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4.番外(五)双生双死
    ( )

    此为防盗章,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林秋石一直往前, 光越来越强烈, 刺的他有些睁不开眼。好在脚下的路足够平坦,不至于让他走的太过困难。

    就在林秋石思考着自己到底还要走多久的时候, 头脑突然感到了一阵眩晕, 他条件反射的闭上了眼想要扶住旁边的墙壁,没想到却真的摸到了一堵冰冷的墙。这冰冷刺的林秋石睁开了眼,看清楚了面前的景色。

    普通的楼道,普通的住户, 淡色的白光从头顶上小小的灯罩里投射出来, 周围的一切是这样熟悉——他竟是回到了自家的走廊上。

    他回来了?林秋石一时间有些茫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他思考片刻后,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

    七月十七号,星期五,晚上八点,他回到了他离开这个世界的节点。

    林秋石记得很清楚,十七号晚上, 他和朋友约了夜宵, 然后正准备出门, 推门而出后,却看到了一幕难以描述的景象。

    走廊上面原本普通的住户所在的位置, 变成了十二扇黑色的铁门。当时林秋石被这一幕吓到了, 他在走廊上站了好久, 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但铁门冰冷的触感, 却在告诉他这的确不是幻觉。林秋石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其他可以离开走廊的位置全部已经消失,甚至包括自己家。

    黑洞洞的走廊一眼看不到尽头,寂静像是虫子,啃食着人的灵魂。

    林秋石开始尝试性的想要将铁门拉开。然而面前的铁门却纹丝合缝,根本无法拉动分毫,林秋石就这样一扇一扇的试,直到他拉了最后一扇门。

    门居然被轻松的拉开了。

    在拉开门的那一瞬间,林秋石感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什么力量重重的拉了一下,接着整个人跌入了门中,下一刻,他便出现在了那个可怖的小山村里。

    而现在,林秋石回来了,再次回到了自家的走廊。他在原地站了很久,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刚才做了一场奇怪的梦。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和口袋……那里的确出现了一颗小小的耳钉,和一张白色的纸条。

    林秋石在这一刻终于清楚的意识到,他的确不是在做梦,而是经历了一个比噩梦还要可怖的故事。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林秋石拿起来一看发现是朋友打来的电话。

    “喂,林秋石,你做什么呢?”朋友的名字叫吴崎,是林秋石的同事,“怎么还没下楼?”

    林秋石恍惚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吴崎在楼下等着他下去,两人好一起去吃饭。他看了下两人的聊天记录,发现时间才过去了一刻钟——如果以现实的时间来计算,他在那个村子才待了十五分钟而已。

    “林秋石?”吴崎有点奇怪,“你怎么不说话?”

    “哦,没事。”林秋石道,“刚才有点事耽搁了,我马上下来。”

    吴崎说了声好,把电话挂了。

    林秋石匆匆忙忙的下了楼。此时正值七月盛夏,气温炎热,虽然已经八点钟,但太阳还没落下,火红的光芒将地平线那头晕染成了漂亮的红色。路边有行人摇着扇子悠闲的走过,一切都充满了生机。

    林秋石紧绷的身体逐渐松懈了下来,吴崎站在小区门口,见他来了赶紧冲他招招手,说今天太慢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化了个妆呢。

    林秋石笑了笑没应声。

    两人边走边说话,目标是小区附近的一家烧烤店。

    吴崎抱怨说林秋石他们小区的蚊子太多了,站了半个小时就被咬的惨不忍睹,还露出自己的小腿让林秋石看。

    林秋石瞅了一眼:“毛太多了看不见。”

    吴崎:“卧槽,你还嫌我毛多,要不是有着这点毛撑着我能等你那么久?”

    林秋石:“……辛苦你了行吧,晚上我请客。”

    吴崎:“好的好的。”

    烧烤店的生意很火爆,两人点了烤串,又叫了一箱啤酒,便开始边吃边聊。

    吴崎问林秋石:“你真的打算辞职回老家?”

    林秋石:“啊?”

    吴崎奇了怪了:“你今天晚上到底怎么了,不在状态啊?你叫我出来不就是为了说这事儿么?”

    林秋石喝了一口冰啤酒,含糊道:“没事,只是下午做了个噩梦,没缓过来。”他脑子里还想着门里面发生的事情,他有种隐约的预感,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哦。”吴崎说,“你最近状态确实不好,去医院检查了么?”

    林秋石说:“检查了,报告还没出来。”

    吴崎叹气:“我们这行啊,就是容易出事儿,前几个月所长辞职的那事你知道吧?好像就是因为差点猝死。”

    林秋石道:“嗯……”

    两人正聊着天,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响声,像是发生了车祸似得。这烧烤店就临街开着,外面就是大马路,食客们听到声音有人站了起来,有人则支着头朝着外面观望。吴崎的位置靠窗,他看了一眼窗外,惊讶道:“出车祸了呀。”

    林秋石站起来,跟着众人走到门边,看清楚了门外巨响的来源。

    居然是一辆私家车撞到了一棵树上,那私家车的速度也不知道有多快,整个车头都撞了稀巴烂。

    看样子司机室里的怕是凶多吉少。

    旁边有人帮忙打着120了,警车和救护车很快都来了。

    吴崎这货也是个心大的,一边看热闹还一边吃烤猪心,吃的津津有味的说:“这人肯定超速了,车头能撞成这幅德行,速度怎么也得有个一百码吧。”

    林秋石不太赞同:“这是闹市区,怎么开一百码。”况且这会儿正好是周五晚高峰,到处都是车,不太可能开出这种速度。

    “不知道。”吴崎说,“别看了,回来吧,你点的烤鱼来了。”

    林秋石点点头,他在转身之前,又朝着出车祸的地方看了一眼,这一眼差点让他以为自己看错了。那个出了车祸的人正好被警方从驾驶室里抬出来,几乎是一片血肉模糊,但身上的衣着搭配,却让林秋石觉得有几分熟悉。

    他仔细回忆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了自己曾经在哪里见过这身衣服。刚进到山村里,大家还没换上冬装的时候,他们团队里似乎就有人穿着这一身,林秋石记得那个人的名字……好像是叫张子双来着。

    林秋石突然感觉浑身发冷,他没敢继续再看,转身回了烧烤店,但也无心继续吃东西了。

    吴崎:“你到底怎么了,今天晚上一晚上都在神游啊。”

    林秋石摇摇头。

    吴崎:“还有你什么时候打的耳钉?”他伸手想要摸一下,却被林秋石条件反射的躲开了,“哇,你变了,你以前都让我摸的。”

    林秋石:“卧槽,我让你摸什么了。”

    吴崎:“你忘了那天晚上……”

    林秋石知道吴崎又开始准备胡说八道,赶紧打断了他的话,表示这耳钉是刚打的,有点疼,怕脏手摸了发炎。

    吴崎这才作罢,不过还是有点介意,说你为什么要打耳钉,难道是打算谈恋爱了?

    林秋石:“一屋子的大男人我找谁谈恋爱,找你啊?”

    吴崎羞涩道:“你别这样一来就这么直接,我考虑一下好吧?”

    林秋石无情的说:“滚。”

    两人插科打诨,眼见天色就要黑了下来。如果是平日里,林秋石看见天黑估计无所谓,但是今天刚从那地方回来,看见天黑总是觉得有点慌,况且还念着纸条上的字,便提出身体不舒服,想早点回去。

    吴崎没有阻拦,叮嘱林秋石好好休息,说他最近的脸色实在是不好看。

    两人到了小区门口相互道别,林秋石匆匆忙忙的回了家。

    掏钥匙,开门,林秋石进屋之后松了口气,他打开了客厅里的灯光,看见他家的猫栗子乖乖的坐在玄关的位置,冲着他喵喵的叫。

    “栗子!!”林秋石冲过去就想抱住它,栗子却转身一扭,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后扭着自己圆嘟嘟的屁股走了。

    林秋石:“栗子……让爸爸抱抱啊。”

    栗子:“喵~”它动作轻盈的跳到了林秋石给他制作的猫爬架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主人。

    又不让抱,林秋石叹气。

    栗子是只两岁大的狮子猫,虽然外表看起来颇为威武,但是性格非常的好,平日里乖巧粘人,很会哼哼唧唧的撒娇,是林秋石最爱的小宝贝儿。

    但是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栗子开始变得嫌弃林秋石,不但不让抱了,还开始对着他竖飞机耳甚至于哈气,如果林秋石企图强抱,那肯定是一手的伤。

    林秋石实在是弄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今天栗子的态度好歹是好了一些,没有对着林秋石伸爪子了,又叹了口气,林秋石看着自家的祖宗,决定先去洗个澡在做他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