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三章 象阵
    今天活动结束了吗?

    ***

    骄阳似火。。:。品书网

    刚过寅时,一轮烈日已是破云而出,不过两三个时辰,便晒得地面发烫。

    这本该是人人都在屋子里头躲避日头的时辰,可前一日同一个时候还行人寥寥的南熏‘门’外,早已人头攒动,男‘女’老少密密麻麻地挤在一处,或踩着马扎子,或垫着脚,有小儿甚至坐于父兄的肩头,哇哇地打着手叫嚷。

    街人声鼎沸,不少小贩缩着身子,艰难地在人群挤来挤去,一面挤,一面挥着手里的东西呼道:“草帽子!茅草帽子!不过‘花’几个炊饼钱,得我这一个帽子,日头再大也不怕暑气!卖一个少一个,卖完再寻不到了!”

    天气甚热,太阳甚大,来的人多半是临时起意来的,一点准备都没有,晒了这半日,不少人全身是汗,只是此时挤得出去,待要回家拿了帽子来,哪里还有此时站的前头的位子,有人便把那些个卖帽子的招来,问道:“你这草帽子几钱一顶?”

    贩子答道:“你带着娃,看在娃的面,给你算便宜些,八十一顶罢!”

    问话的人立时惊得眼珠子都快瞪裂了,叫道:“你这是哪一处的响马转来做京城生意了?天子脚下,乾坤朗朗!八十一顶草帽子,你怎的不去抢!”

    那小贩陪笑道:“我这草帽子扎着三层,同别家一层草全不一样,你再看我这挤进来,跑‘腿’钱总给我两个罢?”

    一面说,一面辛苦地侧过身,把早已湿透的后背‘露’给他看,又道:“你看我这一背的汗,竟是二十也不值?我给您三十,您且往外挤一回瞧瞧!”

    再道:“这样大热的天,我这帽子已是公道价,你问别家,只有更贵的,看你带的这小儿,脸都晒得红了,莫不怕回家了暑气!”

    一来二去,到底帽子被杀低了十价,小贩用平日里头三四倍高的价卖得出去。

    至于卖马扎子的、卖清凉饮子的,卖手帕子的,也在里头挤进来又挤进去,把往日一个月的钱都在这半日赚够了。

    另有做旁‘门’生意的,却是时不时逮着街道穿着略体面的问几句。

    “老员外,我在晴明楼头包了一个雅间,在第二层楼,恰恰面着‘玉’津园,正能看到里头样子,只隔着十几丈,清清楚楚,又有屋顶遮阳,又在高处,可不在此处同那许多人拥挤好十倍百倍?”

    一旦对方搭了话,他便回道:“一人五百!哪里寻得到这样好的价,去晴明楼里头包个雅间,少少也要二两银子起,加茶水吃食,怕是五两也打不住,虽说您也不看这一点钱,只是眼下这般匆忙,‘玉’津园又不给进去,旁的地方仓促间也寻不到合适的地方可以看得到里头,倒不如跟着我一处来罢!”

    南熏‘门’外肩继踵,人声喧天,几处地方数一数,竟是成千万人集聚与此。

    很快,本鼓噪不已的人群里头又爆发出一阵喧闹声,人人往右边转过头,想要挤前去。

    只见从远处驶来一二十辆四马齐驱的马车,车身乃是大且空的木笼子,里头关着脚套着镣铐的巨兽。

    有人高声叫道:“快看,白象!”

    另有人笑他:“你怕不是瞎了眼!那哪里是白‘色’!”

    木笼子里头的大象象身呈灰黑‘色’,仿佛糊了一层厚厚的泥土,与‘玉’津园往日能见到的西域进贡的白象全不相同,也与坊子里头的用来杂耍的温驯大象不同,只这短短的一段路,不知是被周围围着追来看的百姓‘激’怒了还是怎的,好几头都在大笼子里头左撞右,差点把马车都给掀翻,又从鼻子里低低高高的示警“哞”叫,其饱含着凶悍之气。

    挤前去的百姓好险被半翻的车厢给压倒,听得那大象嗷叫,声音可怕,直直要钻进耳朵里头一般,人人吓得连忙往后退。

    护送马车的护卫们赶忙来将人群驱散,又把车身给扶得正了,急急往‘玉’津园驶去。

    众人簇拥着往前跟,又不敢凑得太近,又不舍得离得太远,直到象车彻底进得园子,百姓们才又涌回了原来的位子,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来。

    “那便是‘交’趾的战象罢?果然同京城里头杂耍的不一般!”

    “打仗的,同给你耍的,能一样吗?你瞧见那眼睛没,铜铃一样大,那强盗还凶,那才是真正野兽,瞪着你,像要把你吃了,好生吓人!”

    “噫!那象头同山一样高大!这要怎的打?!”

    “一头还罢了,我听说他们说,‘交’趾的象阵一次能有成百千头,若是一齐扑过来,压也能把人压成‘肉’泥啊!”

    一群人议论纷纷,忽的听得有人叫道:“快看!那是不是内殿班直!”

    他才叫得出来,已是见得前头靠得近的人纷纷矮了下去,跪倒一片,又响起一阵阵的山呼之声,只听得“万岁!”、“陛下!”不绝于耳,几可震天。

    郭世忠一面带着众臣从‘玉’津园前相迎,一面在心腹诽这些个百姓吃饱了撑着没事做,闲得发慌了,才个个聚在此处。

    赵芮很快下得御驾,他免了臣子的礼,却是抬头四处环视了一圈,对着其一人召道:“顾卿!”

    顾延章几步前,还未来得及说话,已是听得赵芮又道:“象阵在何处?”

    一群人带着数百名禁卫往前行去,很快便进得一片校场当。

    校场里头用木栅栏扎扎实实围了七八围,外头又有禁卫圈守着看护,层层把守。

    等到赵芮落座,数十名官员也各自归位,终于有人牵着大象走近了校场里头。

    顾延章站得离赵芮并不远,此时便解释道:“‘交’趾象阵一场少则出动三四百头战象,多则出动五六百头战象,战象皮糙‘肉’厚,寻常弓箭刀斧不得奈何,张都监机缘巧合,生擒了战象二十头,尽皆在此了……”

    他话刚落音,便听得校场之一阵喊杀声,一队两百人的禁卫冲得进去,直直对了二十头大象。

    顾延章已是又道:“‘交’趾多山林,象阵多在丛林之,神臂弓不好施展,亦不好瞄准,只能兵卒近身之后,方可对敌……”

    赵芮一只耳朵顾着听顾延章说话,一只耳朵顾着听场人声、象鸣声、厮杀声,只恨自己耳朵太少,恨不得再生两只出来,眼睛更是被校场的对战引得目不暇接。

    数十步外,场地面满是横亘的树枝、树干并各种障碍,两百名禁卫,或持刀,或执斧,或手托举神臂弓,或身后背负弓箭,分为四队,持刀斧的掩护持弓箭的,正要前引开大象的注意力,给后头神臂弓手留出瞄准的时间。

    校场在‘玉’津园占地已经算不小,可禁军与战象距离的位置并不远,对于训练有素的战象而言,从头跑到尾,也不过是一会功夫罢了。

    当二十头战象同时奔腾起来,对往前冲杀的禁卫兵时,当真是气势汹汹,煞气冲天,赵芮坐在几十步开外,已是觉得地面在摇晃。

    他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缩,双手更是紧紧地攥成了拳头。

    太快了!

    看去如此笨重的畜生,跑起来怎的会这样快!

    当真如同闪电一般!

    当场外的赵芮作为旁观者都觉得快的时候,场迎战的禁卫又如何能反应得过来。

    幸而众人都是‘精’挑细选出来,又是日日训练,不曾松弛,个个都称得武艺出众,当此之时,纵然也被碾压过来的象阵吓了一跳,却也没有全然投降,只是神臂弓是来不及瞄准了,只得用刀斧前砍杀。

    这一回,纵然赵芮不在场内,也察觉出形势不妙起来。

    看着只是一条粗‘肉’的象鼻,轻轻打在禁卫身,那人便把兵器掉在地,捂着伤处惨叫,那战象抬起‘腿’,一脚还好没踩在人身,却是踩在了泥土地,留下一个足有一存深的脚印。

    那可不是湿了水的软泥地!是干泥地!

    二十头战象,当竟是还有配合,十分默契地分为两拨,一拨负责把禁卫给打散,不叫他们结成队列,一拨只用象鼻去击打禁卫的头与‘胸’口。

    不过片刻功夫而已,两百名禁卫便被冲得七零八落,惨叫连连。

    纵然早已猜到战象难打,可赵芮原本还觉得‘精’挑细选出来的禁卫队对象阵,即便不能胜,也能支持得久一些,不想才打了一个照面,便已是被单方面虐杀。

    赵芮的面‘色’难看极了。

    顾延章见得场局势,知道身旁这一位天子究竟在担心什么,复又解释道:“殿直虽俱是‘精’兵,却从未遇过象阵,仓促惶恐之间,自是难以发挥往日能耐十一,象阵虽然可怕,然则只靠兵卒,只要稍加训练,一般也能牵制。”

    赵芮皱着眉头,听得顾延章如是说,虽然心放得松了些,依旧是堵得慌。

    场禁卫队长见势不妙,知道再打下去,当真要闹出人命,连忙吹响了‘胸’前号角。

    号角声一起,校场的两旁的栅栏便被打开,两队骑兵分别自两侧卷土而入,“得得”地朝着象阵之处奔去。

    两队很快汇齐在了一处,领头之人身连重甲都不穿,只批了薄薄一件披甲,头盔也不曾戴,‘露’出一张黝黑的脸来。

    那脸表情十分严肃,只是一双眼睛亮极,仿佛把他整张脸也点亮得发着光一般,倒显得那黑‘色’也不算太黑了,反而有种难得的‘精’气神。

    其人一夹马腹,口叫道:“子队举弓!卯队同我前!”

    一面叫着,一面扬着手大刀带头往前奔去。

    一队骑兵跟在他身后,毫不畏惧地往前冲去。

    这一队骑兵手尽皆左手揪着缰绳,右手持着长刀,口并不说话,一时之间,只听得马蹄击打在地的声音,并战象阵里头此起彼伏的怒嚎声。

    象阵连成两队,也跟着冲迎前。

    两队象阵同一队骑兵冲撞在了一起,做了一个错身。

    骑兵不曾停,大象也没有停下,只是两处撞在一处时,领头那人高举起手长刀,叫道:“举刀!”

    骑兵队齐刷刷几十把长刀在烈日下高高举起,刀身并不算还反着光,裹挟着风声斩落了下去。

    刀刀都奔着象鼻而去。

    “唰”的一下,赵芮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张着嘴巴望着不远处。

    同样做出这个动作的不止他一个,场不少大臣都一般站了起来,个个捏着拳头盯着场看。

    长刀落下。

    赵芮竖起了耳朵。

    不远处的声音立时传了过来。

    “哞——!”

    十余头战象甩着象鼻,甩出了满地的血,四只脚在地胡‘乱’踩着,踩出了无数个两三寸深的大大的脚印,毫无章法地‘乱’奔‘乱’撞。

    领头的那人只叫了一声,所有骑兵并不恋战,跟着他往后跑去。

    紧接着,连绵地破空声响了起来,短促而急切。

    五十架神臂弓早已瞄准了战象,‘激’‘射’而出。

    ……

    一百名将二十头战象全数杀尽,足足用了一个多时辰。

    赵芮看得满头是汗,背也湿得尽了,不是热的,却是急的。

    接近两个时辰当,他心情大起大落,先是焦虑失望,后是急切兴奋,到得最后,已是虚脱了一般。

    顾延章站在一旁,还记得同他解释道:“‘交’趾国战象尽皆从小蓄养,生‘性’凶劣,专为战事而生,便是放回山林,也会寻了机会冲得出来,届时见人便要咬杀,此回为给陛下演练,特运得回京,只是演练之后,却是全要杀灭,以免将来要伤人‘性’命。”

    赵芮哪里有空去理会几头大象。

    他纵然没有自己场,却是场的人还要‘激’动,指着还骑在马背的那一个,问道:“那是张卿?”

    顾延章点了点头,嘴角不由自主地往勾了勾,面‘色’却是不变,只答道:“正是张都监。”

    赵芮往前走了两步,仔细看了一回张定崖,复又转头对着顾延章笑道:“张卿怎的这样黑!”

    一面说着,一面又回头认真看了一回正在收拾残局的骑兵。

    才从广南战场下来的兵士,身个个都只穿着薄甲,头也没有带头盔,便是身高也不得方才退下的禁卫军,至于相貌,更是提都不用提了。

    赵芮看过一回,又道:“俱是黑的!”

    口这般说,面却是笑着,那口气更是自豪极了。娇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