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四章 得手
    上章看到重复的亲麻烦刷新一下,对不住大家,我昨天复制错了,现在已经更新过,抱歉抱歉~

    ps:看到亲们都在求十个赞,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可以评论这一行,我来帮你们一个一个点赞^_^

    ***

    杨义府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伸手把那酒杯接过,口中并不说话,只将酒一饮而尽,手中把玩着那一个空杯,低着头,也不吃菜,只皱着眉头,心事重重的样子。

    胡月娘见状,一时也拿不定对方想法,琢磨了片刻,便把交椅往一旁挪了挪,问道:“公子因得何事如此伤怀?却是莫要伤了身体,科考三年一回,今科不中,还有明科,您这般才气,又如此年轻,如何等不得三年?您这个样子,月娘见了,心中……着实沉甸甸的,也不晓得该要如何才好……”

    杨义府摇了摇头,道:“同科考无关,乃是我家中私事……”

    胡月娘犹豫了片刻,右手中提着酒壶,想要给杨义府面前的空酒杯斟酒。

    那酒杯被杨义府拿在手中,半斜着杯身,并不方便倒酒。

    胡月娘便伸出左手,将那杯子扶住了。

    两人一人握着杯身下头,一人扶着杯身上头,力道自然使得不是同一个方向。

    那小小一个空酒杯,虽不过两三寸的大小,也是有些脾气的,哪里肯叫两个人的手在它身上胡乱摸来摸去,很快就“咚”地一声,躺倒在了桌面上。

    胡月娘一下没扶稳,那纤纤玉手便碰到了杨义府的手掌中,刚倒进去的半杯子酒也洒了两人一手。

    她“呀”了一声,也顾不得旁的,连忙将手收了回来,脸上满面通红,转头一看,却见一旁坐着个老妇,便回头问杨义府道:“公子今日来得这般早,却是不晓得吃了饭未曾?”

    杨义府摇了摇头,十分应景地接道:“实在没有胃口。”

    胡月娘面上却是要紧地很,忙道:“再如何没有胃口,却是不能不吃呀!若是伤了身,又当如何?公子在京城没有长辈看护,便如此糟蹋自己,着实……着实不妥当!”

    一面说,一面转头对着座上的老妇道:“娘,家中厨房里头可是还有什么肉菜?”

    那老妇忙应道:“日前公子叫人送来的半片鹿还未曾吃完,那鹿血也在,又有一只活鸡,另有些旁的蛤蜊、螃蟹……”

    又道:“我去煮个锅子过来罢!”

    说着把手在衣摆擦了擦,站起身来便要朝厨房走。

    杨义府图的从来只是年轻的这一个美人,至于她娘,不过当个打扫的粗使下人而已,从来不放在眼中,连客套话都懒得说一句,只由着她去了。

    那老妇也乖觉,才走得出去,便将门轻轻一掩,剩下自家女儿同杨义府在里头。

    待得人走远了,胡月娘方才道:“公子家事,论理不该月娘插嘴……只是月娘得您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旁的事情帮不上忙,倒也罢了,这等家中事务,若不是厉害的,却是不妨说出来,纵然月娘想不出法子,好歹也能开解几句,好过您这一处闷在心里头。”

    一面说,却是把手中帕子轻轻放在杨义府手中,隔着一张帕子给他擦干净手中酒水。

    杨义府今次本来心中十分郁闷,被她这样一撩拨,倒也把烦恼事抛在了脑后,只想着如今先松快松快,便把事情半真半假地说了。

    他叹一口气,道:“得不得进士,对我来说也不是顶顶要紧,我家中本是行商,只要生意做好了,旁的东西以后再说便罢……只是我爹……他而今管着家中产业,做事情却是好不晓得变通,也不肯将东西交于给我,我家本是各项买卖都做得一些,有几个对家,样样都要过来插一脚,也资财雄厚,不好同他几家硬斗……我想着在后头用些计策,只我爹……食古不化,半点也不肯,只肯照着从前行事……”

    胡月娘举着筷子给杨义府夹了一片肉在碗里,却是道:“长辈年纪大了,往往有时候转不过来,只是辛苦了公子,一面还要在下头做事,一面还要顶着上头的胡乱指使……”

    这便顺着杨义府给的杆子往上爬了起来。

    她在此处善解人意地相劝,又劝菜,又劝酒,杨义府却是并不敢多喝。

    他寻这胡月娘,虽然只是为了偷腥,可到底还是个风雅士人,哪里肯学那等坊市间苟合偷情的寻常人一般随意勾搭将就,便每日过来或吃饭,或坐一坐,花了许多心思,要好生享受这等得手过程的美妙滋味。

    两个月下来,两人早郎情妾意,只差临门一脚而已。

    他品度着这般睡下去,才是真的有滋有味,并不似去那勾栏院中寻个迎来送往的妓伶。

    今日杨义府点了卯,寻个机会出得来,一来是估摸着差不多到火候了,二来却是实在有些忍不住了。

    他憋了大半年,当中虽然也有偶尔出去打野食,到底匆忙,也不尽兴,又摆了一块肥肉在面前大两月,也不能吃,却又能闻一闻味道,实在是有些扛不住,有心要把事情给做了。

    只是若是酒喝多了,一来下午还要回衙门点卯,二来晚间回府,家中那一个腹中月份正大,鼻子灵得很,便是洗浴过后,那酒味依旧难以瞒过。

    杨义府便只简单喝了几杯,又与胡月娘坐着吃了一回菜。

    过得不久,外头却是有人敲门,原是那老妇抱得一个大食盆进来,将里头许多吃食摆在桌上,笑道:“公子且先吃着,后头正要炖一锅子鹿肉,还要烤半片来,便是做得快,也要一二个时辰,且先与月娘在此处坐着,待我慢慢去做来,夜饭也在此处吃了罢!”

    又把一个大碗放在杨义府面前,笑道:“老身看着那鹿血甚好,便做了个羹,这东西甚补,还是给公子吃了,莫要浪费才好。”

    一面说着,便寻个借口要去看火,嘱咐胡月娘好生照顾“公子”吃饭,复又退得出去了。

    杨义府就着桌上的许多小菜,把那鹿血羹一口口吃了,先垫了肚子,一面装作借酒消愁,却是在胡月娘不注意的时候,将那酒水偷偷倒在衣服上。

    他身上穿着的乃是藏青色外袍,便是酒水湿了,也半点看不出来,只满身酒味罢了。

    两人一人有心灌酒,一人有心装醉,很快就把一坛子酒喝了个干净。

    杨义府做一副不胜酒力的模样,踉跄着站起来。

    胡月娘忙起来扶道:“公子却是醉了,此时要去哪里?不妨在里头睡一觉再回去罢?”

    杨义府却是并不拒绝,由她搀着往里间走。

    眼见就要到得床边,他把手一甩,走个“之”字形去了里头的隔间。

    胡月娘还想去搀,见他一边走,一边解腰带、裤头,这才站在外头,不敢擅动。

    一时里头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过了好一会儿,等到声音停了,半日却是不见得杨义府出来。

    胡月娘心下一紧,忙隔着屏风叫道:“张公子?”

    杨义府没有回话。

    她复又喊了几声,见始终无人答应,只好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一进得隔间,便见那恭桶旁的小几子上躺坐着一个人,却不是杨义府是谁。

    她犹豫了一会,转头想要叫人,只是家中除却老娘,只有一个“张公子”从前帮着添置的小丫头,早被自家打发出去买东西了,不知何时才回来,索性自己上得前去,轻轻叫唤几声。

    杨义府只做一副醉死的模样。

    胡月娘将他扶得起来,口中道:“公子却是喝得醉了,我且带您出去躺一会,歇一歇。”

    她到底是个身形窈窕的女子,想要把一个比她高两个头的男子搀得出去,纵然对方有心配合,等到得地方,依旧娇喘吁吁的,身上也出了一层薄汗,正要将人放平在床上时,一个不小心,脚下一软,却是自家先行倒在了床榻上头。

    她自己倒不要紧,偏偏手上还搀着一个杨义府,登时两人倒着纠缠在了一处。

    胡月娘“啊”的惊叫了一声,红着脸就要挣扎着站起来。

    闹得动作这样大,便是死人也要起来蹦跶两下,更何况杨义府还是个活生生的。

    他嘴里呼着酒气,睁得开眼睛,正正与胡月娘双眼相对,仿佛说着醉话一般,道:“月娘……”

    胡月娘又羞又臊,道:“公子且起来,莫要这样,简直羞煞我。”

    说着伸手去推他。

    然则这一只手说是推,却是放在了那一处胸膛上,十分欲拒还迎。

    两人一个是过来人,一个虽然看起来是个清纯的,然则在男女之事上,知道的却只有比寻常的过来人更多的,一个推拒,一个拉扯,很快就扯在了一处。

    杨义府装着醉酒的模样,道:“月娘……月娘……我心中倾慕你久矣……只是家中父母规矩重,娶妻前不好纳妾,不得……不得给你名分,我自舍不得坏你名节。”

    一面说,却是一把将胡月娘搂着,嘬着她的脖子亲。

    胡月娘的脸红得同那猴子屁股一般,只娇滴滴地道:“公子却是要作甚……”

    又去要推开杨义府。

    推来推去,两人没有能互相推开,反倒是彼此身上衣裳都越发地少了起来,很快就滚做了一处。

    杨义府才吃了那老妇做的一大碗鹿血羹,火气往下坠,简直硬得同鹿茸也差不了几分,在胡月娘身上蹭啊蹭的,蹭得火越发地旺。

    两人都有了酒,擦枪走火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而已。

    胡月娘到底还记得自己是个清白女子,到得最后,终于认真大力挣扎起来,道:“公子,月娘……月娘还是处子……”

    这话说得却是晚了,最后两个字才落音,杨义府早已入巷,便似那苍蝇进得粪坑一般,畅快得不得了。

    他身下一面大动,一面对着觊觎已久的两团白肉又嘬又捏,因吃了酒,又许久未得行事,头一回交代得倒快,几下大力之后,挺尸一般倒在胡月娘身上,再不动弹。

    胡月娘等着这一下久矣,她知道男子才尽了兴,有一时脑子里头是想不得事情的,便等了片刻,直到觉出对方又有了动静,还想再来一回的时候,忙抓准机会,捂着脸嘤嘤嘤地哭了起来。

    杨义府被一块肉吊了两个月,好容易得手了,果然那滋味秒不可言,又正在兴头上,又才得了趣,倒是有些功夫来**,一时哄她给名分,一时哄她给衣衫首饰。

    胡月娘听得这些承诺,俱是摇头,一面腰腿间使力,把杨义府勾得欲仙欲死,一面嘴上却是哭。

    两人翻来覆去滚了不晓得多少次,叫杨义府到得后头,脚都在打颤,终于听得外头一阵脚步声,紧接着那老妇的声音传得进来,问道:“月娘?你去何处了?张公子何在?”

    杨义府正在要紧处,哪里能停得下来,果然被人把门一推,逮了个正着。

    那老妇见得床上连帐子都不曾放下来,两人赤条条滚在一处,白生生的大腿缠在一处,下头相接之处一塌糊涂,全然不堪入目,惊得脸都白了,叫道:“月娘!”

    一面说着,一面扑得上前,偏又不好去拉杨义府,只好拖胡月娘,在她身上拿手狠命大力打着,骂道:“你个蠢的,你娘养你这些年,却是叫你去偷汉子的?!你清白身子没了,将来如何能嫁得好人家?!”

    又哭道:“我怎的这样苦的命!我怎的这样苦的女儿!”

    杨义府听得烦得很,只道:“大娘,我同月娘情投意合,将来自会给她名分。”

    那胡月娘却是道:“我哪里值得什么名分,不过是公子救回来的一条贱命罢了……娘怎的这样人心不足,若是没有公子搭救,我母女二人早已不晓得身在何处,许是早命丧黄泉,如何还能在次坐着吃肉吃酒!娘这说法,好没道理!”

    又转头同杨义府道:“公子……月娘这条贱命已是您的,将来当牛做马,为奴为婢,全听您这一处一句话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