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菲尔夏鸟
    13.菲尔夏鸟第(1/2)页

    天:

    反正阮白洁只要一嘤,林秋石就拿她没什么办法。

    两人正在说话,小柯和熊漆却是拿着食物从厨房里出来了。于是阮白洁暂时中止了这个话题,笑眯眯的和林秋石说起别的事情。

    晚饭很简单,大家的心思都没放在上面,边吃边讨论起来门可能所在的位置。

    “我觉得木匠他们家也得搜一下。”熊漆说,“这人不像是普通的村民。”

    “嗯。”因为最担心的事情解决了,小柯的心情看起来也好了很多,她积极的提出各种可能出现的门的位置。

    众人说话的时候,程文就在旁边沉默的坐着。和刚醒来时相比,他的眼神总算没有那么呆滞,但看起来依旧有些阴沉。他也没怪林秋石把他打晕了,或者更准确的说,他从醒来开始,就没有再和林秋石说过一句话。

    眼见大家都讨论的差不多,程文才慢慢开口:“林秋石。”

    林秋石警惕的看向他:“怎么了?”

    程文道:“王潇依是怪物么?”

    林秋石摇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但程文既然能问出这个问题,就说明他的精神状态非常不乐观。

    程文道:“她一定是怪物,全都看见了。”他歪了歪头,很神经质的质问大家,“你们都看见了吧?她的影子,还有她吐出来的东西……”

    大家都没吭声,事实上林秋石觉得王潇依大概率还是人,不然也不会那么容易的被程文一铲子劈死。但现在人都死了,再说这些事情意义不大。

    然而程文却好像在这件事纠缠上了,反复的问王潇依是怪物吗。最后把小柯问烦了,来了一句:“是不是怪物都被你杀了,再说这个有意思吗?还是你害怕自己杀错了人?”

    这话一出,程文脸色大变,匆匆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就走。

    小柯还继续嘲讽:“怎么,杀的时候那么果断,这会儿倒是怕了?敢做不敢当,懦夫。”

    “在这里杀队友是很严重的事?”这个问题之前林秋石就一直想问。

    “门里的世界,是万物皆有灵,说直白点,就是什么东西死了都可能会变成鬼。”熊漆神情复杂,“所以千万不要乱开杀戒。”

    林秋石哦了声,又想了想,“但是这不是存在漏洞吗?你们说这里至少也得有一个人活着出去,如果那个人把所有人都杀了,岂不是就达成了只有一人的条件?”

    “想得美。”小柯说,“大家哪里会等着他杀,他只要不能一波团灭所有人,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跑掉,绝对会死在这里。”

    “早上杀的,可能中午那些东西就来找他了。”熊漆说,“我见过。”他又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程文离去的位置,摇了摇头。

    原来如此,林秋石露出了然之色。

    上午去搬了棺材,下午大家都在到处找门,直到天黑之前,都没能寻到关于门的线索。林秋石和阮白洁去了木匠那里一趟,路上阮白洁告诉林秋石,说晚上让林秋石保持状态,他们晚上就走。

    一想到终于可以离开这儿,林秋石脚下的步伐就勤快了起来,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那里多了一个红色宝石的耳钉,看起来像是玻璃材质。也不知道阮白洁哪里学的手艺,穿过去的时候他都没什么感觉,再加上全部心思都在门上面,以至于这会儿才抽空询问阮白洁这耳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给你的小礼物。”阮白洁,“门内姻缘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林秋石闻言便没有再计较这个细节,毕竟一出去,两人可能再无见面的可能。他悄悄的看了眼阮白洁漂亮的侧脸,在心中遗憾的叹了口气。如果不是在这么特殊的地方遇到她就好了……

    下午四点,夜幕降临。

    今天没有下雪,但天气阴沉沉的,风挂在脸上刺的皮肤生疼,林秋石和阮白洁回来的时候,熊漆和小柯已经到家。

    “找到了吗?”大家互相问着。

    在得到的答案是否后,熊漆叹气,说这事儿也急不得,看来今晚又要在这里过夜,大家早些休息,明天继续找吧。

    阮白洁和林秋石表示同意。于是两人早早的回了房,但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上床睡觉,而是坐在床边等着天黑。

    阮白洁靠着油灯,慢慢吃着瓜子打发时间。

    林秋石本来以为等到晚上他们就能离开了,却没想到还是发生了意外。住在他们隔壁的程文发出了凄厉的惨叫,那叫声听起来刺耳极了,仿佛要叫破喉咙一般。

    “救命——救命——”程文咚咚咚的敲着墙壁,“救救我,来人啊——”

    “呜呜呜,呜呜呜。”伴随着他惨叫的,还有女人的哭泣声,这声音林秋石听过很多次了,是属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