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六章 待召
    ,精彩小说免费!

    求赞的来戳这一行^_^。

    ***

    范真娘向来知道自家父亲性子执拗,行事常常不近人情,正因这一点,从前老家的族人、亲友没少渐渐由此同他生分的。

    听得丈夫这般说,甚至进一步确认都不用,范真娘就在心中把责任给盖在了父亲头上,只是为人子女,到底不便言说长辈不是,她一面安慰丈夫,一面暗暗记下此事,打算等杨义府去寻过父亲,若是两人依旧和解不开,自家便要亲自出马,想办法劝一劝那个犟爹。

    两人坐着说了半日话,杨义府便牵着范真娘的手,感动道:“真娘,有你这般贤妻,当真是我之幸事!”

    说着又伸手去摸了摸范真娘已经挺得高高的肚子,道:“等到咱们儿子生得出来,不妨去请岳父赐名罢。”

    范真娘月份大了,行动早已十分不便,坐着说了这许久话,其实并不舒服,早想去榻上躺一躺,只是自数月前开始,她便与丈夫分了房,其实也十分想与其亲近,此时见得杨义府挨得过来,顿时改了主意,不愿再动,口中笑道:“不必待得生出来,夫君下回去书房找爹爹,便可将此事同他说了,早早把名字取了。”

    夫妻二人在此借着儿子的话题,又说了好一会话。

    杨义府体贴入微,字字句句都把妻子放在极重要的位子,听得范真娘心中极是高兴,一时却又有些内疚。

    她看着丈夫极英俊的一张脸,忍不住道:“夫君,当真是委屈你了。”

    又道:“你我二人分房这样久……若是……你有没有其余念头?”

    先不论当初娶这一位还是大参女儿的女子入门时,他早在范氏夫妇面前承诺过,今生今世,定是忠贞不二,绝无妾室、通房一说,再一说,便是当日没有做这个承诺,杨义府这大半年都撑过来了,他如此精于算计的人,又怎的会在最后几个月功亏一篑?

    更何况他早得了胡月娘,今日才在那女子身上行过事,早已身心舒畅,五肢通达,眼下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哪里肯、又哪里有能耐在此翻船,便立时正色道:“夫人切莫再说这事,我心中只你一人,并不是那等好色无耻之徒——你如此狐疑,将我为人置于何地!”

    范真娘又是惭愧,又是欢喜,忙道:“是我的不是,正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连忙认真道歉认错。

    杨义府这才摆着架子原谅了她这一回。

    两人说了这样久,外头天色早已黑了,范真娘腹中有了胎儿,十分渴睡,早打了许多个哈欠,杨义府见状,便扶着她进得内室,一面叫下头人进来给妻子擦身,一面就要去书房寻范尧臣。

    他才把人放到床上,半侧着身坐在床榻上,正要与范真娘说几句好听的话,不想此时天气太热,那衣襟贴着颈子略有些歪,却是露出肩颈处的一道红痕来。

    范真娘本来已是昏昏欲睡,无意间见得那一道痕子,心中却是咯噔一声,立时吓得醒了,忽的抓住杨义府的手,一面去揭他的衣襟,一面问道:“夫君,你这一处怎的了?”

    杨义府顿时毛骨悚然,只一瞬间,背后便渗出了一层冷汗,胸膛那一颗贼心更是砰砰作响,耳朵里头轰隆隆一片。

    ——他背上有什么?

    白日同那一个滚了半天,还能有什么!

    大意了!

    他心中后悔不迭。

    早知如此,便该更小心才是!

    已是十分注意了,偏偏太久没能松快松快,一时在那极要紧的时候松了警惕,竟是给那女子在他后背抓了几道。

    他脑海里顿时闪过胡月娘那十根手指上头才长了个尖尖,涂成淡淡粉色豆蔻的指甲,忍不住身上一个激灵。

    幸而不是咬痕,还能想法子!

    他脑子里头飞快地转着,嘴巴却是比脑袋快,下意地识脱口回问道:“哪一处?是不是有蚊虫的咬痕?”口气中是三分的烦意,又带着三分的磊落,其余全是不放在心上的从容。

    说着,他十分自觉地把肩头上的半边衣襟往下拉了拉,半转过身把皮肉给妻子看,复又问道:“咬得厉不厉害?”

    再皱着眉头道:“衙署里头年久失修,闹了好几回了,四处都是蜘蛛、蚊虫,眼下又是端午,五毒之物遍地爬,日间我就觉得有东西翻得进衣裳里头,只觉得痒,便伸了手去抓挠,你且帮我瞧瞧。”

    杨义府这般坦荡荡,范真娘见他如此反应,本也只是有些狐疑,此时心底里已是十分动摇起来,觉得自家实在是太过小题大做,一惊一乍。

    不仅丈夫,从前便是爹爹回来也多此抱怨过朝中的衙门常常年久失修,也无人去修葺,几十上百年的房舍,不但多蚊多虫,常常还漏风漏雨,有时候外头下着大雨,衙署里头就下着小雨。

    自古官不修衙,因那修衙的银钱往往不是从朝中讨要,就是得从公使钱里头出。

    前者年初递得上去,未必年尾能把银子拨下来,这便算了,还极容易引得人在后头弹劾,说骄奢纵欲,浪费民脂民膏,而后者则会被人盯着说从中贪墨,等到修好了,点头的那一位也任官期满,要换地方了。

    花了钱,又要背责任,自家还享受不到,谁人愿意做这等吃力不讨好,全然是枉为他人做嫁衣的事情?

    正是这般,大晋无论京城部司也好,外地州县也罢,处处的衙门都是破破烂烂的,有些地方甚至大梁都有些朽了,只要那房梁不曾塌,官员们也只会战战兢兢躲着走,不去理会。

    范真娘一来一向觉得自家丈夫靠谱,二来也知道衙门里头却是虫蚁常见,少不得先入为主,当真以为是什么蚊虫咬的。

    她半撑起身子,凑头去看了,自见丈夫肩膀上露出来的地方一道长长的红痕,倒是不曾见血,只是发红,还有些微微发肿,实在心疼,一面叫着下人进来,去找范姜氏找蚊虫、蜘蛛叮咬的药膏,一面对着杨义府道:“明日我给你几个香囊去,贴身配在身上,再带些菖蒲、艾草,把公厅里头熏一熏,莫要再遭了这样的苦楚。”

    又道:“你自家的皮肉,使力时也不会轻得些力道!都要被抓得破了!”

    杨义府做戏做全套,犹自伸手去抓,道:“痒得紧!”

    又道:“我还未曾沐浴,一会我去书房,叫下头小厮帮着上药便罢,你先睡罢,你肚子里头还有一个,一大一小才是要照应的,我这点小事,哪里就得你来操心了,莫要误了时辰。”

    果然又安抚了几句话,把范真娘哄得睡了,这便出得门,往书房而去。

    等到晚间洗澡,他拿蜡烛擎着镜子,又对铜镜照了——后背上头还有两道抓痕,只这抓痕却是在背部上头,方向、痕迹也十分明显,如果再用自家抓的理由,却是怎的也不可能抓出这等方向的。

    他登时暗叫侥幸,只觉得幸而自家应对得宜,否则叫范真娘一心要脱了衣衫看后背,便再找不到理由敷衍过去。

    自挨了这一回险些露馅,杨义府便越发小心谨慎起来,为了做得真,等到后背的抓痕好了,他还特意去寻了虫蚁放到背上逼它们咬得几口,又伸手自在背上一通乱抓,找得机会回去找范真娘帮着上了两回药,一面讨她心疼,一面把这件事情做实了,再不留半点后患。

    此后,他不仅出入极仔细,每每在桑家瓦子那一个外室处也要数着时辰,并且还要没有半点规律,免得被有心人留意上了,至于行事时则是更细致,他声称不爱脂粉味道,会会见面都要让胡月娘将面上胭脂水粉都洗了,又总抓着她的手,生怕哪一时又被不小心抓出痕迹来。

    然则这般小心翼翼,偷偷摸摸,反倒叫他更觉有滋有味,竟是生出一股子背德的刺激感来。

    至于那胡月娘,实在是个尤物,不但身娇体软,简直就是生来给他睡的,还极为听话,他叫做什么,就做什么,刚开始时到底是个处子,还有些放不开,跟得久了,当真是从头到脚,样样都给他调教出来了,伺候他伺候得怎一个舒坦了得。

    再兼那胡家老娘,开始还要哭着出门,口口声声说“造孽”,过几日再去,便想得开了,起先只有些扭扭捏捏,到得后头,得了几匹好布料,又得了不少银两,也开始公子长,公子短的,时时围着他打转。

    自此,因范尧臣近日忙于政务,回到家中往往都过了子时,睡不得两个时辰就要起来准备上朝,实在没空去管这一个女婿,杨义府虽然着急,也晓得急不来,一面时时盯着岳父行踪,一面又把自家日日行程都排得满满的,又要在范府里头对着妻子做一副体贴丈夫的样子,等着头一个孩子马上瓜熟蒂落,又要对着范姜氏做一个好女婿的榜样。

    白日到得衙署里头,见了上峰,便仿佛所有要紧差事全是他一个人做的,其余人不过帮着打下手;见了同僚,更似乎个个上峰都给了他许许多多额外的差事,桩桩件件都要紧,他半点不得空闲。

    便是这般,他也总能一日两日里头就抽出一整段时间来,去那桑家瓦子处“给上峰外出办事”,简直是忙得分身乏术。

    他与胡月娘睡了这样久,半点自家情况都不显露,只当真扮作一个来京进考却又名落孙山的商家子,家中颇有些资财,在京中有一点需要打理的小产业。

    胡月娘倒是半点也不问,他说她就听,他不说她就不问,当真把自己当做一个为奴为婢的,也不求名分,也不求金银,仿佛心中只有这一个救命恩人,简直是安分聪明到了极处,无论平日里头说话、行事,乃至样样贴着他的心。

    杨义府自娶了范真娘,哪怕对方性子也还算和气,到底那是范尧臣的女儿,从来又受宠,他只有顺着她,哄着她的,纵然心中知道有舍总有得,没有付出,总难得到回报,然则成亲这样久,他耐着性子哄了这许多年了,也未曾从范尧臣那一处得到大好处,反倒因为这一个参知政事女婿的身份,吃了不少带累。

    他面上丝毫不显,心中却是满满不平无处发泄。

    家中是一个常常发些小脾气,又暂时起不到什么大用处,还要叫他花力气哄的大肚婆,说不到两句话,便要去里间如厕一回,还常常动不动就莫名其妙地抱着肚子哭,本来就只有三分的相貌,这肚子一大,脸面又黄,更是半点都不好看了,说是狗尾巴草,都还要少上三两分的摇曳。

    对比起来,外头却是一朵娇滴滴媚丝丝的虞美人,如何取舍,傻子也分辨得出来。

    哪怕在杨义府心中,两边的地位全不可比,只要范尧臣在一天,他便会把这一个好女婿的样子做一天,在面子上,会叫无论是谁,都挑不出半点毛病,只是这却不妨碍他更愿意享受胡月娘的伺候。

    享受得越久,他就越觉得有些舍不得。

    ——这样的解语花,只把玩上三五个月,想来还腻味不了,如此丢掉,着实有些可惜了。

    他行事这般谨慎,只要把得好了,应当是不会被发现的!

    这般想着,杨义府便也不着急早早把人打发走了,打算等腻了再另行打算。

    ***

    杨义府忙私事,范尧臣忙公事,顾延章却是也闲不到哪里去。

    他甫一回京,便打自家先生处知道了朝中的打算。

    对于顾延章的新差遣,有两个去处可能性最大,一个是秘书省,另一个则是任他做京畿提点刑狱副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