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四章 推门
    “五哥,这个好吃!”季清菱尝出味道,一时有些惊喜,伸出筷子给顾延章也搛了一个,正要放到他碗里,却是见身旁那人面带笑意地看着自己,拿手心慢慢将其面前的碗给盖住了,不叫她将筷子放过去。

    他挨得近了,问道:“是哪个好吃?与我尝尝。”

    简直是司马之心,昭昭若现。

    季清菱不免犹豫了一下,转头要去看门口,却听身侧那人又道:“旁人都不在,只有我一个,你要看谁?”

    声音里头竟似带着三分委屈。

    她回过头,果然见那人挨得十分近,一双眼睛、一张脸面装着可怜的样子,不免有些好笑,嗔道:“五哥!”

    一时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一只花酿里头灌满了馅,颇有些分量,在两根筷子当中被夹出了两道深深的凹痕,仿佛稍不留意,便要掉得下去。季清菱便将其放到自己碗里,用筷子截了一小块出来,抬手喂到了顾延章面前。

    他张口吃了,眼睛却是依旧看着她不肯挪开,目光灼灼,其中好像燃烧着小簇小簇的火焰。

    这一处地方的窗、门俱是开的,因庄子就在山脚下,里头栽种了许多大树小枝,十分凉爽,又兼门窗对流,只闻得淡淡的菖蒲、艾草味,想来是日前才熏了蚊子。

    不知是被那味道熏的,还是被眼前人的目光中的烟火熏的,季清菱只觉得心跳得异常地快,自心底里生出一股冲动来。

    鬼使神差的,她忽然就将手中碗筷放了,慢慢抬起手来,扶住了对面那人的后颈,自己倾身上前,轻轻地贴了上去。

    她吻住了他的唇,恍惚之间,全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只晓得对面那人双手环住了自己的腰,自后打前,一路往上,隔着衣服拥得紧紧的。

    两人交换了一个长长的吻。

    季清菱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退开的,她食不知味地将一碗饭吃完了,好像还添了不少菜,可到底吃进去的都是些什么味道,却是半点记忆都没有,只知道自己一只手被五哥抓着,夹菜也不好夹,吃饭也不好吃,在这极凉爽的地方,两人的握在一起的手心中全是汗,湿漉漉的,只是一个人都不肯放开。

    她脑子里头有点晕,恍惚间听得身旁人贴着自己的耳朵道:“外头种了好多月月红,都开了……”

    季清菱头脑之中一片空白,此时已经只懂得点头,被他揽腰带得起来,两人一道往外走。

    院子后头果然有一处不大不小的园子,占地不过两三亩,外头只用当地常见的万年青同刺藤种出来一道堪堪及人腰高简陋的“树墙”,半点不阻碍人的视线。

    极目望去,远处是矮矮的苍翠青山,想来是前一阵子才下过几场暴雨,自山上冲下来一道长长的瀑布,看着如同白练一般蜿蜒而下,隔着百丈的距离,犹听得隐隐约约哗啦啦的声音。

    园中旁的花草都没有种,全是当地常见的一种野花,唤作月月红的,花开得连连绵绵,不是一丛一丛,却是一大片一大片,其中颜色间杂,有玫红、深黄、大黄,又有白黄、白红相间,毫无规矩地长在一处,枝丫缠绕,桃红与浅黄的花朵亲热地交缠,开得正盛的重重叠叠的深红花瓣旁簇拥着许多朵含苞待放的白色、黄色蓓蕾,单瓣的、叠瓣的、重瓣的,疏落的、热闹的、盛放的,满地都是,甚至在荆棘拦着的园子外头,依旧有成片成丛的花蔓延而前,直直长到山脚下去。

    因这月月红品种贱,处处都能见得,百姓不以为然,富贵人家也不当回事,只一味去养些芍药芙蓉牡丹为贵,此时乍然在此处见到开得热闹到了极处,自成气候的漫野的花,从花朵到花枝,都能看出是没有被人打理与修剪过,别有一种放肆的美。

    季清菱站在石板铺就的小道上,置身于花丛之中,只觉得就着夕阳,远处山峦如黛,近处花开五彩,着实叫人心旷神怡,仿佛自己也如同那野花一般,随心所欲无所拘束。

    她忍不住感慨道:“真美,都说良春召以烟景,其实天地间景物哪里又分四季。”

    她一面说,一面回过头。

    顾延章正站在她身后,两人隔着一步,他低下头,只看着她,不看花,亦不看景,眼睛里头仿佛贮存了一池潭水,一眼望去是清的,下头却是深浅难测。

    他的眼神温柔得醉人,似浓烈的酒,能将人醉溺其中。

    季清菱的心砰砰地跳。

    她听得他道:“确是真美,只是我比之何如?”

    季清菱听得一愣,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应当如何回答。

    他却并不放过,复又低下头,拉过她的手,放在了嘴唇面前,轻轻地吻了上去,复又执着地问道:“我比之何如?”

    明明是一张极熟悉的脸,可莫名的,季清菱竟觉得魅惑异常。

    她的心底里有大朵大朵的烟花炸开,躁动着,蛊惑着,催促着。

    她张了张口,终于轻声道:“君美甚。”

    他盯着她不放。

    季清菱又上前半步,抬起头,郑重地道:“纵然美人迟暮,英雄老去,白发如雪,五哥依旧最美。”

    两人隔着半步,虽手握着手,却并不挨着,只一人仰头,一人低头,互相对视。

    她抿着嘴,望着他笑,只觉得从前学的多少细腻诗词,全数已是抛于脑后,此时只会用极赤|裸的话语给自己表白。

    月月红的花香味并不太浓,清清淡淡的,风一刮过,便能带下一地的花瓣并一阵香味,那香味吹到她鼻端,也成了甜香。

    “天要黑了……”

    她听得他道。

    两人慢慢地循着小道往回走,谁也没有说话,只十指交扣着。

    出门时天色尚亮,回家时却已经日落西山。

    屋里不知何时已是有人点了灯,昏黄的光透过窗门处的薄纱映照了出来。

    离开时开着的门却被关上了。

    两人到得地方,顾延章行在前头,忽然停住了脚步,只退开一步,转头看着季清菱微笑。

    她心中已有所觉,迈步上前,将右手抬起,轻轻推开那两扇紧闭的门。

    ***

    不过才过了短短小半个时辰,这一间厢房中的布置已经迥然相异。

    先前在上边吃过晚饭的桌椅已经撤走,入门处空荡荡的,与门口相对的地方外间最里边却是不知何时摆上了四张大大的交椅,两两相挨,正中又有一张高高的小方桌,桌上点着两根成人拳头大的红烛。

    墙上贴着一个大大的“囍”字,屋中披绸挂缎,映入眼帘的全是喜庆的彩色。

    而在那四张交椅面前的地上,却是各自摆了一个蒲团。

    她不由自主地转过头。

    顾延章正看着她,微笑道:“我家清菱十八了,当日没有来得及给你过生,今日一齐补了,连同婚礼……”

    季清菱下意识地喃喃道:“从前六礼已是走过了……”

    顾延章微笑道:“那是给旁人看的,今日只是咱们自己的。”

    一面说着,一面扶着她的腰,轻轻带进了门,转身将门栓给插上了。

    季清菱本以为要去那交椅面前,不想却是被带进了里间。

    床榻上的帐幔、床被已经全数换了新颜,彩绸喜帐高高挂起,床被上摆着珠翠团冠,另有一条黄罗销金裙,团冠珠光宝气,在烛火下显得越发的流光溢彩。

    她只觉得嗓子有些发干。

    虽然从前同五哥说过,自己并不在意俗礼,可今日真正看到了这一场布置,心底里却是惊喜大过其余。

    她只在原地稍站了一会,已是见得顾延章上前将那凤冠拿起,温柔地看着自己,心中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道:“五哥,我身上都是汗,我想先……”

    话还没有说完,顾延章便轻声道:“我身上也都是汗。”说着看了一下后头,又道:“隔间有热水。”

    季清菱下意识地往隔间走,果然一进得去,便见当中摆着两个大木桶,都用木盖子盖着,一旁的衣架上还搭着簇新的里衫,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谁人备下的。

    她转过头,后边顾延章已是跟了上来,上前将其中一个木桶的盖子揭开。

    白色的水汽顿时冒了出来,热气腾腾的。

    他探手进去试了试水温,抬头看着她,轻声唤道:“清菱,过来。”

    过来作甚?

    季清菱情不自禁地在心中问道,可是还是乖乖地走上前去。

    她手心渗出了一层薄薄的汗,嗓子干渴异常,踟蹰了一下,站到了他面前。

    顾延章俯下身子,伸手解开了她腰间的绸带。

    季清菱今日穿的乃是窄衫长裙,肩上配有披巾。

    先被拿下来的是披巾,紧接着是外裙,而后是里头的内衫,一层一层,最后脱到只剩小衣时,她再忍不住抓住了他的手,轻声叫道:“五哥……”

    顾延章轻轻地“嗯”了一声,却是不为所动,只将她的手指反握住,一点点掰开。

    隔间里燃着一根巨烛,映照得满室明亮如白昼。

    季清菱上身只着了一件小衣,局促不安地立在当地,忍不住右手环胸,扶着单手左边的臂膀,颤抖着转头看向那蜡烛。

    不是没有裸裎相对过。

    只是这一回,实在是……太亮了……

    仿佛察觉到她的忐忑,顾延章站直了身子,拉着她到了桶沿,柔声道:“我只先帮你将头发洗净了。”

    听得他这般说,季清菱顿时松了口气,就着桶边的小几坐了上去。

    她头上本来只用缎带束着,一解开,一头青丝便松了开来。

    很快,温热的水自她的头顶一路下滑,从颈项到前胸,从后背到腰部。

    她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

    身上湿漉漉的,都是水迹,让她莫名地有难以言喻的羞涩感。

    茶籽枯淡淡的香味氤氲开来。

    季清菱坐在矮几上,脑子里头忍不住胡思乱想。

    ——会不会当真只是洗头?

    应当不会罢……

    只是……

    她心中乱糟糟的,想了半日,好像脑子里闪过许多念头,可回过头来,却是什么也记不起来。

    等到回过神,才发现五哥已经在用铜盆盛了茶籽枯的水,给她细细地搓洗头发。

    仿佛洗了许久,还用清水过了两回,他才耐心地道:“我给你用巾子擦干。”

    语毕,果然拿了巾子给她绞干头发。

    他一连换了好几块方巾,擦得十分细致,等用到最后一块,给她将头发包裹在干巾里头的时候,季清菱终于觉出不对来。

    有手指一路往下,沿着她的背脊,轻轻挑开了那一件小衣后头的带子,自她的肋骨向前探。

    即便季清菱早有准备,此时亦是不由得微微发颤。

    她咬着唇叫道:“五哥……”

    一面把手隔着衣服,捉住了停顿在自己胸前的那一只手。

    他凑上前,自后往前,张嘴噙吻住了她的耳垂。

    她听得他在耳边低声问道:“我帮你沐浴好不好?”

    那声音喑哑,仿佛带着勾子,拉着她不让走。

    季清菱全身发热,想要摇头,却是已经被他一手由背后环着肋骨,一手托着膝弯,整个横抱了起来。

    不知何时,他的上半身已经不着寸缕,此时她被半托抱着,腿部贴着他的腹部,左胸侧贴着他的胸膛,肌肤触及的地方微微发硬,又微微发热。

    从木桶外头到得木桶里头,只要一个呼吸的功夫。

    天气热,木桶中的水自然也凉得慢,两人入得桶中,里头的水波打着晃,本就大半满的热水满溢出去,溅了一地。

    季清菱被热水一激,忍不住环着对面人的颈项,想要站起来。

    她身上小衣的束带早已解开,这般挣扎一动,又被水波一荡,还有人暗地里时不时地偷偷撩扯,早没了蔽体的作用,幸好夹在两个人当中,才没有浮在水面上。

    季清菱自是并无所觉,半点不晓得自家的小衣已经在水里头悠悠地打着晃,正摆着带子尾巴择机好要窜到水面去同那一块浮着的帕子凑成一对。

    她双脚踩着木桶下的滑水,双手扶着顾延章的肩颈,半站起来,正要立稳了,却忽然见得对面人望过来的眼神都不对了,当中仿佛燃烧着熊熊烈焰,只半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娇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