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荧惑守心
    听得陆机之言,卫恒夫妇仍是满腹愁云。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此刻只怕已是酉时末了吧,就请士衡兄赶紧随我上寒宅除妖吧。”

    卫恒抬头看了眼天色,有点着急的说道。

    “好,请巨山兄速速收拾下,我们这就出发。”

    陆机整顿衣襟,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样子。

    众人也来不及收拾,忙下山来至临川别院,让庄园管家匆匆准备了车驾。

    “沐芸,此行可能会有危险,你就在临川别院静候消息吧。”卫恒担忧的对王氏说道。

    “不行,奴家怎么都不放心,况且那丫头本是我的人,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一定要去。”王氏担惊受怕这么多日,眼看就要有结果了,哪能忍得住不去亲眼目睹一下。

    卫恒拗她不过,只得扶她到牛车上,安排妥帖老婢随行。

    一切妥当后,车夫催动大车,一行人便朝洛水上游的洛阳城中赶去。

    说来也怪,平日里慢慢吞吞的牛车,今日在这漫天风雪中,竟如风驰电掣一般,疾行如飞。

    ……

    只是车驾里的卫恒等人,并没有发现太多异样。

    “士衡先生,方才听你所言,难道这世间难道真有妖怪吗?”王氏胆小,在车上百无聊赖,便借言向陆机询问道。

    “嫂夫人此言何意?天地之间,既有阴阳二道,自有正邪二气,此乃自然之理也。正气清明灵秀,合乎天下大道、充溢世间,惠及人灵;而邪气残忍乖僻,有悖天伦,不能显形于光天化日之下,只能潜藏于深沟大壑,偶因风荡水摧,才有一星半点泄露出来,或触及草木,或感发鸟兽。每逢太平盛世,正气充盈,一切邪祟自然无处遁形;而及至乱世,正气衰弱,邪气滋生,草木鸟兽则必定要成妖作怪,祸害人间。”

    陆机依旧面目含笑,语气却十分严肃。

    “可是,当今圣上体下爱民,朝堂内外法度森严,百姓安居乐业,明明是太平盛世之象,怎么也有妖物出来作祟呢?”

    王氏秀眉微蹙,依旧不得其解。

    “这个……”博学如同陆机者,一时也难免语塞。

    “阴阳生克,物极必反,世间之理,哪有这么绝对的。夫人你就不要深究了……”卫恒似乎若有所思,忙替陆机解围道。

    几人正谈论着,却听得咯吱一声,这牛车突然毫无征兆的停下了。

    难道这么快就到了?

    就在众人疑虑间,只见赶车的车夫已急匆匆的来至车尾,颤声禀道:

    “报告大人,我们已进了洛阳东门,前方两里处就是大人宅院。可是这驾车的黄牛不知为啥不动了,任凭俺怎么驱赶,再也不肯上前半步……”

    卫恒夫妇面面相觑,不知又发生了什么变故。

    “二位莫急,依小生之见,牛是最有灵性的牲畜,这老黄牛畏惧不前,是因为看到了前方的煞气,我自有方法解决。”

    陆机掀开帷幕略一观察,回身对卫恒等人说道。

    “士衡兄既有良策,请速速说来。”卫恒等焦急的说道。

    “只需一尺红布,蒙住牛的眼睛,此事便可迎刃而解了。”陆机胸有成竹。

    “可是……这牛车之上,到哪里去寻红布尺头呢?”卫恒在几位女眷身上探寻一番,却都没有身着大红衣服的。

    见众人搜寻良久,王氏的贴身老婢这才不好意思的说:

    “大人,那个……老奴今日命犯太岁,正好穿着大红的中衣……”

    “嬷嬷既有,何不早说。”

    “这个……”

    王氏等如释重负,忙帮她撕下一条红布,交于车夫。

    不多久,果听得车夫一声哟呵,牛车又重新行动起来。

    ……

    终于到了卫宅门口。

    留守的家丁得知卫恒返家,已经执火在门外等候。

    从门外望去,只见卫府重檐高耸,花木葱郁,有世家气象。

    只是府中一片昏暗、四处寂无人声,让人隐隐有不祥之感。

    这宅院是卫恒成婚后,从卫府老宅分离出来的,院子虽然不大,但是花园池阁,一应俱全,很是雅致。

    卫恒夫妇新婚燕尔,琴瑟和睦,两人待下人又十分宽厚,小院里的生活本来过得恬淡安然。

    直到一年前,家宅中的下人开始声称有各种怪事发生,有的说庭中花木无风自动,有说库中的用具已成精怪。

    一个个都说的活灵活现。

    卫恒和王氏多次训斥,不许下人胡说八道,可流言却屡禁不止,闹的家宅人心惶惶。

    直到王氏的一个贴身侍女青儿,在惊慌失措的哭诉说看到池水中出现一张怪脸后,竟在半夜投水而死。

    卫恒等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忙请白云观的道士做了一场斋醮,希望能平伏异象。

    可是仅仅过了两个月,王氏的另一名侍女雁儿却又莫名其妙的疯了,正常时与旁人无异,一旦发作,不是疯癫大笑,就是痴痴呆呆,走路也是飘忽不定,很是怪异。

    府中下人吓得惶惶不可终日,纷纷告假奔逃。

    卫恒再不敢大意,久闻至交陆机身负玄门异法,能降妖除魔,便忙下帖请他来帮忙平伏府中异象。

    陆机回帖说要静候时机,让卫恒先把那婢子看护起来,外出暂避。

    卫恒只好封锁家宅,把长子寄托给兄长,自己则带着怀胎的娇妻至临川别院暂住。

    这才有了今日这场望月之会。

    ……

    经过前番耽搁,时辰已所剩不多。

    陆机略一掐指,对卫恒说道:“巨山兄,已是亥正了,月影初亏,月食已经开始了,我们得赶快。”

    卫恒抬头一望,果见月行正空,其边缘已经出现一丝黑影。

    卫恒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忙吩咐家丁在前开道,领着陆机朝禁闭女婢的厢房而去。

    王沐芸按耐不住好奇心,不顾老婢劝阻,也挺着肚子跟了过去。

    众人刚至门口,未及推门,只见平地突起一阵强劲朔风,令人通体一寒。

    王氏几乎一个趔趄,卫恒忙上前将她扶住。

    “看来没错了,这妖孽已经知道我们的来意了。”

    陆机戒备的将手一挥,手中霎时多了一把寒光闪烁的长剑,护在众人身前。

    果然,只听得那厢房内一声轻响,蹭的窜出一团火光,一个形容枯槁的身影映照在窗柩上。

    “你们怎么又来了……又来了……就不能让老身清静清静……今日是老身的良辰,谁要是敢坏老身大事,我必让他不得好死!……”

    一道嘶哑干涩的声音从厢房里传出,腔调诡异,都不像是人发出的。

    “妖孽,死到临头,还敢作怪!”

    陆机断喝一声,伸手示意众人不要轻举妄动,拿出先前准备的酒壶痛饮几口,余下的围着厢房四周,喷了一圈,连密封的窗柩上都没放过。

    做完这些准备后,陆机才示意众人在外静等,只身朝那诡异的厢房内走去。

    卫恒想要和几个强壮的家丁前去协助,被陆机伸手制止了。

    “哪来的玉面小生,正好让老身取你阳精一用!”

    “找死!”

    ……

    一时间,只听得厢房内乒乓作响,不时传出激烈的打斗和闪避声。

    王氏等目不转睛的盯着厢房内的动静。

    忽然,只听得轰隆一声,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头竟冲破直接了窗户,想要逃窜出来。

    “啊!”王氏吓得一声大叫,忙躲至卫恒怀里。

    王氏看到,那人形容枯槁,脸上布满皱纹,眼窝深陷,连头发也是花白,可发间竟簪着数支梅花,看上去十分诡异。

    看形貌,那明明就是小婢女雁儿的躯体!

    那“人”撞到窗柩上,想要往外爬,但马上碰到了陆机先前洒下的雄黄酒,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竟生生被烫出一缕烧焦的青烟。

    陆机持剑赶到,揪住她的头发,立时又将她拖了进去。

    “士衡先生,这婢女侍候我多年,还望你能留她一条性命!”

    王氏不由得一声惊呼。

    王氏陪嫁过来的贴身婢女中,有些年纪大的早被她恩放归家,去年又死了一个,只剩下这个雁儿了,故而十分替她担忧。

    陆机并没有回答,只听得他高诵符咒,不多时功夫,里边就恢复了平静。

    待到陆机打开房门,走了出来,众人才敢上去查看。

    只见陆机依旧是一幅镇定自若的样子,浑身上下纤尘不染,而作怪的侍女雁儿已经瘫坐在椅子上,双目无神、一动不动,形容凄惨,令人不忍卒观。

    王氏一声悲呼,几欲昏死过去,卫恒马上派人将她扶下去安歇。

    “雁儿她……”卫恒安顿好王氏后,满脸惊惧,担忧的向陆机问道。

    “巨山兄放心,我已用符箓封住附身妖孽的灵魄,接下来只要找到妖怪的元身,将之斩杀就可以解救雁儿姑娘了。”

    陆机说着,掐诀往自己双眼一抹。只见他双眼精光一闪,提剑飞身朝后院而去。

    ……

    等卫恒等赶到时,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一株含苞待放的老梅树被齐根斩落在地,断口处不断有殷虹的鲜血汩汩流出。

    ……

    被重新打扫过的书房里,卫恒正从侍女手中接过清茶,恭敬的捧与陆机。

    经过这一事,卫恒对陆机自然更加敬重了。

    “前儿我还说这凋零多年的老梅树今春怎么突然焕发生机,冒出来这么多花骨朵,原来竟是……”卫恒喝了几口热茶,心里依旧突突的,不禁有些后怕。

    “幸而我们处置得早,不然等到这梅花盛开了,那位雁儿姑娘的性命也就保不住了。”陆机依旧是淡淡的语气,端起茶水轻轻吹了几下。

    “这么说,以前种种,都是这花妖在作祟吗?”卫恒依旧不太放心。

    “也不全是,当前成形的只有这一只,其他还未成气候的妖灵,我也都已经尽力驱散了。”

    “那……寒宅应该从此得以安宁了吧?”卫恒关切的问道。

    “目前应该已无大碍了,只是……”陆机似乎有些难言之隐。

    “陆兄这是何意?难道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直言的吗?!”卫恒想不到一向豁达的陆机竟然也会有话里有话的时候,不禁有些诧异。

    “此事实在干系重大,小弟……”陆机竟有些吞吐起来。

    “这里并无外人,还请陆兄直言不讳!”卫恒有些着急了。

    “天象告变,国运有厄。”

    良久,陆机才缓缓说出这么一句话。

    “天象告变,国运有厄?!”卫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陆机作为钦天监的祭酒,平日的工作就是监察天象,卫恒知道从他口中说出这话时,意味着什么。

    陆机沉默无言的点了点头。

    “这……这可是惊天的大事……”卫恒声音有些发颤,他很想再要一杯茶水。

    “难……难道……这和寒舍近期的异象也有关系么?……”

    “太康五年二月辛丑,有妖星孛于东方,践五诸侯,出河洛北,至天市而按节徐行,随后蛰伏。历十二月,锋炎再贯紫薇宫中,率行轩辕、太微。太康六年二月丁卯,金火交会,太白败退,苍龙俱伏……已成荧惑守心之象。”

    陆机并没有直接作答,而是喃喃念出了一长串星象记录。

    “荧惑守心!”卫恒听得此话,如遭五雷轰顶。

    卫恒虽不擅天文星象,但是“荧惑守心”如此重大,他自然也知道这一星象司宗妖孽,主岁成败,甚至意味着朝代更易,九五驾崩!

    “巨山兄天机聪慧,想必已经不用我多言了……”陆机澄澈的声音里,竟有一丝不忍。

    “贱内怀胎已十二月,难道……难道……”卫恒浑身震颤不已,汗水几乎要浸湿衣襟。

    太康五年二月,他想起就是在一个望日,他和妻子王氏一起在后花园赏月,两人吟咏唱和,琴瑟和鸣,一时情难自禁……

    那时东边有异常的星曜陨降?当时自己情迷神荡,他实在记不清太多的细节了。

    “所以士衡兄今日前来,并不止为除妖……”

    卫恒想要强迫自己镇静下来,可依旧震颤不止。他知道如果把这个消息告诉王氏,王氏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届时只有自己能给她支撑。

    “嗯,陛下还授予一道密令。”陆机艰难的点了点头,事关自己的至交好友,实在让他为难。

    “卿当助朕,诛除妖孽。兹事体大,密不可传。”陆机一字一顿的说道。

    “臣……臣领旨……”卫恒早已伏拜在地,涕泪长流。

    “巨山兄,陛下特意交代,令尊大人于国有拥立大功,此事私下处理就好,只要妖星除掉了,陛下定不会减免卫家的恩宠。”

    陆机痛惜的扶起卫恒,安慰他道。

    “陛下……陛下他不是常宣扬纲常礼法吗,怎么能因为星谶之说,就要求我们做出如此扼杀人伦之事!”

    卫恒双眼含泪,有点激愤的说道。

    “嘘!巨山慎言啊!”陆机紧张的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妖星降世将天下大乱,此事实在是休关系匪浅,陛下也是没有办法。”

    “可是那毕竟是我的亲骨肉啊,他都还没出生,兴亡大事,与他有什么关系……士衡兄,你是天机妙人,你真的信这妖星之说吗……”卫恒紧紧攥住陆机的手。

    “巨山兄,今天的事你也看到了,况且你不知道,你们出城这段时间,洛阳城里还发生了许多怪事。”陆机携手拉卫恒坐下,郑重的说道。

    “夏侯将军家有猫妖作祟,贾廷尉的一个小妾浑身长出了羽毛,王御史家的一头母猪竟然口吐人言,甚至连皇宫里的一位娘娘,也被恶灵缠身……这一切,都是因为妖星之故啊!”

    “竟……竟有这等事……”卫恒有点欲哭无泪:“可是,这事我该如何向沐芸交代啊……”

    “愚弟无能,不能替巨山兄分担。”陆机有点落寞的在卫恒肩上轻拍了几下。

    “接下来就留给兄长自行处置吧,我会向陛下禀报妖星已经铲除,还请兄长不要有妇人之仁。”

    陆机说着,轻嗐一口气,就要作辞,卫恒只得忍泪送至门口。

    “巨山兄保重,千万记住,国运有厄,不能让妖星降世啊!”

    陆机临走前再次郑重的执住卫恒的手,还不忘嘱咐道。

    卫恒神情抑郁,眼角含泪,唯有默默无言的目送挚友离去。

    ……

    等卫恒送完陆机回到房中,却发现身怀六甲的王氏早已泪流满面,跪在地上等候了。

    看到卫恒进屋,王氏跪着迎了上去。“卫郎!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那陆机说的可是真的?”

    卫恒望着哭的和个泪人儿一样的娇妻,点了点头,禁不住也抽噎起来。

    “沐、沐芸……皇命难违啊,你先起来……听我说……”

    “不、不!这是我们的孩子!你难道……你难道要听那个术士的话,杀自己的亲生骨肉吗?!”

    王氏固执的跪在地上,神情激动的哭诉道。

    卫恒刚想拉她起来,宽慰几句,却只见王氏神情突变,捂着肚子痛苦的躺倒在地。

    “卫、卫郎……不行了……痛、痛痛!…孩子、孩子要生了……”

    王氏痛的浑身震颤,脸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在地上无助的挣扎着。

    “这……这可怎么是好!快、快来人啊……夫人、夫人要临盆了!……”

    卫恒望着痛作一团的王氏,急得手足无措,只得声嘶力竭的大喊起来。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