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6.离开船内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走吧, 把尸体弄回去。”程文看见尸体,情绪稳定了一些,他朝着地上啐了一口, 恨恨的瞪了王潇依一眼,“算你命好。”

    王潇依露出恐惧的表情,打算躲到林秋石身后去。这次林秋石没让她这么做,他一把抓住了王潇依的手腕, 道:“别怕他,有我们在呢, 程文,你有病吧, 吓个姑娘干嘛?”

    程文说:“她根本就不是人, 我全都看见了!”他似乎精神上像是出了点问题似的,情绪一直很暴躁。不过被林秋石说了几句,好歹没有再威胁王潇依, 而是低着头和熊漆一起将雪坑里的尸体挖了出来。

    这尸体在雪地里被冻了几天,还是之前的模样,甚至于腰腹上被砸断的地方还可以清晰的看见内脏和脊椎, 看的人头皮发麻。

    这如果是林秋石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看到这一幕估计又想吐了。但经过这么几天的锻炼, 此时的林秋石看见尸体已经是内心毫无波动, 甚至还想再研究研究。

    “怎么搬回去?”小柯发问, “背吗?”

    “拖回去吧。”熊漆道, “虽然不太尊重死者,可也总比再死两个活人好啊。”

    如果是在现实世界,背一下死人或许没什么,但门内的世界太过诡异,谁知道后背上的死人会不会突然活过来。

    “行。”林秋石表示赞同。

    于是他们两人用绳索把尸体捆了起来,然后将之前带来的木板子放在尸体下面,做成了一个简易的雪橇,便于在雪地上拖行。

    “走。”搞完之后,熊漆和林秋石一人拉一边,带着尸体便顺着小道往前。姑娘们则走在前面,林秋石一边拖一边将注意力放到王潇依身上。

    他刚才故意抓了一下王潇依的手腕,感觉并没有什么异样,人体的温度和肌肤的触感都很正常,难道刚才在树林里是他的错觉?不……林秋石下一刻就否决了自己的怀疑,在这个世界里,就算是错觉也该多加小心,毕竟踏错一步,可能就会没了性命。

    几人一路往前,阮白洁走在林秋石的身后,两人靠的很近,她低声道:“你看见什么了?”

    林秋石说:“两个影子。”

    阮白洁心领神会的哦了一声。

    林秋石道:“是人吗?”

    阮白洁听到林秋石的问话,轻轻笑了一声,她说:“我说是人就是人了?你怎么这么相信我。”

    林秋石想了想:“可能是因为你好看?”

    阮白洁:“这话我爱听。”她停顿片刻后,又道,“不太确定,但是大概率是人,但是也不能放松,毕竟虽然本体是人,谁知道身边带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林秋石觉得很有道理。

    山道很窄,好在尸体不算太重,他们下了山道之后都松了一口气,至少路上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事。

    “快点回去吧。”熊漆看着天色露出担忧的表情,“这天快要完全黑了。”

    “嗯。”林秋石应了声。

    夜幕降临后,整个村庄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雪花落地的沙沙声,反而将周围衬托的更加静谧。

    就在众人继续往前时,走在前面的王潇依,突然发出了剧烈的咳嗽声。她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呛住了,身体也跟着弯了下来。

    “王潇依,你没事吧?”站在旁边的小柯询问。

    王潇依没说话,一只手轻轻的摆了摆示意自己没事。谁知道下一刻,本来情绪已经稳定的程文突然暴起,抓着手上的铁铲就冲着王潇依砸了过去。

    “你做什么!”林秋石及时拦下了程文,他道,“程文你疯了!”

    程文眼眶赤红,仿佛一个没有了理智的疯子,嘴里嘶哑的吼叫着,“她是鬼怪!!你们不要拦我!!”

    王潇依咳的越来越厉害,她半跪在地上,因为剧烈的咳嗽声甚至开始不住的呕吐。

    小柯离她近,当看清楚了她呕出来的东西时,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林秋石转身,看见王潇依的嘴里居然全是黑色的头发,她用手抓着颈项,表情痛苦至极,那些黑色的头发从她的嘴里涌出,如同有生命一般在地上不住的蠕动。

    “我要杀了她!!不然她会杀了我们的!!”程文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人在极限下爆发出的力量非常恐怖,几乎是片刻之间,他就用力的甩开了林秋石。林秋石重重的倒在地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程文挥舞着铁铲,一铲子砸在了王潇依的头上。

    “啊啊啊!!!”王潇依发出凄厉的惨叫,脑袋直接被劈成了两半,滚烫的鲜血溅射在白色的雪地里,冒出袅袅白烟。她呕吐的动作也停下了,就这样保持着痛苦的姿态,缓缓倒了下去。

    “哈哈,哈哈,她死了。”程文露出了满足的笑容,他用脚踢了一下王潇依的身体,还在笑,“哈哈,我们可以活下去了。”

    没人说话,剩下的四人,都沉默的看着这骇人的一幕。

    王潇依呕吐出来的头发逐渐开始变淡,最终消失不见,她眼睛大大的睁着,仿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以这样的方式死去。

    “哈哈,哈哈。”程文松了手,沾满了鲜血的铁铲落在地上,他环顾四周,看见了众人要么恐惧严么厌恶的表情,“你们这样看着我什么意思?是我救了你们!”

    “沙沙沙……”

    就在气氛凝固之时,雪地里传来的沙沙声,打破了沉默。

    林秋石转头,清楚的听到山林那边传来了这种奇怪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地上摩擦着朝这里靠近。

    “这是什么声音?”林秋石感觉很不好,“我们快走吧。”

    “嗯。”熊漆也脸色微变,没有精力再去管杀了王潇依的程文和林秋石默契的拉起了绳索朝着家的方向奔跑了起来。

    这次大家奔跑丝毫没有留下余力,但松软的积雪和厚重的衣物还是给他们带来了不少麻烦,林秋石喘着粗气,却是不敢停下脚步,他清楚的听到那声音越来越近了。

    程文也在跟着跑,还跑在了队伍最前面,他是第一个到达住所的。

    “程文,快把门打开!”熊漆暴躁的大喊。

    程文慌乱的打开了门,按理说他下一刻动作应该是冲进去,结果不知道他看到了门里的什么东西,竟是抓着手里的铁铲对着空气就是一通乱劈,嘴里不住的大叫:“有鬼啊,有鬼啊——”

    林秋石开始以为是他情绪崩溃了,但是仔细观察后,他愕然的发现程文的确除了问题,他被月光映照的影子变成两个。一个是属于他自己的,一个则是一个长发的女人,那女人伸出手,牵住了程文,两个影子就这样静静的并排躺在地上,仿佛已经脱离了程文的**。

    “有鬼!!有鬼!!”程文凄惨的叫着,恐惧已经要将他最后一根神经压垮,最后还是林秋石看不过去,上去就给了他一记手刀,直接将他人劈晕了,他才没有再胡乱惨叫。

    “快进来!!!”阮白洁在屋子里叫,“那东西快要来了。”

    林秋石和熊漆分工合作,一个人搬尸体,一个人搬人,刚好将尸体和人都搬进了屋子,就听到那刺耳的沙沙声到了门口。

    “咚咚咚。”有人敲了门。

    屋子里剩下的四人都在喘气,无人应和。

    “咚咚咚。”敲门声还在继续,似乎是察觉了他们不会开,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她说,“开开门呀,我好饿啊,你们给我点吃的吧。”

    林秋石听到饿这个字,马上想起了木匠口中的那个邪神。

    “我好饿啊。”女人碎碎念着,声音越来越大声,“你们行行好,给我点吃的吧。”

    “卧槽。”小柯突然骂了脏话,“你们看围墙!”

    林秋石闻言朝着围墙看了过去,竟是在围墙上面看到了半个支出来的脑袋和一双黑色的眼睛,这院子里的围墙足足两米高,正常人类根本不可能从后面冒出头。

    “我好饿呀。”那双眼睛慢慢的移动,发现了站在院子里的他们,“我好饿呀,你们不给我吃的,我就只能自己来找了。”

    “怎么办?”林秋石嘴巴发干。

    阮白洁道:“走,不管她,先把尸体扔下井再说。”

    “好。”林秋石同意了阮白洁的话,和熊漆一起夹着尸体,朝着井口去了。阮白洁一直跟在他们的身边,直到到了井口,她居然还大着胆子的朝着井里看了一眼。

    “扔吧。”阮白洁说。

    林秋石和熊漆同时松手,那具残破的尸体顺着井口滑下,但却许久听不见落地的声音。

    不过虽然没有落地的声音,里面却很快多了点别的声音……一种让人不愉快的咀嚼声。

    “真好吃。”围墙外的女人突然说,“真好吃……”

    林秋石重重的松了口气。

    这一对双子虽然穿的衣服不同,发型上也有细微的差别,但是模样当真是一模一样,至少目前林秋石看不出什么差别。

    他和程千里又说了声晚安,回到了二楼,这次他走的格外小心,害怕走廊尽头又冒出来一个三胞胎之类的。

    当然,三胞胎肯定是没有了,林秋石成功的进入了程千里说的那间卧室,卧室门口还挂着一个名牌,上面写着林秋石的名字,大约是怕他走错地方。

    卧室里的环境很不错,中间摆放着一张柔软的大床,旁边是电脑,靠窗的位置还摆放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有水果和零食。

    林秋石打开了电脑,又用网页搜了一下今天程千里给他看的那些新闻,但是当他看到某张照片时,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是一条社会新闻,说的是某个王姓女子在桥上自杀身亡,自杀的全过程被旁边的路人拍摄了下来。

    这段视频大概上传不久,还没有被和谐,于是林秋石点开之后看清楚了全过程。

    其实在门里的世界里,林秋石只记得张子双和王潇依的衣着。两人的衣服比较特别,一个人穿的是制服,一个人穿的cosplay的装束。

    视频很清楚,甚至拍摄下了自杀者的面容,林秋石将画面放到最大,看着视频里的人露出狐疑的表情。

    这人穿的和王潇依一样,可是模样却完全不同。门里的王潇依很普通,视频里的姑娘却非常的漂亮。

    怎么会长得不一样?林秋石觉得奇怪极了,然而最奇怪的,是他有种感觉,眼前的人虽然和王潇依不同,但的确就是王潇依本人。

    视频播放到最后,那姑娘无视了所有人的劝阻,纵身一跃,跳下了大桥。视频下面还有文字描述,说尸体已经找到了,死者是xx大学的大一学生,本来今天要去参加一个动漫展,却突然失踪,最后出现在了一座很远的大桥上面。至于自杀的原因,目前还在调查之中……

    这情况显然就很奇怪了,程千里他们故意隐瞒了这件事,林秋石皱着眉头,又想寻找相关新闻看一下死者的具体情况。但很遗憾的是,其他几人都没有正面照片,不过从衣着上来看,的确就是门里死掉的那几个。

    怎么回事呢,林秋石躺在床上,陷入了沉思。程千里他们到底在隐瞒什么……

    这天晚上林秋石都没怎么睡着,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

    他六点多钟下楼的时候,看见程千里坐在屋子里,旁边趴了条狗。那狗屁股圆嘟嘟的跟个土司似得,一看就是只柯基。

    “你们还养狗了?”林秋石有点诧异。

    谁知道程千里面无表情的抬头看了林秋石一眼,没理他。林秋石这才反应过来,这人不是程千里,是程千里他哥程一榭。

    好吧,又认错人了,林秋石有点无奈。

    夏天亮的早,六点左右,整栋别墅里的人都开始活跃了起来。

    林秋石听到屋外传来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片刻后,阮南烛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见到林秋石坐在客厅里发呆,道:“这么早?”

    林秋石:“有点饿了。”

    阮南烛:“程一榭,你去做饭。”

    对谁态度都挺冷淡的程一榭居然真的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去了厨房。

    林秋石对阮南烛投来了佩服的眼神,看来阮南烛在这个团队里的地位的确不一般。阮南烛在林秋石旁边坐下:“知道多少了?”

    林秋石:“没多少,你们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

    阮南烛从兜里掏了根烟:“不介意吧?”

    林秋石摇摇头示意不介意。

    阮南烛点上:“因为我打算下次和你一起进入门里。”

    林秋石一愣:“还能一起进去?”

    阮南烛:“当然可以,不然你以为熊漆和小柯为什么认识?他们两个也是老手了。”

    林秋石:“……等等,熊漆和小柯?”结合昨天他发现的异常情况,一个念头出现在了林秋石的脑海里,他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白、白洁?”

    阮南烛吐了口烟:“嗯。”

    林秋石:“卧槽!!!我不信!!”

    阮南烛:“有什么不信的,你见过一米八的女生?”

    林秋石:“可是你为什么进到门里会变成女的??”

    阮南烛纠正了林秋石的错误:“不是变成女的,是穿上了女装。”

    林秋石:“……怪不得你胸那么平。”

    阮南烛似笑非笑:“我下面还特别粗呢。”

    林秋石:“……”这笑容倒是有阮白洁的几分风韵,他就该知道,怎么会有那么高的姑娘,虽然模样的确是挺漂亮的。但说实话,面前阮南烛的样子如果扮成姑娘,大概也比阮白洁差不到哪里去。

    “所以你为什么扮成姑娘啊?”林秋石道。

    阮南烛:“爱好。”

    林秋石无法反驳。

    阮南烛:“女人总比男人方便一点。”他笑了笑,“至少不用去扛树。”

    林秋石:“……”这倒也是。

    “每一扇门都会留下下一扇门的线索。”阮南烛的一根烟抽完,将火灭了,“你的下一扇门,就是菲尔夏鸟。”

    菲尔夏鸟,真是一个让人觉得不愉快的童话故事,林秋石蹙眉。

    阮南烛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东西,随手递给了林秋石:“这是你刚离开的那个门的线索。”

    林秋石接过来,发现这也是一张纸条,只是上面写的内容不一样“ 一人不入庙,二人不观井,三人不抱树,独自莫凭栏。”

    入庙,观井,抱树,和门里发生的一切一一吻合,到此时,林秋石才明白为什么在门里的世界里,阮白洁为何能万事先知。

    “可是为什么只有你一个进来了?”林秋石道。

    “说来话长。”阮南烛说,“以后有时间再和你解释。总而言之,住在别墅里的都是一群一样的人,大家都必须进入门内的世界,所以互相照应。”

    这时候程一榭做好了早餐,端到了桌子上:“阮哥,吃饭了。”

    阮南烛道:“走吧,吃点东西。”

    林秋石点点头。

    程一榭的手艺很不错,熬了个粥,还炒了两个小菜。三人吃饭的时候,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下来了,林秋石得到的信息太多,一时间很难处理完,于是全程安静的吃着饭,也没有再问问题。

    刚下楼的程千里见他这么安静,很感动的表示:“好久没有见过情绪波动这么小的新人了,之前来的那几个不但是个十万个为什么,还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

    林秋石:“……别墅里还有其他人?”

    程千里:“还有两个,进门里去了,鬼知道他们能不能出来。”他尝了口程一榭煮的粥,嘟囔道,“都不多加点糖。”

    程一榭听到这话面无表看向自己弟弟。

    程千里赶紧做了个拉上嘴巴拉链的动作。

    这对双胞胎的互动,倒是很有意思,林秋石正在这么想着,就听到程千里说:“你估计下周又要进门,不过不用担心,到时候阮哥陪着你一起进去,应该问题不大。”

    林秋石看了眼旁边的阮南烛在暗暗的叹息,心想完全想象不出门里的阮南烛居然是那样的姑娘,他道:“对了,是不是门里门外,我的长相会发生变化?”

    程千里:“对啊,门里我可丑了。”

    程一榭:“你现在也不好看。”

    程千里:“……”

    “那我门里长什么样?”林秋石有点好奇。

    阮南烛吃了最后一口饭:“下次进去的时候你照照镜子不就行了。”

    也对哦,林秋石觉得挺有道理的。

    “准备一下。”阮南烛说,“菲尔夏鸟的世界应该不会太难,通常第一次进入门里,都不会太难,只要拿到了提示,一切好说。”

    林秋石:“可是为什么我的第一世界感觉挺难的?”

    “因为门里有三个老手。”阮南烛,“除去我,熊漆和小柯也是老手。”他擦干了嘴,“他们应该隶属另外一个组织。”

    林秋石一愣,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内情在里面。

    菲尔夏鸟,因为译名的不同,又被叫做费切尔怪鸟,讲述的是三个姐妹和一个伪装成乞丐的男巫的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