那恶疾就好了!”

    “真是仙童转世啊!”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赞叹之语。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