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八章
    ,!

    且不论公权私用与杜檀之平日为人行事相悖,退一万步,若是当真给他行了方便,被御史台知晓了,给谁人参上一本,他那官也不用再做了。

    只是近日朝中人员轮换,董希颜正要转官,自有小道消息传言说那孙卞将要接手大理寺,若是此言属实,一旦杜檀之拒绝了拿着孙卞帖子上门的李程韦,将来在其手下,也不清楚会不会被穿小鞋。

    与范尧臣、黄昭亮不同,这一位孙参政虽然丁忧回朝早过了一年,可因他分管政事并不打眼,杜檀之也不曾听过多少其人传言,是以总有些不知如何应对。

    为着这一桩,那日柳沐禾才急匆匆去寻了柳林氏,想要找祖父母问一问,有无什么妥帖的办法,把这三番两次贴上来就粘得死死的狗皮膏药给撕了去。

    柳沐禾并不知道李家内情,只想着找祖父母帮忙将李程韦应付过去,季清菱却是晓得那一户后头的腌臜事,总觉得事情未必那样简单,只是顾家一府上下用得称手的亲信俱不是京城人,人手也不多,正忙着要准备随顾延章赴任,旁的又才雇来,不晓得底细,也不好叫人出去打听,只好把此事放下,留给柳伯山处理。

    她白日自柳沐禾处听来李程韦上得杜府寻后门的事,又不瞒着人,自然几个贴身丫头也知道了,其余人都没有旁的话,只秋爽做完手头的活,一边绕着门口打转,过得半日,再忍不住问道:“夫人……不是说松节年初已是南下去得潭州寻咱们?去了这好几个月,便是爬也爬得回来了,他从前又不是没有领过差外出办事,怎的这一回这样久也没有消息?怕不是遇得什么事情?”

    季清菱自洛阳听得邕州被围的消息,南下未有多久,松节便自泉州回了京,因府上一个主家也无,他也不愿在京城闲坐着吃干饭,便匆匆跟着南下寻季清菱去了。

    算一算时间,若是一路顺利,松节早该寻到了潭州。当日季清菱带着一行人在潭州倒卖脚力、粮秣,闹得动静极大,只要到得地方,绝不可能打听不到去向。

    季清菱还未回话,旁边的秋露便回道:“他虽是早早去得潭州,只那时候广南正打着仗,后头又有疫情,又封了消息,怕是只以为疫病闹得厉害,不便去得邕州寻人……”

    她话只说到一半,后头半句还未出口,秋爽已是打断道:“他绝不是那种人!”

    语调中竟是有三分不悦。

    一时屋中人人都看了过去。

    秋爽这才觉出自家方才话语不对,连忙又把语气放得缓了,道:“他脾气好,胆子却大,又忠心得很,一旦晓得广南解了围,交趾退了兵,哪怕是知道邕州有疫病,只要是听得说夫人往那一处去了,定是要跟着的,绝不会胆小怕事,只顾自家保命,不顾夫人安危!”

    她这话不补还罢,一补上去,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阿二不曾偷。

    众人更是像看媳一样看着她。

    秋露本是站在一旁收拾行李,听得她这样回话,也不着急了,却是转头笑着道:“我又不曾说他贪生怕死,只说邕州闹疫病闹得厉害,消息又锁着,他在潭州听那转得几道手的信,不知道情况,谁晓得以为那一处是个什么样子,稳妥起见,等一等也是有的……”

    秋爽大大咧咧的性子,哪里听得出其中暗示。

    秋露见她没反应,复又道:“只那松节忠不忠心,自有官人、夫人二人去管,你这样着急帮他出来辨白,却又是为了什么?”

    秋爽听得一愣,过了好一会,才讪讪道:“我一惯是这样热心肠的人,你们又不是不晓得……”

    然则她话一出口,便见屋中人人都微笑着看着自己,那眼神十分奇怪,像看什么媳物似的。

    秋月正按着单子做增做减,此时也抬起头,笑道:“虽是一惯热心肠,可你自家品品方才说的话,怕叫那不晓得的听了,怕要以为他是你家兄弟,或是你家什么人……”

    屋中此时尚有几个粗使丫头在帮着搬东西,听得众人说笑,也跟着插起话来,拿秋爽打趣。

    秋爽本来一张巧嘴,然则再如何厉害,一人单打独斗五六人,哪里打得过,说到后头,竟是把脚一蹬地面,恼道:“你们这些个人,总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自去厨房催饭去!”

    说着果然蹬蹬蹬地冲得出去。

    一时屋中人人拍着桌子扶着肚子,笑作一团。

    季清菱原也听人说了几句,却不似这一回这样亲眼得见来的清楚,她跟着笑了一回,便把秋月拉近房中,细细问了几句。

    秋月自是没有什么好瞒着的。

    原来自赣州回京后,也不晓得怎的回事,那松节便常常寻了理由来找秋爽,一时说她不会做绣活,身上佩的香囊不够精巧,自外头买了好看的给她,一时又说她一个大丫头,有时候说话不晓得转弯,十分起不得领袖作用,要被旁的小丫头看笑话,便将人吊得出来,教她说话行事。

    却说那松节也是个细心的,因怕在府中两人一处,被旁人看在眼中要说笑话,还特在休息的时候,将人带得出去,顺着将饭食也解决了。

    他送东西也好,教授也好,皆是不要回报,秋爽虽然脑子从来少了那一根筋,却也是个知恩图报的,回得来,一则却是觉得学到了东西,二则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开始还忍着,毕竟不是个能藏得装的,后头便时不时在秋月几个人面前说松节的好话。

    旁人哪里有她那样蠢,自然会要点醒她,说那一个乃是另有心意,只秋爽当真是个傻的,总说众人拿她说笑云云。

    两人中间这一番来往,到得而今少说也有半年有余,后来松节被季清菱安排出去办差,秋月还不习惯了好一阵子,好几回买了好东西,都说要“留一份给松节”。

    季清菱听得好笑,也不去管她,只心中算了算,要等松节回来再说这一桩事。

    **

    以下内容不收费。

    三件事:

    1、大家的私信我都有看,夸我的部分看的时候心情很很很很很好(脸红)~虽然有时候不太好意思回,谢谢亲们的爱=3=

    2、要之前“哔”部分内容的朋友麻烦请记得附上两千以上粉丝值截图,我就不一一单独回复了:)

    3、丙二跟和辛七的学习部分完结之后会抽空写,到时候会提醒感兴趣的朋友找我拿^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