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七章 遇见
    来戳我右边的本章说点赞呀→→

    ps:这章正在修补后半部分,亲们可以明天早上起来再看。

    ***

    京城虽然不似邕州那叫人难受的湿热,却又有另一种燥热。

    郑时修跟在一名小黄门身后,沿着回廊朝崇政殿匆匆而去。

    夏日天热,他本在公厅之中办差,忽然被天子召见,自是急急而行,不多时,便走出了一头一背的汗。

    虽然来宣召他的小黄门什么都没说,郑时修却多多少少能猜出几分天子此回乃是因何召见。

    他心中并无半点忐忑,只把右手探进左边袖子兜里头摸了摸,等确认其中放着的的折子没有半路遗失之后,才把一颗心心放回了肚子里。

    行到崇政殿外的屋檐下,那小黄门站定了下来,转头对着郑时修道:“郑御史请稍待。”

    说着行了一礼,这便朝殿中而去。

    郑时修立在原地,等着里头通禀,脑子里头还在想着一会进得殿中,一旦天子问起来,自家待要如何回话。然则没过多久,进去的小黄门却是出得来,对着他道:“请您到偏殿等一等罢。”

    一面说着,一面在前头带起路来。

    郑时修面上不露声色,心中却是忍不住狐疑起来。

    先前召见自家的时候,还十分着急的模样,这才刚过多久,竟是就要打发到偏殿等着了?

    他时常出入宫廷,自然知道一旦要去得偏殿等候,便不是片刻功夫就能得面见天子了,等上一个时辰算是走了好运道,若是遇得不好,在里头坐个半日才能陛见也是极正常的一桩事。

    郑时修不由得转头看了一眼大门紧闭的崇政殿,猜想着里头当是哪一位相公在,又想着是不是朝中哪一处出了要紧的急事,是以特插在了自己前头,一面想着,复才一面跟在那黄门后头往偏殿走去。

    那一处地方与其说是偏殿,不如说是偏厢,不过是个小小的茶歇室而已,里头摆着四五张交椅,专给等候天子召见的大臣暂歇。

    郑时修进得里头,却见当中已经坐着两人,皆是生面孔,本来正互相应酬说话,看他进去,便一并住了嘴,起来行礼。

    他身在御史台,虽然官品不高,权职也不重,可一来御史之责,本就是纠察百官,风闻言事,哪怕还是微末之官,依旧能挺直背脊,站在朝堂之上与两府重臣力争;二来他自得官后,一直都极得天子器重,一路褒奖、封赏不断。

    如此顺风顺水,后头还有天下之主撑腰,纵然数年当中遇得些微坎坷之事,可尽皆已是轻松跨过,再兼他从来都是宁折不弯,嫉恶如仇的性格,自然就更养得行事横冲直撞,少有考量后果起来。

    平日里头见了高官,他都十分冷淡,不想叫人说自己巴结重臣,此时见得两个生面孔,实在也懒得理会,便拱了拱手,略点一点头,自报了姓氏,就算回过礼了。

    郑时修年纪轻,身上穿的又是绿袍官服,看着着实不像什么高官。

    对面两人先还想拉他说几句话,见他爱理不理的样子,皆是有些不悦,也不去用热脸贴他的冷屁股,两个人便自家说自话去了,剩得郑时修一人寻了张离得远的椅子坐下,又把袖中的折子翻出来细细重看了一遍。

    那折子乃是副本,正本早已递上天子案头,从头到尾,都是郑时修字斟句酌,花了小半个月才整理写就的。

    里头主要是弹劾三桩事,一桩是泾州知州宋普盗用、滥用公使钱共十六万贯,不但用于宴乐,还擅自犒赏诸部属羌,又巧立名目,将其套用出来赠于亲友。

    另一桩是弹劾粮料院、都磨勘司中的两名官员尸位素餐,任由京都府衙中胡乱支应钱物,只有三司开具的凭证,未有都凭由司中审核盖印,便一个给领取物料,一个给复审通过,不曾查出错来。

    这两桩虽然要紧,却不至于叫他紧张,真正麻烦的是最后一桩。

    ——弹劾学士院众官“监主自盗”,滥用公款,宴饮聚乐,狎玩妓伶。

    郑时修把自己折子最后一部分看了又看,手心已是渗出汗来,心跳得也快了两分。

    虽然在御史台中不到三年,可他见识已经不少,对朝堂形势自然也有自家的一番见解。

    从折子递上去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只要天子不强行将此事压下来,他这一回弹劾,势必会引起朝中的轩然大波。

    学士院从来不是什么引人注意的地方,其中并没有多少油水,也无什么权势,把里头的纸张拿出去倒卖,每月赚个几十贯钱,用于宴饮做乐,狎玩妓伶,与前头第一件盗用、滥用公使钱十六万贯的数目压根不在一个层级上。

    然则这一回主事的是杨义府。

    范尧臣的女婿。

    郑时修无意掺和党争,他也不需要掺和党争。

    他是天子信臣,他是御史,他要做的只是维护朝廷的纲常,维护天子的权威而已。

    可不知道便罢了,一旦知道了这事,他却做不到装傻,他的性子也容不下他装傻。

    弹劾的官员是自己从前的同窗,也是多年的友人,两人相交甚密,郑时修不是没有犹豫,然则那犹豫却是极为短暂,并不能阻止他的行事。

    这半个月以来,他搜集着证据,拟写奏章,也知道这事当中少不得有黄昭亮一党的推波助澜,自己也许已是被对方算计,当做用来打击范尧臣的刀斧。

    可是他绝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就置之不理。

    纵然是被有心人盯上,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杨义府不是当真有问题,不是当真行事不检点,不是当真犯了罪,便是再多黄党人日日贴身跟着他找错,也没有任何用。

    既是犯了错,便当要受罚。

    哪怕这人与自己是好友,也不应超脱此列。

    至于后头会因为这一桩事情被牵扯成什么样子,却不是他考虑的范围了。

    那要看天子的意思。

    郑时修一面低头默念着奏章上头的证据,已是读得几乎倒背如流,便把那折子重新放回了袖子里头,正要好好闭目养神,养精蓄锐,待得一会进殿,好向天子一一历数弹劾,却是偶然听得不远处两个正在此等候的人的抱怨声。

    “考功司的那一位新上任,着实手辣心狠,硬生生压着我在亳州三年,本来去岁就能回来述职了,偏说我场务课利不足,也不晓得怎么查的,说我十分亏七厘,罚了我两个月的俸禄——罚俸便算了,还要展磨勘!只差把我给磨死了!”

    另一人道:“谁说不是呢,你倒好,还是在亳州,却不见我是个什么地方……”

    两人口气十分熟稔,仿佛多年前就认识的友人一般。

    郑时修本来无心偷听,只是此处地方狭小,却是叫他想要忽视那声音都做不到,只有一声声交谈钻进了他的耳朵。

    又坐了片刻,他终于把两人的情况给摸透了。

    却原来这两人是同乡,一个任官六七年,一个任官四五年,而今俱都未能转官——朝官自不必说,连个京官也没混上。

    只是两人原本就互相识得,从前关系还不错,谁知今日进宫述职,竟是也遇上了,从清早等到此时,已是等候了足足三个时辰,言语之间虽然不敢对天子有什么怨言,可那口气里头暗搓搓的意味,却是人人都听得出来。

    一人暗酸自己位卑权寡,能力不足,自然不得重视,只有其余位高权重的人能在里头,一人便接说不必妄自菲薄,将来自有你出一头地的机会。

    两个庸碌小官,也未有什么经历,刚进宫时还战战兢兢,全身虚汗,可等着这大半日,却是人人等得又急又燥,比起坐着无事发呆,自然是说得嘴响,点评时事更有意思。

    开始他们还会把声音压低些,到得后头,有时候已是忍不住越说越大,议论的东西也从自家这几年在任上的政绩与升迁的不顺,转移到了才过去不久的殿试上头。

    “今科一甲好像蓟县没出几个。”一人道。

    另一人则是颇有些幸灾乐祸地回道:“天道轮回,上一科出得太多,把蓟县的风水都给搅坏了,自然今科便弱了,比起蓟县,果然还是国子监稳当……”

    “好似头三名有两个是国子监中的监生,另有一人是邕州出身?”

    另一人便嗤笑道:“哪里是什么邕州出身!也只有你去信!自从上科那顾延章靠着延州籍贯得了状元,后头人人都有样学样起来,却是开了个‘好’头!比起咱们在京城考发解试,辛辛苦苦挤那几个名头,他们这些投机取巧的,却是轻轻松松便能进京省试……”

    那言语之中尽是讽刺之意。

    一人便叹道:“那顾延章靠着状元及第,如今已是做得一州知州了!”

    另一人便道:“钦州知州!有什么好做的,叫你去做,你肯做?我倒是觉得他们那一科,状元郎最不得任用。”

    又道:“你算一算,那一科中其余人不算,单是从蓟县出来的三个,却不是甲次排名最好那一个,差遣最差?”

    另一人想了想,道:“做御史那一个便罢了,靠天吃饭,谁比得过!只是学士院那一个,却是未必罢!”

    前头那人就笑道:“你却是忘了他那岳山姓甚名谁?”

    “自有人盯着,不好乱动。”另一人把右手伸得出来,比了一个大拇指,暗示黄大参,又道,“还是御史台那一个好,想来用不得都久,就能入翰林了罢!”

    郑时修听得两人议论,忍不住大皱起眉,正要出声打断,却是听得外头忽然有人敲门,紧接着,一人便走得进来,其人身形高大,行动从容,那一张脸,却是十分熟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