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五章 抱怨
    ,精彩小说免费!

    要攒赞的来评论这一行呀^_^(这个活动要持续到5.15吗?以后我每天在第一行写个1给大家方便点赞吧)

    ***

    杨义府哪里希得胡月娘这一条贱命。

    于他而言,这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卑贱之人而已,除却私下睡一睡,没有一样能拿得出手。

    不管是为奴也好,为婢也罢,甚至当牛做马,他都懒得要。

    杨义府从来是个拎得清的人,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从小到大每一步,都有清晰的规划。

    他对自己一贯管束极严。

    在何处进学,拜何人为师,娶怎样的妻子,攀哪个档次的岳家,初任官要做什么,再任官要做什么,哪一年要做京官,哪一年要做朝官,他心中都有一杆秤。

    乃至同何人交友,与何人应酬,同哪一类人只要面上做到就好,和哪一类人却需要花许多心思、时间去维系,这些他只要同对方稍微接触一下,立时就会有个底。

    对杨义府而言,无论人也好,物也罢,除非于他有用的,其余都不值得理会。

    马能骑,牛能耕田犁地,丫头也能伺候人,可这胡月娘却是只在府外有用,半点不能露在人前的。

    若是给范真娘晓得了,便是这一个妻子好打发,后头的范姜氏也好哄,那一个范尧臣,却不是能应付过去的。

    胡月娘这样一个人,不过是短暂的过渡而已,不能长久。

    然则这样的话,杨义府却决不会在此时说得出口,至少要等到范真娘出了月子,过上三两个月,才会想办法把这一处的首尾给处理了。

    只是无论心中是如何作想,他听得胡月娘这样一番话,着实也忍不住有些飘飘然起来。

    ——只要是个男子,见得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赤条条地躺在自己面前,梨花带雨,丰乳肥臀,相貌虽然未必顶尖,那身材着实**得叫人难以描述。

    偏这样一个勾魂摄魄的,还一心一意都是自己,口口声声说“全听您这一处一句话”,谁人又能拒绝?

    除非是个太监!不!哪怕是个太监在此,也会把持不住罢!

    胡月娘表了态,杨义府还未来得及回应,却听对面的老妇捂着脸,跌足哭道:“你这女儿!你只管不要脸罢,我是再没有你这样的女儿!本以为是个好的,却是同你爹一个德行!”

    一面说着,半点不理会杨义府,跌跌撞撞哭着往外头去了。

    走到门外,便是哭着却也还不忘把门给顺手掩了。

    一时屋中只剩杨、胡二人。

    胡月娘满脸是泪,并不要杨义府安慰,只一抹眼睛,咬牙爬得起来,仰着头道:“

    这一回全是酒水上头,同公子并无干系……月娘……月娘也是自愿以身相许……”

    又道:“我娘想得左了,等她醒过神来,自会晓得她做了错事,公子莫要怪罪她。”

    说着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哽咽着道:“我给公子穿衣罢……”

    这便下床去寻杨义府掉在床脚的衣裳。

    她赤着身子,不晓得是因为哭泣还是其余原因,行动间肩膀微微颤动,带着胸前一对晃晃悠悠。

    想是察觉到自家赤身**,胡月娘便自床上扯了一幅被单,把前头遮住了。

    然则她遮了前面,却是忘了后面,等到弯腰捡拾时背对着杨义府,正正把后头露在他面前。

    杨义府久旷之身,虽然方才已是纾解了两回,可他年富力强,又吃了一大碗鹿血羹,哪里禁得起这般无心诱惑。

    他面前那女子,蜂腰肥臀,比起寻常女子要略胖上三分。

    本朝总以为女子风流,要以袅袅婷婷、弱柳扶风为美,可杨义府过来人,却是知道这女子要略为丰腴才最好,他见得胡月娘如此身体,忆起片刻前滋味,津液立时就自舌根泌了出来,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等到胡月娘捡起衣裳,走到床边要给他穿里衣,杨义府便一把将她的手拉着,道:“月娘,我与你情投意合,虽是而今不能给你名分,将来回了大名府,却是不会把你丢下,自会带得回去,留你在身边……以后有了机会,定要抬你做二房,绝不负你……”

    又道:“你娘是担心你将来归宿,我虽会娶亲,可心中也当有你一席之地,等你见得她,便把我之心思说与她听,好叫她知晓,你并未托付错人……”

    胡月娘嘤咛一声,叫道:“张公子!”

    杨义府心中仿佛被那母鸡的尾毛轻轻拂过,又瘙又痒,不由自主得伸手把胡月娘搂了,一手拉开她挡在面前的被单,一手探得过去,搓捏着她的胸,道:“怎的还叫我公子……”

    一面说着,分开胡月娘的腿,这便提枪上阵起来。

    房中登时水渍声不绝于耳。

    胡月娘一声娇,一声嗲,先是哭,再是小声骂,骂得杨义府越发激动,等到后头,那骂声也歇了,却听她娇声喊道:“夫君且慢些,奴家才是处子……”

    外头日头正中,两人却在屋中被翻红浪,从床头睡到床尾。

    胡月娘虽是初次,样样却都是主人行事,俱以客人为先,半点不嫌脏,只要杨义府高兴,当真是什么事情都肯做。

    从前杨义府与范真娘敦伦也好,出去打野食也罢,哪里享受过这等待遇,半日下来,只觉得这一个小娘子救得着实太值当了,一时竟是隐隐约约生出一个念头,有些不舍得将来把此人扔了。

    白日偷欢,从来只觉得时光如飞梭。

    两人覆雨翻云,色饱人足,一时起得来,却见外头摆了一个锅子,下头还烧着炭,里头汤汤水水正咕嘟咕嘟沸滚,又有羊肉、鹿肉,又有各色炖菜,恰好垫肚子。

    估着时间差不离了,杨义府便把守在院子外头的下人唤了进来。

    对方是自蓟县跟过来的旧人,更是杨义府的亲信,此时手中捧着一个包袱,扫眼一看,见胡月娘目含春水,一张脸娇滴滴的,行动间有些局促,又与杨义府黏糊在一处,哪里还不晓得这一回终于成了事。

    他是个醒目的,也不亲自动手,只把包袱递给了胡月娘,低眉顺眼地滚得出去,不忘把门拉了。

    胡月娘扶着腰接过,打开一看,里头是一套簇新的官服。

    她何等精明一个人,趁着把那包袱放下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床榻——果然这一套新衣裳,同杨义府穿来的那一身如出一辙,连腰带都是一个样式的。

    她只做不知,含情脉脉地把那新一套官服给杨义府换上了,又道:“夫君,原来那一身衣裳上头尽是酒味,不若且留在此处,等我给你洗干净了,再带得回去罢。”

    杨义府饭饱色足,本来整个人正在余韵之中,听得她这一句,却是立刻就反应过来,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拉着她的手道:“好叫你知晓,你是我的妻,却不是给我洗衣做饭的。”

    便把那外头仆从叫得进来,喊对方将衣裳全数收拾了,等到确认样样齐全,没有一样剩在此处,便是半只袜子、半根腰带都带上了,才与胡月娘嘬着嘴巴,拉着手黏得到了门口,两相分别。

    他这大半日只喝了一杯酒,又吃了不少肉菜垫底,还喝了鹿血羹,与胡月娘滚过之后,更不忘洗过一回澡,用的皂角都与家中惯常用相同——都是杨士瀛皂坊里头的檀香味的皂块,从头到脚,便是叫狗来闻一遍,都嗅不出半点问题。

    等到出得门,不忘左右探看一番,见得路边没有人影,才翻身上马,与仆从一同匆匆赶往衙门,进去露了个面,早到了放衙时候,才慢悠悠地回味着那下午的饱足感,打马往家中而去。

    ***

    因范真娘月份大了,杨父、杨母却是俱不在京中,只在蓟县,杨义府便早早同范姜氏、范尧臣通过气,将妻子送去了范府里头,求着岳母娘照看妻子,自家也趁机一同搬得进去。

    范姜氏不晓得其人用心,还以为女儿找了好夫家,这一个郎君着实晓得体恤,纵然听得范尧臣多少不满,也并不往心中去,只觉得自家丈夫挑剔甚过,一味把女婿当做下手看。

    这日杨义府回得府,范尧臣照旧还在衙署之中——他是参知政事,虽然早不是大参,可一向得赵芮器重,手头事务只多不少,再兼他又是个做事顶顶认真的人,自入了朝,几乎从未按时下过衙,在家中吃饭的时日更是寥寥无几。

    范家几个儿子都已经外放做官,原还有个小儿子留在身边,上一回范尧臣遭贬的时候,找个机会也一并安排外任了,几个女儿更是尽皆出嫁,随着丈夫在外为官,眼下还在京中的,不过是小女儿一家而已。

    范府厨房里头早准备好了晚饭,只等着杨义府回来。

    因家中人口不多,便不再分席。

    一顿饭吃下来,杨义府对着范真娘嘘寒问暖,自家几乎没吃多少,只时时照应自家夫人,哪怕见她多咳嗽一声,都紧张得不得了,到得最后,等到范真娘吃饱了,他才随意夹了几筷子菜,把一小碗饭吃了,这便算应付过去了一顿。

    范姜氏看着女婿,再比着丈夫,越发觉得这女婿哪怕有许多毛病,疼自家女儿这一点,便能把所有问题都盖了过去,只忍不住道:“义府,你白日在外头忙了一日,回来也要多吃点,你架子这样大,吃这样少,哪里要得!”

    杨义府便笑着道:“是义府的不对,倒是劳您记挂,只是这两日天时太热,我心中又总挂着真娘……”

    他一面说,一面转头看了一眼范真娘,面上虽是依旧带着笑,那隐隐含着的担忧之意,却是溢于言表。

    又道:“我心中总挂着真娘,着实有些茶饭无味。”

    说着伸出手去,在桌子底下拉住了范真娘的手。

    范姜氏哪里看不出小两口在做些什么好事,只是女儿同女婿感情好,这是千金难求好郎君,她自是只有高兴的,便找个理由回了屋,自忙其余事情去了。

    一时剩下杨义府扶着妻子回了房,他细细问了这一日范真娘的作息,一面交代她许多话,一面又叹道:“真娘着实辛苦了……”

    范真娘心中熨帖得不得了,笑道:“生儿育女,本是女子本分,我哪里辛苦,只夫君日日在朝中办差,才是辛苦。”

    她说到此处,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道:“夫君,上回爹爹回来的时候你不在,他叫你这几日找个空档,去书房寻他,有话要同你说。”

    杨义府原本面上还带着笑,此时却是慢慢收敛了起来。

    范真娘身上有孕,正是情绪极敏感的时候,见得杨义府这般反应,很快便察觉出来,不由得问道:“怎的了?可是有什么不妥?难不成爹爹又有哪一处为难你了?”

    她嫁给杨义府数年,这个丈夫从来挑不出毛病,相反,虽然原本在家时她也十分得范尧臣疼爱,可一直知道自家这个爹爹不是容易伺候的,是以一旦丈夫同父亲之间起了分歧,范真娘下意识就觉得是父亲为难丈夫。

    有这样想法的不止她一个人,便是范姜氏也隐隐被带了起来。

    杨义府却是犹豫了一下,只摇了摇头,笑道:“并不是是什么事情。”

    范真娘哪里肯信,却是追问道:“夫君,你休要瞒着了,若是你二人里头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不妨同我说一说,我而今肚子里头也有一个,爹爹看在我同腹中孩子的份上,并不会怎么计较,许是还能在中间说和一通,想想办法。”

    杨义府叹息一声,道:“当真无事……只是前一阵子广南那边打仗,因黄大参同岳父争得厉害,我便给岳父出了个主意,想是那主意出得不太妥当,岳父多少对我有些意见。”

    又掐头去尾把那主意说了。

    原来当日交趾退兵,邕州、钦州、廉州要重建,自然少不得需要朝中从各地调拨物资过去。杨义府见范、黄两党吵着想要抢功,斟酌了良久,还是同范尧臣提议,叫他莫要太过着急帮着催物催资,也不需拖延,只此时随着下头人按着从前的进度走——其实也没有耽误事,只是不催而已。

    这般一来,广南那一处自然会慢一些,其实并不耽搁什么大事,却是能留着不少功劳,给范党中人去了再立,有了对比,更容易看得出来范党人的厉害。

    他出这个主意,说得出口时已是小心再小心,然则只一开口,试探的前头话语才出口,便见得范尧臣面色有些不对起来。

    杨义府何等机敏一个人,马上闭了嘴,不再往下说,还把话题岔开,可自这一日之后,原本范尧臣自朝中回府,哪怕半夜,也常常把这个女婿叫到书房耳提面命,教授许多事情,却是再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