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妖星降世
    “我顶你个心肝脾胃肾啊!”

    洛阳城外荒无人烟的丛林里,一个背在婢女背上的婴儿龇牙咧嘴,努力挥动肉呼呼的小手,想要发出对这个草蛋世界的愤怒控诉。

    可他努力半天,却什么也话语也说不出来,只能发出一些咿咿呀呀的声音,无奈下只得扯开嗓子大哭起来。

    “哦唷,少爷不哭、不哭……是不是肚肚饿了?你等着,雁儿这就给你找吃的去。”

    听到婴儿啼哭,那婢女立刻将他从背上抱了下来,拨开树丛往山下走去。

    “乖哦,少爷不哭,你看看,把这么好看的脸都给哭花了,他们说少爷是妖星转世,雁儿才不信,妖精哪有这么好看的,少爷一定是仙童转世。”

    “来,乖乖不哭了,让雁儿亲亲。”那婢女自言自语的说着,就要俯下身子来亲怀里的婴儿。

    “哇啊!……”

    看着一张又老又丑,面容枯槁的脸凑上来要亲自己,婴儿赶忙扭头躲避,哭得更大声了。

    他在脑子里极力思索着自己的目前的处境以及脱身之法,可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模模糊糊的,他记得自己本来好像是一个叫王耀还是王荣的高材生,在某x京大学的天文系读研,被无良的老板当科研民工压榨。

    本来还想着熬到毕业就能咸鱼翻身了,谁知恰逢百年一遇的“荧惑守心”天文奇观,被老板吩咐去野外追踪。

    于是他独自一人扛着几十斤重的天文器械,半夜在门头沟外的深山老林里徒步观测,正好被一颗分离出来的小陨石击中,不省人事。

    更草蛋的是,他的神识却似乎并没有消失,而是借着彗星产生的特殊引力波,出现在了两千年前另一场“荧惑守心”的场景里,他也搞不清楚自己这是穿越还是轮回转世了。

    总之莫名其妙的,他就出现在了公元286年的这个世界上。

    更为诡异的是,他发现这和自己熟悉的魏晋南北朝历史似乎还有点不太一样,这个世界上似乎还有妖精存在?!

    当他在王氏肚子里,还是一颗受精卵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一可悲的事实。

    他本来想着在里面憋着不出去,是不是还有可能穿越回去。

    可是他足足憋了十二个月,却发现并没有什么卵用,反而招惹了一堆的妖异之物,直到听到卫恒要狠心弑子了,这才吓得赶紧运劲,要从王氏子宫里爬出去。

    好在老天总算还有点良心,给了托生后的他一张俊俏的脸蛋作为补偿。

    这让作为理工科猥琐男的他,心里多少有点安慰。

    他托生后的五官比例非常完美,面容简直像是造物主按照黄金分割定律精确的雕琢而成。

    他已足足在娘胎里十二月,比那些寻常十月怀胎生下来的、黝黑如同猿猴一般的婴儿大自然不一样。

    刚一落地,就受到众人的万般爱怜。

    也正是这张美如天人的脸,才让好不容易鼓起杀意的卫恒软下心来。

    “管他什么妖星降世,得子若何,夫复何求。”

    卫恒感叹一声,下定决心,不管这孩子将带来什么样的灾厄,也要让他活下来。

    ……

    “那里是我的老家,胡汉杂处,民风淳朴,连朝廷的法度也很难管到,绝对是最安全的地方。婢子现在已经是这副模样了,无法再服侍老爷和夫人,可我必须报答老爷夫人的救命之恩,就让我在边疆好好抚养公子长大成人吧。”

    那个刚刚恢复体力的婢女雁儿跪在地上,言辞恳切。

    不管王氏多么的不舍,卫恒等还是接受了这个提议。

    ……

    于是,在那侥幸捡回性命的侍女雁儿的自告奋勇下,“王耀”被她背在背上,出现在前往天水郡的山路上。

    一个刻有篆体“玠”字的玉佩围在他的脖子上,这是临走时,哭得肝肠寸断的王氏亲手系上去的。

    这似乎是卫恒给他取的名字,寓意如美玉一样,拥有美好的品质。

    卫玠、卫玠,神识还是王耀的婴儿对这个名字有些许印象,好像是魏晋时的一个美男,可是对他的具体事迹和人生经历,却知之甚少。

    ……

    “公子,太好了,终于找到人烟了。”

    王耀的意识还在神游,却只听得雁儿气喘吁吁的,终于带着他走出了那片山林,来到山谷里一处小村庄前。

    “老人家,请问这村子里有正在哺乳的阿妈吗?我这宝宝实在饿得不行了,要讨一口奶喝。”

    雁儿向村口的一名老者打听,那老者指给了她一个方向。

    雁儿抱着他穿过村子,终于在另一头找到了一位憨厚的农妇,这胖胖的农妇十分慷慨,立马就解开衣襟让饥渴的王耀饱餐起来。

    “这位大娘,看你这穿着,不似穷苦人家的,怎么抱着这小宝宝上俺们这穷乡僻壤来了。你莫不是个人贩子吧?”

    那农妇摸着王耀肉呼呼的俊美脸蛋正爱不释手,忽然疑惑的朝雁儿问道。

    “老妹啊,你有所不知啊,这娃娃乃是我的孙儿,我们那闹瘟疫,他爹妈全死了,没办法,我只好拖着这把老骨头带他回老家去投奔亲戚。”

    雁儿显然先前已吃过教训,编了一套话,尴尬的答道。

    “噗……”听到雁儿这话,王耀一口奶差点喷了出来。

    这个贱婢,竟敢占本少便宜,还诅咒我的父母。

    王耀想要抗议,可又舍不得吐出香甜的奶汁,只得哼唧几声,更加用力的吮吸起来。

    “哎呀,真是可怜,你看这小家伙,都饿坏了。”那农妇并没有多起疑心,反而很同情他们的遭遇,又拿出一些饭食招待雁儿。

    ……

    两人饱餐一顿后,日影已经西斜了。

    雁儿想要继续上路,问清道路方向后,便与那善良的村妇作辞。

    村妇舍不得怀里可爱的婴儿,一直恋恋不舍的抱着他送到村头。

    “大娘啊,前面山路不好走,时辰也不早了,今天你们未必能翻得过去,要不你们还是先在俺们家住一晚,明儿再上路吧,最近山里边不太平啊!”那农妇挽留道。

    “大妹子,多谢好意了,趁着现在天气好,我们得尽量多赶路,等梅雨来了,可就是寸步难行了。”雁儿婉拒了那农妇的好意。

    王耀心想这雁儿倒也聪明,知道只有尽快离洛阳越远才越安全,否则要是被朝廷发觉异样,派人追杀上来,那就前功尽弃了。

    只是那农妇说这山里不安宁,让他隐隐有不祥之感。

    ……

    于是,雁儿背着王耀继续穿林度水,朝着更深的山林里走去。

    只见一棵棵古木拔地而起,遮天蔽日,山路也变得越来越荒芜。

    王耀没有任何行动能力,感官便变得十分敏锐。

    他听到四周传来各种鸟兽的鸣叫,黑黢黢的林子里还有些异样的响动,他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暗处注视着他们。

    可那神经大条的雁儿却一点也没察觉,依旧乐呵呵的哼着小调,茫然不觉的朝前走着。

    难怪这丫头会被妖怪附身,这心也太大了。

    天色越来越暗,两旁的林木却越来越密,甚至连那曲折的山路也渐渐被草木遮蔽,几乎无处下脚。

    怎么转了半天还在这山里,这丫头不会迷路了吧?

    王耀这么想着,刚想哭几声以示不满。

    忽然间,他却听到身后的灌木林里窸窣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轻轻踩在落叶上的声音。

    果然有什么东西跟上来了。

    王耀心里一阵发毛,赶忙扭动身子想要警告雁儿。

    “哇啊……”

    这是他目前能发出的唯一示警声了。

    “哦唷,少爷怎么了,是不是害怕了?别怕别怕,雁儿这就能带你走出去。”那傻乎乎的雁儿拍了拍背上的婴儿,擦了把汗,走的更快了。

    后面的窸窣声越来越近了。

    借着树隙的微光,王耀这回看清了,真的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跟在他们身后。

    那东西浑身发黑,长者长长的毛发,看不清面容。大概有两三米高,行动却十分敏捷,走在地上悄无声息的,如果是埋头赶路的人,可能根本发觉不到。

    “哇哇哇……哇啊……”

    王耀大叫着挥动手脚,想要引起雁儿的注意。可是却只引得迷路雁儿更加的心烦意乱,压根没有发现身后的动静。

    就在这时,一只乌黑的手爪已经伸上来,一把抓住了王耀裹身的襁褓。

    那手爪长着长长的指甲,尖端甚至已经穿透襁褓扎到了王耀的嫩肉上。

    “哇啊!……”王耀本能的发出了他所能发出的最大喊叫。

    雁儿这回终于发现了异样,她见有人好像在扯背上的婴儿,忙紧紧攥住襁褓,回身一看。

    “啊!鬼啊!”雁儿看到这么个乌黑庞大而又面目挣的家伙,惊得大叫一声。她下意识的用力一踹,把它踹到旁边的树丛里,抱起王耀夺路而逃。

    那东西显然没想到这瘦小的老妇有这么大的力道,从树丛里爬起来愣了一下,马上又飞快的追了上来。

    王耀心想这回完了,在这深山老林,被这么个怪物缠上,哪还有机会脱身。

    雁儿却似乎还没有放弃希望,慌不择路的狂奔不已,甚至将身后的怪物甩开了不少。

    连王耀都不得不惊叹,人在危机时的求生欲真是能激发无限的潜力。

    可就在王耀以为能顺利甩掉身后的怪物,还有活命的机会时,却只听得前方嗖嗖两声。

    有什么东西飞快的俯冲而过。

    “啊!……”

    几乎是在一瞬间,只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婢女雁儿的头颅竟直接飞了出去……

    血花四溅!

    王耀只觉双腿一紧,一股热流从两股间溢出。

    可那雁儿心中毕竟还有执念,临死前奋力将王耀往后一抛。

    王耀柔弱无力的身躯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雁儿那无头的身躯晃了晃,虚弱的倒了下去。

    她的头颅滚落一边,自然是死不瞑目的。

    王耀眼角湿润,这回是真哭了。他想起这一个多月来,是这个瘦弱的婢女跋山涉水,乞食讨水,一路呵护着自己。

    就在他痛苦的闭上双眼,以为自己马上也要完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被什么东西接住了。

    他睁眼一看,原来是后面紧追不舍的那个黑色“怪物”。

    那东西却并没有要伤害王耀的意思,而是赶紧将王耀藏在了身后。

    借着月光,王耀这回看清了,原来并不是什么鬼怪,而是一只身形高大的猿猴。

    难道伤害雁儿的并不是这只猿猴,而是别的怪物?

    王耀觉得更加的可怖了。

    就在王耀惊惧间,只见那那猿猴以手击胸,朝着前方愤怒的吼叫一声,神情很是戒备。

    “哼哼,区区一只山猿,也想来夺我的食饵?”

    前方的树林里传来传来一声阴郁的冷笑,声调很是诡异。

    一双发着幽光的红色眸子出现在黑暗中。

    慢慢的,那东西的身形才显露出来。

    只见它身形比那猿猴没大多少,可是浑身布满鳞片,头生无数树枝般的枯角,毛发凌乱,面目狰狞。

    那怪物抓起地上雁儿的尸体咬了一口又丢到一边。

    “这女人已经被吸食过了,没什么滋味,这小娃娃倒是十分诱人。我已经垂涎很久了,怎么,你这么个不入流的山猿,也想来抢夺?”

    那怪物瓮声瓮气的嘲笑着,张嘴露出尖锐的獠牙,一条猩红的舌头扭来扭去,不时还有涎液滴落下来。

    王耀吓得一动不动,虽然他已经接受这个世界有妖精存在的事实,但是第一次直接面对这么恐怖的怪物,还是被吓得几欲昏过去。

    “吼!”那猿猴并不示弱,愤怒的嚎叫一声,拔起身边的一棵小树挥舞着冲了上去。

    “哼哼,自寻死路。”

    ……

    王耀急得无可奈何,努力挪动自己的身子,想要趁着着两只怪物斗狠的时机逃离这里,却发现现在自己的身体完全使不上力,挣扎了半天,却根本没有移动半步。

    眼见那猿猴根本敌不过怪物,交手没几回合便被那怪物揪起来摔在地上,哀鸣不已,显然已受了重伤。

    王耀心想,那猿猴前面所做的一切可能是想要阻止他们继续往走,可惜他和雁儿都没领会到。现在看来,是自己连累了那只猿猴。

    不过王耀也没什么机会为猿猴惋惜了。他见到那只怪物重伤猿猴后,显然对它并不感兴趣,而是径直朝王耀走了过来。

    “真是不自量力,耽误我的时间……啧啧,终于可以好好享用这小家伙了,真是好充沛的灵力……”

    怎么办、怎么办……王耀吓得放声啼哭,可是他却绝望的发现自己对眼前的状况完全无计可施。

    咻——

    就在王耀万念俱灰,以为在劫难逃之时,只听得上空传来一阵清越的破空之声。

    “大胆山魈,休得伤人!”

    一个疏朗的男子声音隔空传来。

    紧接着,只见白光一闪,一个衣袂飘飘的青年儒士驭剑从天而降。

    王耀心想,莫不又是他吧?

    果然,来者一袭白色道袍,衣袂当风,神貌清朗,正是那雪夜除妖的名士陆机。

    那怪物见陆机气势不凡,知道是个狠角色,想先下手为强,便身形一晃,径直朝地上无力抵抗的王耀飞扑而去。

    叮!——

    电光火石之间,王耀甚至都没看清陆机什么时候出的手,就见到那个飘逸的白色身影已经出现在自己上空。

    一柄寒光四溢的长剑正准确的抵住了那怪物数寸长的利爪,发出一声类似金属碰撞的金石之声。

    “找死!”

    陆机一声冷喝。

    等到王耀反应过来时,那柄寒气逼人的长剑已经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插入那怪物的心脏,又从它的血盆大口中穿刺而出。

    “区区一只山魈,也敢兴妖作乱。”陆机的声音平静,不带任何感情。

    刹那间,那山魈已被剑气贯穿,从内往外炸裂开来。

    那一旁受伤的猿猴看到这一切,吓得惊叫而逃。

    陆机也不理会,他收剑入鞘,抱起地上惊得目瞪口呆的王耀。

    “真是个俊美的孩子,巨山兄啊,你究竟还是犯下了大错啊。我说怎么这星曜之气又出现在了临潼地界……”

    “我已是不忠之人,不能再对友人不义。”

    陆机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忽然,他两手感受到了王耀股间的湿意,不禁俊眉一皱。

    “你还真是个天生的招妖体质啊,你也受了不小的惊吓吧,这本不是你该承受的。”陆机神色凝重的望着手中的目光深邃的婴儿。

    王耀不知道他这话是不是对自己说的,可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只听得陆机朱唇微抿,念了一句咒语:

    “从前种种,梦幻泡影。”

    接着,王耀见他捏了一个手诀,伸指往自己天灵盖一点……

    顿时,一股万籁俱寂、清灵澄澈的感觉传遍王耀的大脑,如同触电一般,他只觉眼前一片金光,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