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六章 临行
    ,精彩小说免费!

    青秀山脚下的这一处庄子其实位置绝佳,不仅方便早间爬山观赏日出,也极便宜去访山访水,距离此处不到两里的地方就有一所古刹,以素斋出名,再往后头三四里处也有一池清潭,据说曾有仙人在此伏龙,而一路往山上走,更是传言中景色美不胜收。

    如果当真有心游玩,哪怕一天去一处地方,观一个景,都能将行程排满。

    不过这些都与季清菱无缘了。

    她在这庄子里头住了六天,除却刚到的那一日与五哥去后院看了一回月月红,其余时间竟是连屋子都没有出过。

    有一回两人都已经说好当日下午要去看日落,等到得时候,季清菱衣衫都穿到一半了,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不过是眼神与那人碰了一下,两人间便俱都走了火,早忘了什么叫日出,没什么叫日落,只把根子都长在了床榻上。

    这几天里的一日三顿,几乎都是仆妇将吃食放到了门口,顾延章再去开门取回来。

    而洗浴的水,竟是用竹筒相连,通过将竹节打通,再从竹管注入屋中,连拿水桶提进来都不需要,自然更不需要人进门。

    她的小衣是他洗的,洗过之后晾在隔间通风敞阳处。

    屋里备了一箱子大方巾,垫在床榻上,每日都得用掉好几条。

    他说两人都是生手,不管聪明还是愚钝,却都要多学习,不能日日想着揠苗助长,一蹴而就,只有花足了时间,用足了心思,才能“熟能生巧”、学到卖油翁“无他,盖手熟耳”的精髓。

    又说难得此时两人都有空,能齐心协力“一心向学”,若是不抓紧时间,将来回了京,他事多,她也闲不下来,两人各有它事忙,再难像眼下这般抽出专门的功夫细细钻研,敦伦之道本就有无数学问,一辈子都学不尽,他已是排了章法出来,若是眼下不按着进度来,以后落到后头,想要再行追赶便难了。

    再说人生之道,不管行什么事,都要做一道,精一道,断没有囫囵应付的说法,哪怕不擅长,也要晓得愚公移山,精卫填海,只要日日夜夜无穷匮,总归有一日能精通。

    季清菱被他这般胡搅蛮缠,时不时在耳边说一通,听得久了,竟觉得其中也有几分歪理,又见那人当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寻了许多书、画来,还拿纸张列了一二三四五,每日要做什么,煞有其事的样子,更将两人要负责的部分都备注了出来,少不得打起精神与他一通“一心向学”,日日夜夜热爱学习,免得自己拖了后腿。

    两人都是才入学,偏生都没有先生带着,只好自己又做学生,又做先生,幸好顾延章天纵奇才,虽是生手,可又善于学习,不多时便自行琢磨得出了头,成了先生,不仅如此,还极热衷于带契后进生。

    而季清菱虽然害羞些,胜在天分佳,也肯配合,先生叫她做什么,她就老老实实做什么,有时候为了少吃一点苦头,还学会了举一反三,几日下来,果然进展神速,叫那一位顾先生将她夸了又夸,不但嘴上夸,还要身体夸。

    然则夸了六七日,再怎么拖,再如何昏天黑地,也得回城了。

    最后一日早间起来,季清菱见那床上一塌糊涂,不好意思叫下头人进得屋中,便要先收拾一回,免得在旁人面前丢了脸。

    因被褥上垫了巾子,两人头一夜认真学习,出了一身汗不说,还学得那大方巾上什么都有,季清菱原还不觉得,此时将衣衫穿上了身,再回头一瞧,哪里还有脸看,只好将那方巾胡乱裹了塞到顾延章手中,叫他去洗,自己则是把散落的小衣、皱巴巴的帕子、滚得都半边掉在地上的褥子一一整理了。

    她收拾到一半,忽然才发现床头最里边放了一个小木匣子,也没有上锁,却是躲在最角落,还被一个晚间用来垫腰的枕头堆在上头遮着,是以她在这张床上睡了好几日,竟是没有发现。

    那匣子并不大,打开一看,里头摆得整整齐齐,都是小小的瓶瓶罐罐,足有十好几个。

    季清菱取出一瓶一看,瓶身上头贴了小条子,写着“桃花”二字,另取出其余的,各写着“茉莉”、“瑞香”、“木樨”、“梅花”等语。

    她摸不准这是什么,便取了一个上头写了“兰花”的瓶子,打开上头的小瓷盖塞,凑近一闻,果然是淡淡的兰花香味,再试着往手上倒了些,竟是过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倒出来。

    这一厢季清菱还在琢磨,却见顾延章自隔间拿帕子擦着手走了出来,便抬头问道:“五哥,这是什么?”

    顾延章远远瞧见,先也不答话,只走得过来坐在床榻上,一面伸手将那瓶子接了,把瓶口倒扣在自己手心上,又轻轻拍了拍瓶身。

    过了许久,才从瓶子里头慢慢流出冬蜜一般脂膏状的东西来。

    他只倒了一点点在手上,凑到季清菱面前,道:“喜不喜欢这个味道?”

    季清菱复又闻了闻,摇头道:“有点子甜味,同兰花香又不太一样。”

    他便把那里头十来个瓶瓶罐罐都取了出来,将瓶口都打开了,一一摆在季清菱面前,叫她一个一个选。

    季清菱认认真真挑了半日,勉强选出一个写着“茉莉”的,道:“这个好闻些,只是还是不太喜欢。”

    又道:“五哥,这是冬日用来擦身的吗?”

    顾延章却是把左手环着季清菱的腰,扶着她的左手,将那食指轻轻在自己掌心上点了点,极暧昧地问道:“你瞧着这同昨晚什么东西像?”

    脂膏在他掌心捂了半日,已是化成半透明状,季清菱先还没觉出来,等到在手指试了试,却是一片滑腻。

    她的脸登时涨得通红。

    那人还在她耳边极低地笑道:“我也不喜欢这味道,本来是备着担心你怕疼……谁晓得半点用不上……”

    (本段不计费)

    是的我还是没写完,写完我会在文里提醒的,大家不要急哈~重复发私信和邮件都会把自己顶到前面,我发的时候会从最后发的哦~么么哒=3=

    ps:明天正文未必有更新,或者也许只有一更,我会努力先把“哔”写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