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章 敲门
    街头巷尾负责统筹指挥的两个老人都站在前头望风,见那户主的表情脸面,皆知其中定是出了什么问题,正要迎得上前,却见那门里头又跟出来一个管事打扮的中年男子,想是顾勾院府中的人。

    两人不敢露面,只好又退了回去,仗着自己人老干瘦,比起壮年时身材缩了不少水,一个寻了棵树,一个找了角墙,各自躲在角落钻个头出去偷看。

    却见那户主手中捧着小包袱,与那顾府管事站在门口说了片刻的话,也不晓得谈论了些什么,只把手里的包袱往那管事的怀里放。

    那管事一连推让了好几回,躲也躲不过,索性摆着手,将包袱往户主手里一抛,也不管对方接不接得稳,自家撒腿便往府中退,将两扇门一掩,忙不迭地插了门闩,剩得户主一个抱着包袱呆立在外头。

    负责安排街头的那一个老人看着户主傻傻站了半日,跟个孬冬瓜一般,也不会过来说个情况,一面气,一面还不好大声喊,低头寻摸了一圈,弯腰从地上捡了块石头,眯一双眼睛往那户主头上狠命一砸。

    那石头并不小,幸而他年老体弱,又是老眼昏花,虽然从前也是行伍出身,倒是没砸到头,只正中那户主的后背,却听得“噔”的一声响,其人“哎呦”了一声,这才手中拎着包袱转过头来。

    那户主正要骂,见树后头一张老脸,忙把话打喉咙里头又咽了下去,匆忙去得前头,也不敢再兜圈子,拿手一抹头上的汗,正要说话,却是太急,一口口水把自己给呛了,只拍着胸口震天震地地一通大咳。

    后头人见状,已是连忙围得上来。

    管着街头的老人急得不行,催道:“勾院说得什么?你怎的一遇得大事就拉稀!打未打听到他甚时要走啊?是不是要早走,想瞒着我等?”

    他见那户主只会咳嗽,忍不住骂道:“你个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平日里靠不住也就罢了,只晓得咳,咳咳咳,咳个屁啊!倒是说话啊!”

    又指着对方手中的包袱问道:“你空着手进去,怎的还拿着东西出来?勾院家的东西,你还好意思收,这却是什么?”

    一面说,一面把对方手里的包袱给夺了过来,打开一看,竟是一匹极好的蜀锦,上头又放着五六贯铜钱。

    那老人见得里头东西,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抬头拿食指用力戳着那户主额头,指指点点地骂道:“你长能耐了!勾院家的银钱也敢收??我老肖家怎的生出你这样的种?!”

    青筋迸起,口水四溅的。

    那户主咳了这半日,终于把气喘了回来,怕再挨骂,旁的也顾不上,忙道:“二叔,二叔!我冤啊!这却不是我要收的!是那管事的硬塞给我的,说是因动了屋中房舍布局、家具摆放,勾院特予我赔礼的!我哪敢要!恰才您瞧见没?我都躲成什么样子了!这可半点不怪我啊!”

    那老人拿曲起手指头做个暴栗狠狠打了一下户主的头,破口骂道:“你是个傻的?他给你东西,你出门前往屋中一丢,自家逃得出来,难道他还能上来追你不成?”

    一面抱着那包袱往前带路道:“走,去敲了门,先把东西送回去,一会见了勾院,你同他说,这屋子不用银钱,咱们白与他住,他在邕州做官做到几时,便把地方给他住到几时!便是他不在邕州做官了,此处也留与他,等他下回来住!”

    又嘟哝道:“若不是怕朝中有人拿这来生事,诬勾院贪拿百姓产业,直接送与他倒还便宜,拿处院子套个好官,多值当的买卖……”

    说着又转头喝道:“白长这样大个人,连话都不会说,还要当叔的去教!叫你爹晓得了,定要把你打断腿!还不快跟上!这产业是你的,难道叫你叔进去说不曾?!”

    他瞪着那户主,道:“一会见得勾院,你自醒目点说话,好叫他知晓,一城人不肯他走,只求他留得下来,便是生上十个八个小儿,也有人帮着照管,咱们邕州旁的没有,山珍野味尽是,便是要吃那大象肉,也能帮他去交趾捉来!”

    说着正要把那包袱一举,还未来得及催,却见对面那做户主的侄儿一脸似悲似苦,似哭似酸,一张嘴巴张张合合好了好几息功夫,才怆然道:“二叔……不用去了……勾院他前几日……前几日已是走了……”

    老人骂在兴头上,虽是凶,一张脸却极是精神生动,骂人也骂得意气风发的,可听得侄儿这吞吞吐吐的一句话,顿时脸上一僵,那表情竟是显得定在了脸上,半日没有变化,只晓得直愣愣地盯着前头侄儿看。

    他手里本举着那一个包袱,干举了好一会,也未记得收回来,看着像个傻子一般,抖着嘴唇,半晌才哑声问道:“你这是……怎的意思?走去得哪里了?不是早打青秀山回来了吗?”

    此时后头人已是尽数围得上来,众人一个也不说话,提蛋子的提蛋子,抱豆腐的抱豆腐,还有拎着腊肉、拿着嫩菜叶子的,个个满脸惊悚地望着他,只等其人解释。

    那户主复又咽了口口水,艰涩地道:“前几日早走了……那管事的说,怕咱们有心要送,耽搁了州中农桑之事,又要耽搁修城门……屋子里而今只有个管事罢了……一家人都走干净了,勾院走了,府上夫人也走了,连同丫头小厮也走了个干净,行李也一件不剩,我去房中找了一圈,连半杆残笔、半幅烂布都寻不到……”

    他话已说完,那老人却是满脸的不肯相信,手上抓着包袱,摇头道:“你这是唬我罢!什么时候了,还拿你二叔来做耍!”

    一面说,一面抓着那包袱,转头便朝着那大门紧闭的顾宅深一脚浅一脚地冲地过去,拿手上包袱去掼门,又隔着门叫道:“勾院!勾院在不在的!小老儿是银狮巷的肖二串!勾院记不记得我的!当日我患了疫病,本要死了,进得疫病营却是活得过来!病重时您来看过我的!勾院!且开开门呐!”

    那包袱里有几贯铜钱,打在门上,砰砰作响,和着他那凄厉的喊声,一下一下,一声一声,分外可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