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雪满千山
    洛阳城东,首阳山上。

    其时已是阴历二月。

    按理已进入草长莺飞、杂花生树的阳春节令。

    可天时易变,世事无常。

    仅一夕之功,朔风突起,寒潮逼至,山中大雪三日。

    首阳山中人鸟声具绝,青松翠竹,全都覆盖着一层毡被厚的大雪。

    独有山麓一带,有数百树寒梅,正含芳吐蕊、傲雪怒放。

    红梅围绕的山坡上结有一草庐,门窗洞开,四顾萧然,大雪积顶。

    有一青年正在草庐软榻中高卧,他手举酒杯,对着这红梅白雪,或击节长叹,或吟咏高歌,已是酒酣耳热,意趣正浓之时。

    这青年男子狐裘微敞,钗发凌散,一头青丝披于脑后,衬得肤如白玉,面如凝脂,比之庐外漫天白雪,亦不见逊色。

    卧榻旁有一暖炉,一个刚刚总角的童子在一旁烧酒。

    暖炉前的书案上放着一副书帖,墨迹未干。

    这草庐位于首阳山一处偏僻山岗上,四周碧水环绕,景色清幽,正是卫家临川别院所在地。

    此时夜雪初霁,明月东升。

    “主人,主母来了。”烧火的童子目光伶俐,一早看到了林下的动静。

    男子探身一望。

    果然,草庐下的梅林里,一青春少妇正一手提着宫灯,一手扶着婢女逶迤而来。

    只见她系着一袭鹅黄斗篷,雅致的昭君帽下是一副温婉如水的面容。

    映着月华清辉,少妇的清雅身姿和身后粉妆玉砌的红云香雾,构成了一副绝美的踏雪寻梅图卷。

    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

    后人神往的魏晋风流,怕也不过此情此景。

    草庐中高卧的是年少成名的黄门侍郎卫恒,而林中踏雪而来的正是他的结发妻子王沐芸。

    山中积雪已有没膝之深,王氏虽穿着棠木屐,扶着婢子,走在上面仍不免左摇右晃,咯吱作响。

    仔细一看,这王氏虽然面容俊美,身姿婀娜,但腹部高高隆起,明显已有多日身孕。

    “蕊儿,别东张西望了,走快点,山间风大,不要将这餐食都吹凉了。”

    王氏一边轻声的催促着婢子,一边在雪中寻找着落脚之处。

    说话间,一阵风过,将梅林枝头上的雪花吹落下来。

    洁白的雪粒随风飘舞,划过一道道优美的轨迹,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可王氏还没来得及欣赏这风花雪月的美景,却只听得一旁的雪地里窸窣一声,有什么东西在雪地里一拱而出。紧接着,一道白色的身影在眼前一晃,瞬间就没了踪迹。

    “啊,夫人,那……那是啥!”

    婢子蕊儿惊叫一声,吓得将手中的的食盒跌落在地。

    王沐芸胸中也是突突急跳,额头上不自觉的渗出一层冷汗。

    她忙把宫灯举高,定睛一看,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你这丫头,冒冒失失的,今晚月光明亮,想是兔子或是雪狐出来活动,大惊小怪什么?你看你,把食盒都摔地上了。”

    王沐芸深吸几口冷气,极力平复自己内心道。

    这段时间府里发生了太多的怪事,即使是端庄如王氏者,也不免有些自惊自怪起来。

    蕊儿被王氏一责备,才忙不迭的收拾起地上的食盒来。好在雪层深厚,食盒掉在上面也并没有撒出来。

    经过这一番动静,山坳上的卫恒和童子早已迎了出来。

    “主母。”

    小童施礼后,接过了蕊儿手中的食盒。

    “沐芸,这么大雪。你怎么也来了。”

    王恒看着自己的爱妻,略带责备的说道。

    “难得夫君这么好的兴致,做妻子的怎么能不来相陪。快让奴家暖暖身子先。”

    王氏平复心绪,浅浅一笑。她卸下斗篷,伸手就要去拿案上的一杯热酒。

    “诶,沐芸!你这怀着身孕呢,就先不要饮酒了。”

    王恒忙从王氏手中夺过酒杯一饮而尽,引得王氏不满的一声娇哼,擂拳轻锤了他几下。

    卫恒不以为意,温柔的扶着王氏在软塌上坐下。

    “刚才听你们在那惊呼,又看到什么了吗?”卫恒关切的问道。

    “是啊,老爷,刚才那雪地里有个圆滚滚的白色东西,我亲眼看着它,噌的一下窜了出来,马上就消失不见了,只怕又是……”

    听到卫恒询问,惊魂未定的蕊儿忙抢着回道。

    “啊?是嘛……”小童刚将食盒搬上几案,听闻此言有点无法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蕊儿!多嘴。还不快去帮着布置餐食。”王沐芸立马打断他们,转身婉言对卫恒说道:

    “这丫头没什么见识,总是疑神疑鬼,奴家看清了,只是一只雪兔罢了。”

    听王氏如此说,卫恒这才稍觉心安。

    “你说你,让婢子送来不就行了,这要是有些许闪失,可怎么办。”卫恒轻轻扳过王氏的身子,眼睛里满是担忧。

    “无妨,今夜月光明亮,又是极平稳熟悉的路,不会有什么闪失。我一天天的在院子里也闷得慌,走动走动对于行胎有好处。再说了,如此良辰美景,又岂能让夫君独赏呢?”

    王氏一边娇俏言笑宽慰卫恒,一边伸手轻抚隆起的肚子。

    “呀!那案上是巨山你新写的书帖吗?快拿给我看看!”

    听得王氏此言,一旁正在摆放餐食的小童忙放下手中的碗碟,将案上的书帛捧与王氏。

    “你这怀胎已经将近十二个月了吧?还是没有什么感觉吗。”卫恒伸手盖住王氏的素手,随她一起轻抚着肚中的胎儿。

    “今儿早上倒是胎动了一下,踢得我肚子生疼。”

    王氏随声应答道,她的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到了手中的书帖上,只见她双目放光,看到精彩处,不由得击节赞道:

    “洒丽飞白,崇光焕彩啊!巨山,你这垂云体是越发的出神入化了!”王沐芸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卫恒,字巨山,工书法,擅垂云体。)

    “哈哈,也就沐云你最能深得我的书法之妙!说实话,我自认为我的运笔之道已经超越前人的窠臼。当今之世,那些徒有虚名的书法名家,我是没有一个看的入眼的。”

    卫恒得此赞叹,不禁益发的志得意满起来,忙将书帖中的精妙之笔,一一指给王氏观看。

    “哈哈,那小女子就静候佳音,期待能早日见到巨山兄横扫书坛了!”王氏以手作揖,咯咯笑道。

    “沐云,你又来……你这莫不是在笑我不是?……”

    卫恒伸手做欲搔痒状。

    “夫君饶命,小女子不敢了……哈哈……”

    ……

    卫恒夫妇两人乃年轻夫妇,自是伉俪情深,观罢书帖,一时杯盘交错起来。

    举案齐眉的两人没有注意到,山下万物俱寂的梅林里,又有一人顶风冒雪,飞驰而来。

    那人身着单薄的青衫,外面仅罩一素色鹤髦。

    只见他脚尖微点,身轻如燕,看似随性不羁的闲走,不经意间却已飞快的越过了两三座不高的山峰。

    令人奇怪的是,虽然一路疾行,那人却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恬然自洽的样子,丝毫不见其步履和气息的紊乱。

    倏忽之间,来者已偏偏然落脚在这暖意绵绵的草庐之外。

    他身后的雪地上,却连一个浅浅的脚印都寻不见。

    “胡风春月起,雪落何霏霏。”

    来人朱唇微启,声音洪亮清越。“巨山兄,好雅兴啊,寻了两三处,原来躲在这里高乐,害得我好找啊。”

    卫恒等这才注意到庐外的不速之客。

    借着皎洁的月光,只见来者眉目清朗,面容峻峭,手里提着一酒壶,身姿摇曳,令人有飘飘欲仙之感。

    “哎呀,士衡兄,什么风把你给吹过来了!”

    看清来者面容后,卫恒不由得一声惊呼。

    原来,来者竟是“江东二陆”中名气最盛的陆机。

    陆机,字士衡,原是东吴名士陆逊之孙,深得陆氏家传,年少而有奇才,文章辞赋、儒学书法乃至于玄门遁甲之术,无不登峰造极,乃是一时之俊。

    西晋平吴后,经卫恒之父、征东大将军卫瓘引荐,陆机与其弟陆云一同北上洛阳,在晋庭担任钦天监祭酒一职。

    因为这层渊源,陆机虽然自恃才高、轻视中原士林,但却与卫恒颇为交厚。

    “承蒙巨山兄召唤,敢不跣足前来。哎呀……嫂夫人也在!陆生有礼了。”

    陆机看到了一旁的王氏,忙恭敬行礼。

    王氏也忙让蕊儿将自己从榻上扶起,欠身行礼。

    魏晋时期礼教之防还不是那么森严,妇道人家见到外家男子,也不需离席回避。

    王氏早就听过“江东二陆”的盛名,只是一直无缘一会,今日一见,果觉耳目一新。

    “士衡先生,赶了挺远路吧,快进来暖暖身子。你还怕寒舍无酒吗?自己带着酒来。”

    王氏忙给陆机让出一个座位,又布下一副筷箸,请他入座。

    “哦,这个?嫂夫人说笑了,这是雄黄酒,鄙人自有妙用。”

    陆机将手中酒壶举起晃晃,放在一旁,也不虚礼客套,安然入座自斟。

    “士衡啊士衡,亏我下帖子请了你那么多回,你一直推脱,今日这大雪封天,你却寻到这来了……”

    卫恒有点哭笑不得,给他满上一杯酒道。

    “巨山兄你这可是冤枉我了,承兄吩咐,弟敢不放在心上?弟早在回帖中解释,此事紧要,须等机缘合适,才好着手一试,请兄安心静候。”

    陆机忙离席请罪。

    “哎呀,士衡兄,我开玩笑呢,你的本事我是信得过的,快别这么拘束。”卫恒忙笑着拉他入座。

    “你看我这不是听你的,搬到这临川别院中来静等了吗。”

    陆机刚要就坐,却正好看到了榻上的书帖,立时被吸引了过去。

    “巨山兄,这是你的新近大作吗?真是笔走游龙、势似凌云!前阵子刚拜读你的《四体书势》,没想到你这垂云体又上了一个境界!”

    陆机一边细细观看,一边由衷赞道。

    “哪里、哪里,士衡兄谬赞了,弟如何敢当。”卫恒白皙的脸色微微有点泛红,不知是不是喝多了。

    “只是,依弟之愚见,窃以为兄台的收尾之势似有些许不足……”

    陆机话风微转,他为人耿直豁达,又和卫恒交好,说话并不避讳。

    听陆机如此说,连王沐芸也好奇的凑了过来,吃吃的在卫恒耳边笑说道:“嘻嘻,这回真的来了一个行家了。”

    “请士衡兄不吝赐教。”卫恒显得很是关切,悄悄咽了口口水。

    “你看,这一捺、还有这一勾……都隐隐有些后劲不足之势。”陆机中肯的评述道。

    卫恒和王氏仔细看去,果见那几笔墨色有些浅淡,笔力不似那么深厚。

    “士衡兄真是慧眼如炬,我每运笔至最后几画,都微觉手腕有些虚浮,这……这要怎么调整精进?士衡兄可有运笔之道教我?”

    卫恒对于书法一事最为上心,听到陆机说出门道,忙急迫的请教道。

    “巨山兄不必担心,你的运笔之法无有缺陷,据愚弟拙见,笔力不足,乃是兄长近日受妖邪所惊,心境不宁所致。”陆机收起书帖,郑重的说道。

    “原来如此……”卫恒跌坐在塌。一旁的王氏听闻此言也是脸色煞白。

    “寒舍家宅不宁已有多日,原来真的是阴邪作祟……士衡兄方才说要等机缘合适,才好着手处置,指的也是此事吗?”

    卫恒额头冒出了一层细汗,拉住陆机的手,恳切的问道。

    “陆兄今日前来,想是时机已到了吗?”

    “正是,今日已是杏月望日,月阴圆满,恰逢朔雪,且我已算到亥时正有月食将至,正是妖祟显形,吸华之时……”

    陆机唇角带笑的说道。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