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阮南烛
    15.阮南烛第(1/2)页

    天:

    温和的热水冲去了身上的汗渍和炎热,林秋石洗完澡后坐在了电脑面前,敲击着键盘输入了四个字:菲尔夏鸟。

    菲尔夏鸟,是他在门里捡到的纸条上面写着的四个字,林秋石搞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便想着去网上找找答案。

    零点几秒后,网页上出现了林秋石想要的东西,他点开第一个链接,发现是一个论坛,论坛上面的人在讨论格林童话故事,其中便有一个童话的名字叫做夏尔飞鸟。

    菲尔夏鸟,因为译名的不同,又被叫做费切尔怪鸟,讲述的是三个姐妹和一个伪装成乞丐的男巫的故事。

    故事大概的内容就是男巫伪装成乞丐,去到处抓新娘子,他抓到新娘子之后会给她一把钥匙和一个鸡蛋,同时告诉她自己会出门几天,让她不要进某间屋子里。而姑娘因为好奇心,却在男巫走后用钥匙打开了禁忌的大门,当她看到门内的一地尸块时,手中的鸡蛋便落在了地上。

    鸡蛋落地,染上了红色的血液,姑娘怎么都没办法将鸡蛋上的血液擦干净。男巫回来后,看到了鸡蛋上的红色痕迹,便将姑娘拖到了房间里,用刀将她砍成了几块。故事中的三姐妹,只有最小的那个妹妹幸免于难,最后她利用智慧救下了姐姐,还杀死了男巫。

    都说童话是给小孩子看的,林秋石看这个故事时却觉得毛骨悚然。特别是小妹妹把姐姐们的尸体拼在一起,高高兴兴的看着他们复活的场景,总觉得格外的渗人。

    这故事和蓝胡子有些相似,但总感觉比那个还要血腥一些。

    可是纸条上的菲尔夏鸟是什么意思呢?林秋石陷入了沉思,他想要将这几个字和自己的经历联系起来,又觉得未免有些牵强。

    可是既然不是之前的经历,难道是以后的预言?林秋石想起了那十二扇黑洞洞的门,那种不妙的感觉越来越浓重了。

    得不到答案的他躺回了床上,开始看着天花板发呆。

    本来最近他是打算辞掉工作回到家乡去的,但是现在突然出了这么一件事儿,一切的计划都被打乱了。

    门里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变得无法用常理解释。他一时间却又寻不到头绪,只觉思维有些混乱。

    就这么想着想着,林秋石慢慢的陷入了浅眠之中。他的睡眠质量很一般,屋子里有个什么动静都会马上醒过来,林秋石迷迷糊糊之中,听到了轻微的响动。他以为这声音是栗子搞出来的,便含糊的叫了声:“栗子……”

    没有回应。

    声音消失了,林秋石的鼻间却出现了一缕淡淡的香气,这香气有些特别,像是冰雪的气息,与此同时,闭着眼睛的他,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视线。

    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林秋石虽然闭着眼,但却明显能感觉有人在看着他,那视线灼热,让原本快要睡过去的他后背慢慢浮起了一颗颗的鸡皮疙瘩。

    ……他的屋子里有人,林秋石的意识逐渐清醒,并且清楚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怎么这么容易醒。”一个陌生的男声突然响起,那声音近在咫尺,灼热的气息仿佛就扑打在林秋石的耳边。

    被人发现在装睡,林秋石只好睁开了眼。

    屋子里没开灯,他只能借着月色勉强看清了来人的长相。这是个长得极为漂亮的男人,虽然漂亮,但丝毫不见一丝女气,他此时微微偏着头,笑意盈盈的看着林秋石,黑色的眸子隐匿在了黑暗中,让林秋石无法正确判断出他此时的情绪。

    “醒了?”男人用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林秋石的嘴唇,他的手指很冰,没有人类该有的温度,但却足够细腻,仿佛玉石一般。

    林秋石条件反射的想要躲开,却被男人直接抓住了手腕,男人的力气极大,手如同铁铸成了镣铐,甚至于林秋石想要挣扎都会感到手腕隐隐作痛——好像只要男人再微微用力,他的手便会直接断掉一样。

    “是你谁?”林秋石道,“私闯民宅犯法的——”

    男人却是被林秋石逗笑了,他慢慢的靠近,仔细的观察着林秋石的模样,随后轻言细语:“和我想象的一样可爱。”

    林秋石被这话搞的毛骨悚然。

    就在他以为男人会做出什么更加过分的事情时,男人却是直接松开了手,然后随手打开了床头上的灯。

    光明再次笼罩了整个屋子,也驱散了黑暗带来的未知和恐惧,林秋石终于能清楚的看到眼前人了。

    男人的模样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看,但也是陌生的,两人眼神相接,大约是看出了林秋石目光中的警惕和细微的恐慌,男人又笑了,他对着林秋石伸出手,语调温柔:“欢迎来到门的世界。”

    林秋石没有接,他神情狐疑:“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里?”

    男人也不介意林秋石冷淡的态度,他道:“你好,林秋石,我叫阮南烛,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但是现在我办法同你一一解答。”

    林秋石抿唇,表情看起来有些固执。

    阮南烛抬手看了眼表:“你现在有十分钟可以穿好衣服,接着我会带你去一个地方。”

    林秋石刚张嘴,就被阮南烛打断了,这个漂亮的看起来毫无威胁性的男人,身上透出的却是强烈的压迫感,他微笑着,让人的神经紧绷:“你没有拒绝的权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