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九章 到任
    ,!

    且不说这一处季清菱安排下头人整理行李,未过几日,顾延章堂除之后,果然去得京畿提点刑狱司中任差。

    大晋提刑司所管事务甚多,除却纠察本路州军刑狱公事,督治监盗,还有劝课农桑、举刺官吏等等职权,又分为“在司”同“巡察”两种。

    顾名思义,在司乃是在京城衙署之中任差,巡察却是要在所辖管县镇中轮流监巡。

    前任京畿提点刑狱司公事转官之后,位子一直空悬,中书递了人选上去,一直卡在赵芮那一处,迟迟没有发还,现由京畿转运司公事暂时兼差代管。

    顾延章去得司中报道,略等了一会,转运司公事才从外头走了进来,对方寒暄了半日,又把提刑司中情况认真介绍了一回,到得最后,却是笑道:“实不相瞒,我也是新任,正熟悉人事,正盼着你快些来,把事情都搭起来,我眼见正是秋日,川蜀、广南又要打仗,转运司中全是事……”

    笑着说了一回难,又夸了一回顾延章能耐,最后再说一通后生可畏。

    两人足足坐了两个多时辰,正巧有个转运司中人急急进来寻人,借着这个由头,那转运司公事顺理成章把十几个县镇宗卷给了顾延章,自出得门去,又交代一句“我平日都在衙中,有事无事,常来寻我便是。”,就算自家差事尽了。

    却说那转运司公事为了接引顾延章,在提刑司中留了半日,回得衙署,桌案上早堆了厚厚一叠文书,外头也等着一群人。

    他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先把下头人才端上来的清凉饮子一口饮尽了,才叫衙役把外头人一个一个放进来。

    到得半夜,桌上文书也未曾处理完毕,只好捡要紧的先干了,把不太着急的暂时放在一旁,自己打着哈欠回了府。

    这转运司公事名唤胡权,乃是处州人氏,而今四十又三。

    得官不到十载便能爬到这个位子上,已经算得上是年轻有为。

    此人得中进士前娶过一任妻子,成亲不过一载,原配便因为难产身故,他便一面给妻子守孝,一面一心进学,后来高中进士之时,堪堪年过三十,又相貌端正,更兼一手文章也做得漂亮,谈吐、进退皆是不凡,便被当时的工部尚书李南夫看中,择了做小女儿夫婿。

    尚书家的女儿,自然不同常人。

    胡权回得府中,一儿一女早已入睡,妻子李氏却是坐在桌面等着,见得人,其余话都不说,头一句便是道:“今日娘叫人送了信过来,问你中书里头可是有什么安排。”

    “什么安排?”

    胡权今日忙得晕头转向,却是来不及吃得衙署之**应的饭食,是饿着肚子回来的,听得妻子这般问话,一时竟是没有反应过来。

    李氏便道:“自是京畿提刑司里头。”

    胡权只琢磨了一会,便问道:“家中谁人想谋那一处的差事?”

    李氏道:“是二姐夫,而今好差事不好等,已经候了好几个月了,也没有几个看得上眼的,正好提点京畿提刑公事的位子不是空了出来?若是有新官上任,少不得要烧上三把火,把里头好好动一动,若是能提前知晓了,请两家人去走动走动,再叫爹爹帮着说两句,又不是谋什么高位,当不会再有什么问题。”

    胡权听着听着就皱起了眉,只道:“提刑司听着是个肥差,里头事情却是半点不容易,京畿又在天子脚下,出不得半点错,一旦被人抓住把柄,罚铜事小,丢了脸面,叫旁人盯住了,将来想要再翻身就难了,以二姐夫的行事……他贸贸然进得去,未必是个好事……倒不如寻个其余差事,虽然未必那样好听,到底安安稳稳的……”

    他本是好心,然则李氏却不是好糊弄的,听得丈夫这样说,张口便驳道:“二姐夫什么行事?好好歹歹,他也做了三四任的州官,京中外头都做过,又不是要去做那提点京畿刑狱公事!不过想在下头做个检法官也好,做个勾当公事也罢,哪一个差事做不得了?”

    又道:“多少年了,二姐可是同咱们开过一次口?从前你刚得官时,二姐、二姐夫是怎的帮咱们的,而今不过想打听几句话,又不曾叫你帮忙,就在此处推三阻四的——你想回什么,自己去回,我不去说这个话的!”

    胡权饿着肚子,一回来便撞上这样一桩棘手事,简直头疼了不行,只好上前同妻子赔了半日不是,又道:“我哪里敢推三阻四,若没有你,若不是岳父,我哪里有今天……”

    俗话说得好,朝中有人好做官,胡权虽然出身寻常,然则自家也是个会钻营,愿意出力的,更兼有个得力的岳家,混到如今,倒比几个大舅子、小舅子、连襟官途都要顺。

    只是他娶妻时三十余岁,续弦嫁过来时不过十七而已,两人年龄相差一轮还多,妻子又是低嫁,两人在一处时,却是这个做丈夫的要矮上几个头。

    李氏方才硬气,听得胡权这般说,却是口气软了下来,只道:“这话我是半点不爱听的,我家夫君能有今日,旁人再出力,也要自家有本事,本就是自家能耐,作甚要妄自菲薄?”

    胡权见妻子看着好说话些了,便道:“不是我不想帮忙,只是而今朝中情形,你也知晓,一个月前递上去的折子,到得今日,才陆陆续续有回复下来,提点刑狱司的确是个好差,只是也要有能耐去想,若是比起理事的手段,我却不是比二姐夫厉害得多?我都不敢想,只恨不得离得远远的。”

    又道:“今日有个提点刑狱司副使过来,我都打足精神应对了半日,把东西全扔了出去,一丁点也不要沾手,二姐夫何苦要去趟这一滩浑水?而今朝中局势不稳,还不晓得过一阵子会不会有什么大变动,咱们家中本来就惹眼,作甚还要在这当口去火上浇油,惹人侧目?不若韬光养晦的好!”

    李氏并不是小门效出身,对朝中形势也知道些,听得丈夫这般说,却是奇道:“提刑司往日虽然也麻烦,却也不至于到了‘浑水’的程度罢?哪里就到这份上了?”

    胡权便道:“你不晓得,而今提刑司要管封桩钱,又考核得厉害,你以为当日张牟柳是怎的被迫转官了?你以为他自家想走?不见一个位子空了这样久,还未找到合适的人过来接手?自是其中有因,才有今日的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