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五章 凑数
    “今日怎的这样早!”季清菱看了看天色,竟是有些惊喜起来,情不自禁地笑着迎上去道,“五哥吃了晚食不曾?”

    顾延章忙了一日,只在中午对付着吃了点东西,此时听得问话,见旁边只一个秋爽,也无外人,便先去拉季清菱的手,握在手里牵定了,复才摇头道:“不曾吃得,家中可是有粥,拿两碗稠稠的与我吃了垫个肚子。”

    此时已经入夏,一来天热,二来前边几个月为了省米,一府上下一日三顿都是喝粥的居多,这一阵子虽然自荆南、广南东路调运过来的粮秣、物资已是渐渐齐备,另有许多商人也闻风而至,可家中却一时还没改过来,依旧是吃的粥水俱多。

    季清菱忙道:“我晚间也是喝的粥,想来眼下还有剩余的。”

    说着先转头交代秋爽去厨房取,复才回过头,有些犹豫地问道:“还是叫厨房正经做顿实饭吃罢?我一日都在家,也少走动,喝些粥水不打紧,五哥总在外头跑,吃这汤汤水水的,怕是要抵不住。”

    顾延章摇了摇头,道:“跑了一日,反倒是没胃口,眼下只是肚子饿,却还是什么都不想吃,只拿粥垫一下算了。”

    他见四周花木甚多,枝干、草叶间不少蚊虫飞来跳去的,便拉了拉季清菱的手,道:“天有些黑了,四处都是蚊子,我同你先回厢房里头罢,莫要在此处站着,被咬了也不知道,一会又要受痒。”

    两人回得厢房,季清菱自去洗手,顾延章却是去把马靴换了家常穿的鞋,等到二人整理好了,恰好见得秋爽提着两个食盒进来。

    食盒里除却一小锅粥,也不过两三个小菜而已,她连帮忙的小丫头都不用,便把盘盘碗碗都摆好了。

    因顾延章常说“一人吃饭,实在怪没意思”云云,纵然季清菱已是吃过,却也盛了小半碗粟米粥陪坐着。

    她想起晚上吃了一盘小菜,里头加了足足的姜丝同白醋,酸酸辣辣的,十分开胃,此时便在桌上扫了一眼,特把那一盘子挑得出来,挪到顾延章面前,笑道:“五哥吃这个!”

    又道:“若是吃了有胃口,就叫厨房现在做饭——火是现成的,要不得一刻时辰便能做好,再炒两个小菜送着吃。”

    顾延章囫囵喝了一碗粥,先把肚子垫了底,也没那样饿了,正探出手去要夹菜,听得她这般说,却是失笑道:“这样怕我饿肚子?”

    季清菱认真地点了点头,叹着气道:“其实是怕五哥瘦……来了这广南不到一年,瘦了好多,本以为我到了能将你养胖些,谁晓得一点用都没有。”

    又瞥了顾延章一眼,道:“本来还想叫厨房里头给五哥备午饭,到得时候送到前衙去,偏你十日里有九日都不在,又想要备些耐放的,叫松节带在身上,若是肚子饿了,好歹也能垫一垫底——只有些人总不肯带……”

    说到后头,口气中竟是带着一两分的嗔怒。

    顾延章忍不住笑,他看了看季清菱,解释道:“我跟着衙门里的人一起出去,旁人都一并吃,只我一个开小灶,松节一个包袱里头掏出吃食来,人人都看着,总不好躲着罢?一行少则七八人,多则一二十人,还有当地的百姓同官吏,一人一口都分不到,倒是显得难看,索性便不带了。”

    说着又叫了一声秋爽,吩咐道:“叫厨下做饭罢。”

    秋爽应声而去。

    季清菱却是有些紧张起来,道:“五哥,我只是说说,若是当真吃不动,也莫要勉强,撑着胃要难受的……”

    顾延章笑着安抚道:“你只陪我坐着说说话,当真吃不动了,我自不会勉强。”

    季清菱从前也讲究食不言,可如今两个人一日当中相处的时间着实太少,便不拘束这些了,只倒了杯茶,陪着说话。

    桌上不过一小锅粥,盛出来也就是三碗的量,顾延章几下便就着小菜喝完了,他也不走开,拿桌上的帕子擦了擦手,坐着等厨房那边把饭食送过来。

    难得此时两人都空闲下来,季清菱便把丫头打发出去守着,悄声问道:“五哥,我听外头说,吴翰林这几日要回京述职了,可是真的?”

    当日许继宗带着诏令南下,其中免了吴益邕州知州职并其余在广南的差遣,只他到底是个高官重臣,身上伤势也未愈,为着朝廷脸面,赵芮便准他在邕州休养,待伤愈后再回京诣阙。

    面子是给足了,可无论谁都知道,一旦回京,等着他的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这一点,吴益自然也知道。

    领了圣旨到现在,已经快三个月了,因身上不再有邕州的差遣,按朝中规矩,他不能再住在后衙,只得搬去了驿站。

    邕州城中除却陈灏,吴益官品最高。

    他来的时候本就带着一大群人,在此处又纳了两个小,虽然不到两年,新纳的小妾与带来的通房倒是挺争气,叫他一年抱三,眼下搬动起来,家小、仆妇、族亲、门客、幕僚,浩浩荡荡数十人,驿卒把放置杂物的厢房都腾了出来,也装不下,倒害得原本住在里头的许多平叛军中将领都逼得不得不搬了出去,叫他们住着,却依旧是挤。

    ——然则饶是这样,吴益还是不肯回京,只借着自己伤势未愈的理由,一直厚着脸皮留在邕州。

    正因从前这些事迹,季清菱听得外头沸沸扬扬传开说“误知州”要回京时,竟是有些不敢相信,索性便趁这个机会拿出来问。

    顾延章点了点头,道:“是真的,李伯简这两日总找我,就是为着这个事。”

    季清菱顿时觉得奇怪起来,问道:“他走他的,同李通判有什么关系?”

    顾延章笑道:“按着惯例,亲民官外任期满回京述职之前,州县官员合该相送,也要寻几十个百姓,行脱靴礼、送万民伞的,吴翰林要回京,官员倒是不难凑,州衙当中发号一声,充个人头便罢,只那百姓却不好找……”娇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