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苦夜
    3.苦夜第(1/2)页

    天:

    踏着风雪走过漫长的道路,四人好歹在半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件,顺利的回到了住处。

    但是几人一回去,就感觉屋子里的气氛似乎不太对劲,几人面色惨白的坐在客厅里一动不动,空气中一片死寂,这气氛简直比众人刚到这里时还要糟糕。

    林秋石的目光移到几人身上,迅速的清点了一下人数,在确定人并没有少之后微微松了口气。

    “出什么事了?”熊漆发问。

    里面坐着的一个男人发着抖道:“楼上,楼上的尸体不见了。”

    “只是尸体不见了?”熊漆说,“你们是新人么,尸体不见了有什么好害怕的。”

    “被吃掉了。”旁边的女生呜呜咽咽,眼泪流个不停,“到处都是血……”

    熊漆和小柯对视一眼,知道他们是没办法从这些人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于是四人便决定去三楼看看情况。

    他们顺着楼梯往上爬,到二楼的时候,林秋石注意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二楼墙壁上也有了血渍。

    因为是木制结构的房子,所以墙壁也是木头的棕褐色,林秋石看到墙壁上附着了一些黑色的斑点,像是什么东西溅射了上去。

    “小心点,上面可能有东西。”熊漆走在最前面。

    终于到达了三楼,林秋石终于明白了他们口中的被吃掉了,是什么意思。

    原本摆放着尸体的地方空空如也,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但是尸体没了,却多了点别的东西。只见满地都是肉和骨头的碎末,好像尸体被什么东西凶残的撕扯开,啃了个稀巴烂,只余下残破的碎片。

    林秋石看到这样的情形不由的脸色一白,感觉胃部不适的翻腾起来。

    “吃的挺干净啊。”小柯倒是习惯了,“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唉。”熊漆叹气,“走吧,把三楼锁了,今天都住二楼。”

    “嗯。”小柯,“我去问下他们具体的情况。”

    他们重新回到一楼,又详细的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楼下的人这才将屋子里的事告诉了他们。

    原来熊漆他们走后,一群人就在楼里搜查了一下,结果搜到二楼的时候,他们听到三楼传来了非常奇怪的声音。就像是有人在咀嚼什么东西,外带着狼吞虎咽的吞咽声。

    然后大家数了一下人数,确定三楼没有他们的人之后,就开始冒冷汗了。

    众人没敢上去看,僵硬在二楼观察着情况,等到咀嚼声消失的时候,他们才壮着胆子去三楼看了情况——却只看到了一地的碎肉和骨头。

    “太可怕了。”团队里另外一个年长的姑娘神情已经有些呆滞,她说:“我才是第三次进门里,怎么会就遇到了这样的世界,我们能活着出去么?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没人能回答她的问题,屋子里寂静一片。

    熊漆微微叹气,说自己饿了,想找点东西吃,问有没有人跟他一起去厨房。

    林秋石道:“我陪你去吧。”

    阮白洁坐在林秋石旁边,细声细气道:“秋石,我也饿了,我想吃面条。”

    林秋石:“我去看看有没有,有就给你煮一碗。”

    “好。”阮白洁弯着眸子,温柔的看着林秋石,“注意安全哦。”

    林秋石点点头。

    厨房在客厅的左边,这里没有天然气,只有最原始的木柴。

    熊漆和林秋石两人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直到到了厨房,熊漆低着头生了火后才说了句:“我不打算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们。”

    “什么意思?”林秋石愣了一下。

    熊漆沉默的望了眼门口处,确定外面没有人后,才小声道:“我不能确定我们的团队里都是人。”

    林秋石的后背因为这句话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样的事情以前发生过。”熊漆说,“我们以为的队友其实并不是队友,而是那些东西。”

    林秋石道:“那你为什么相信我?万一我也是那些东西呢?”

    熊漆看了他一眼:“你不像。”

    林秋石:“……”

    熊漆继续说:“而且他们完全不像是经历过几次这种事情的人,都太慌了,比你还慌。”

    林秋石被这么夸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也挺怕的。”

    熊漆听到这话自嘲的笑了笑:“你这算什么怕,我第一次进到门里的那天晚上尿了三次裤子。”

    林秋石想到了昨晚那个恐怖的女人,沉默的看了眼自己的裤裆,心想自己还好把持住了……

    熊漆:“我建议你也最好保留一些线索,不要全部说出来。”

    林秋石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可以问一下你进来过几次了么?”

    熊漆:“六次了。”

    “哦……”林秋石尽量消化着熊漆给他的信息,关于门,团队,还有一些隐藏的线索。

    “你想那么多也没有用,尽量活着出去。”熊漆自嘲的笑了笑,“虽然我看这个世界是悬了。”

    炉灶里的火被点燃,将铁锅里的水烧的滚烫。

    林秋石在旁边找到了一个装着食材的筐子,里面有面有鸡蛋,甚至还有一些绿色的蔬菜,他把面下下去,又煎了个蛋,食物的香气弥漫在厨房里,祛除了那种阴凉的恐惧。熊漆见状赞了一句:“手艺不错。”

    “还好。”林秋石笑了笑。

    面煮了四碗,熊漆小柯,林秋石还有阮白洁,其他人林秋石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阮白洁也是饿了,捧着碗就开始吃面条,平常人吃面总会有点声音,她却是悄无声息的把整碗面吃了个干净,连汤都没剩一口。吃完之后也不吭声,转头眼巴巴的看着林秋石。

    林秋石被她火热的视线盯的发毛,无奈道:“你没吃饱?”

    阮白洁:“吃饱了。”话语刚落,她肚子很配合的响了一下。

    林秋石:“……你吃吧,我再弄点别的去。”

    阮白洁:“不了不了。”

    林秋石:“真的不了?”他作势要继续吃,却见阮白洁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模样实在是太可爱,让林秋石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好了,你吃吧,我差不多了。”

    “好好好。”这次阮白洁没客气。

    两碗面下肚,出去一趟的那种寒冷感总算没了,熊漆一边吃,一边把他们从木匠老人那里得来的信息告诉了大家,当然,他没有说全部,保留了最后一个填井的线索。

    “会不会钥匙就在棺材里?”团队里还是有相对比较冷静的人,其中一个名字叫张子双的男人道,“既然关键线索是棺材,那我觉得大概率就是这样……”

    “唉,希望是吧。”熊漆道,“我计划明天早晨一起去山上砍树,男人都去,女人也可以跟在旁边,实在是怕冷的,就躲在屋子里吧,不过屋子里出了什么事,我们就帮不上忙了。”

    众人讨论之后,都同意了熊漆的提议,虽然有人觉得这种风雪天气上山太过危险,但在这个世界里最危险的其实不是天气,而是那些神出鬼没的脏东西。能早一点造好棺材,离开这里,显然才是上上策。

    这么一耽搁,天色又暗了下来。

    夜幕降临后大家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也没有心思做别的事情便早早的回了房间。林秋石提问说为什么不能大家聚在一起,熊漆道:“因为聚在一起,会在固定的时间全部睡着。”

    “什么意思?”林秋石有点蒙,“意思是到了点,所有人都会睡着?”

    “嗯。”熊漆道,“可能是这个世界的机制吧,只要在同一个屋子里的人数超过了一个数值,大家就会在固定的时间睡着,到时候无论发生什么都没办法。”

    “那我们岂不是只能束手就擒?”林秋石蹙眉。

    “其实那些东西也不能随便杀人。”熊漆说,“他们杀人需要一些特定的条件,门里世界难度越高,条件就越宽泛,而且有些条件非常的……让人难以理解。”

    林秋石:“比如?”

    熊漆道:“比如可以杀脚上穿了鞋的人。”

    林秋石:“……”他默默的看了眼自己脚上的鞋。

    熊漆见他的模样,笑了起来:“我只是随便举个例子而已,万一这个世界的条件是可以杀脚上没穿鞋的人呢,你脱了鞋反而死了。况且这些条件不是单一的,有的需要很多条件叠加在一起,所以经过总结规律,晚上一觉睡到天亮反而是比较安全的做法。”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当然,前提是你要能睡着。”

    林秋石因为熊漆的话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他看了眼身侧手里抓着一把瓜子正在漫不经心磕着的阮白洁,总觉得昨夜的自己和死神擦肩而过。

    似乎只要一个不小心,自己就会变成三楼里那两具冰冷的尸体之一。

    “去睡吧。”熊漆道,“晚安。”

    林秋石点点头:“晚安。”他又唤了阮白洁一声,叫她一起去睡觉。

    阮白洁打了个哈欠,把剩下的瓜子随手放在了桌子上,她揉揉眼睛,嘟囔着:“好困啊,今天早点睡吧。”

    林秋石道:“好,早点睡。”

    三楼因为昨晚发生的事情已经彻底不能使用了,于是所有人都搬到了二楼。

    林秋石依旧和阮白洁睡在同一张床上,这次他有了准备,决定先把窗户锁好,打算把窗帘也拉上,但是这窗帘好像很久没有用过了,怎么都拉不动。

    阮白洁穿着睡衣躺在被窝里哼哼唧唧:“秋石,好冷啊。”

    林秋石还在研究窗帘,闻言头也不回:“冷就多穿点。”

    阮白洁:“……你没女朋友吧?”

    林秋石莫名其妙:“女朋友,为什么要有女朋友?”

    阮白洁陷入沉默,等到林秋石拉好窗帘转身回去的时候她已经跟条死鱼一样硬邦邦的躺在床上。

    林秋石还没搞懂:“你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