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乌飞兔走
    “还是这样好,背负这一切上路,只会害了你。”陆机望着自己手中已安然入睡的婴儿,禁不住伸手抚了抚他甜美的脸蛋。

    “好好睡吧,我这就去给你找个好人家。”

    陆机说着,脚尖轻点,抱起那婴儿腾空而起。而那把青光闪烁的长剑,也如同有感应一般,瞬间出现在他的脚下。

    “去吧,鳞影!”

    陆机用脚尖轻点了一下剑身,那长剑竟如同有灵性一般,发出一声低沉的轻吟,载着陆机在空中转了个弯,飞速的朝北而去。

    两人一剑化作一团白光,在空中风驰电掣。

    等到再次落地时,已出现在一条大河的堤岸上。

    山雨欲来,大风从水面上刮过,河水浩浩汤汤。

    陆机举目一望,只见不远处有一小屋,那小屋老旧破败,在夏季的飓风中咯吱作响。

    “真的是这吗?”

    陆机剑眉微皱,不禁有点迟疑,可他毕竟还是相信家传名剑的选择,悄无声息的朝那小屋走了过去。

    屋内亮着微弱的灯火。

    陆机舔破窗纸往内一望,只见一个农妇扑倒在床上掩面哀泣,旁边站着一对父子,正不断小声的安慰她。

    “孩子他娘,快别伤心了,是二娃没这个命啊……唉,都怪我穷,怪我没用,我要是能把镇上最好的大夫求过来,娃儿也许就能救活了……苍天啊……”

    那站着的男子身材魁梧,此时也是满眼含泪,无助的轻抚着床上哀痛欲绝的妻子。

    “妈妈,妈妈你别哭了,弟弟只是睡着了,等他醒来,我把所有的好吃的和玩具都让给他好不好。”那站在一旁的小男孩才两三岁,生得虎头虎脑的样子,不住的摇晃着那农妇的手臂。

    陆机只略一瞧,便知这小孩筋骨绝佳,是块不错的璞料。

    再凝神定睛一看,却不禁惊得瞠目后退一步。

    “难怪、难怪鳞影选择了这里……竟有这么强的灵慧。”陆机喃喃自语道。

    陆机似乎下定了决心,他身影翻飞,围着小屋以奇异的步法踏行一周,布下一个阵法,然后把那婴儿小心翼翼的放在那小屋门前。

    这才拔下头上的玉钗,朝婴儿柔弱的手指一点。

    “哇啊!……”

    一声尖锐的婴儿啼哭声霎时划破夜空。

    “谁?谁在外面?”只听得那屋内的男子警觉的发问道。

    “是哭声……是哭声!是宝宝的回来了吗?快,葛山,你快去看看……”那农妇一个骨碌爬了起来。

    “孩她妈,是一个白玉一般的婴儿!”男子的声音里既有诧异,又有激动。

    “是弟弟,弟弟回来了!”那小男孩欢呼雀跃着。

    而陆机则微笑的看着这一切,白色的身影在半空中一晃而过。

    “我也算是仁至义尽,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

    ……

    乌飞兔走,春秋代序。

    弹指一挥间,又是数载光阴。

    奔腾的渭水沿着岐山拐了一个大弯,竟又折向西而去。

    隐匿在河湾中的羊嘴镇,此时正迎着初升的太阳苏醒过来。

    小镇旁的村道上,一对孩童正在追逐。

    “哥哥,哥哥,等等我!”

    一个梳着双髻的清秀小童深一脚、浅一脚的跑在田埂上,抓住前面飞奔的水牛尾巴,极力想要爬上去。

    两旁的麦田里,几只鹭鸶被惊起,高声唳叫着,振翅飞向青天。葱郁的麦秸下,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生灵正穿梭而过,扰起一层层柔和的麦浪。

    “哈哈,葛水你来追我啊,你可要小心,掉进这水田里,把你那粉嘟嘟的俊脸糊上泥,再把新衣服弄脏了,看阿妈还偏不偏着你了。”

    骑在牛背上的是一个约莫**岁的少年,生得虎头虎脑的,门牙还缺了一颗,容貌比他那牛尾巴后的弟弟可是差了不知道多少。

    “葛洪!你又欺负葛水是不是,仔细你的皮!还不好好带上你弟弟!”

    只听得远处农舍里,一个中年农妇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凶悍的吼道。

    “诶,知道了,妈,你总是向着弟弟!”葛洪做了个鬼脸,把手向后一伸。

    “上来吧,长得好看就是没有天理,谁都偏着你!”

    “嘻嘻……”葛水抓过哥哥的手,露出纯洁无瑕的微笑,兴奋的翻了上去。

    ……

    葛水虽然年幼,才五六岁的样子,可是却生得十分出挑,粉面朱唇,肤白胜雪,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纤尘不染,似乎还带着一股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聪颖灵气。

    因为有着绝美的面容,牛弯镇无论男女老幼,都格外的喜欢他。

    连镇中心那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见到葛水,也都会亲切的停下来摸摸他的脸,逗他一逗。

    这镇子位于边陲之地,居民大多是老实巴交的农户,没见过什么世面,都纷纷传说说他是仙童下凡,不然怎么长得这么好看,还天生的带着一股灵气,连天上的飞鸟,水里的游鱼,不通人言的牲畜,见到葛水都要亲近的凑过去。

    葛家夫妇世代是佃农,本来没什么地位,因为葛水的缘故,现在居然都会被人高看一眼,自然对葛水更是溺爱。

    ……

    葛水聪明灵透,他自己对这一切自然也是心知肚明。

    他虽然年幼,却不知为什么,有着一颗早熟的心智。

    虽然太过年幼的事情记不太清,可是自打一记事起,他就仿佛开了灵窍一般,天生的懂得许多事情。甚至脑子里常常还会出现些稀奇古怪的理论和画面,仿佛前世的记忆一般。

    故而他对许多事情都看得分外清明,也有着远超于这些普通村名的见识。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还真有可能是某个仙童转世。

    自然,他也十分清楚,此刻坐在自己前面的,这个憨厚倔气的哥哥,虽然傲娇,又会吃醋,可是对自己却是真心爱护。

    牛弯镇哪个顽皮的小孩要是敢欺负葛水,他一定会拼了命的要将对方揍得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故而刚才虽被戏弄,葛水一上牛背,还是亲密的抱着他前面的葛洪,美滋滋的朝镇子里走去。

    “葛水,你别粘我那么紧,热都热死了。”葛洪用肘推了推葛水,嫌弃的嚷道。

    “嘻嘻,哥哥,我不抓紧你,掉下去可怎么办……”

    ……

    葛家兄弟你推我搡的进了牛湾镇。

    “小仙童,今儿这么早就来了啊。”

    “水仙童,又长个子了啊。”

    “葛仙童,我待会去祠堂里找你给我家新生的小孙子赐福哈。”

    “仙童,我们家的鸡又丢了,待会还是要请你帮着算算啊。”

    看到葛家兄弟两,路上的农夫商户纷纷驻足问好,神情很是恭敬喜爱。

    葛洪知道这都是沾他那宝贝弟弟的光,故而板着个脸爱答不理的。

    葛水则一个个笑眯眯的招呼回礼。

    “葛水啊,你快六岁了吧,是不是到了该进学的年纪了?回家告诉你爸妈,你来上学啊,我的师礼只收一半。”

    连站在学塾门外胡子花白的冯老先生,也满脸含笑的上来抚了抚葛水圆溜溜的脑袋。

    “先生好。”葛洪将水牛拴好,恭敬的一行礼。

    “冯先生,我妈说了,等明年收了麦子,才让我来随先生进学呢。再说先生你都进了这么多年学了,朝廷什么时候召你去做官啊。”葛水扬起头,带着一脸无邪的微笑。

    “你……你……真是孺子不可教也,玉不琢,不成器,你不学圣人之言,整天和那些人学些什么装神弄鬼的东西,长得再好看,将来长大了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冯先生气得胡子微翘,转身踱进了学塾。

    且,老腐儒。葛水脸上依旧是笑眯眯的,可心里却早就在不屑的鄙视了一番。

    就这破学校里教的这些之乎者也,无聊透顶了。他前面随葛洪旁听了几次课,早就知道了个大概,说来说去,还不是那些子曰诗云、神神叨叨的东西,他葛仙童还用得着专门来学?

    “你这个皮孩子,快去吧,完事了记得来找我。”葛洪宠溺的朝葛水吐了吐舌头,转身跟着先生进了学塾。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