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九章 为祸
    ,精彩小说免费!

    “以梁炯为祸首,近万叛军起兵造反,吉州、抚州生民涂炭!沿途府库、粮仓尽皆被掠,后去广源州,行如叛国,复还自立为王!若是如此行径亦能赦免,将来再有贼子谋反,引此为例,当要如何惩处?朝中法度何存?!”

    黄昭亮手中持笏,昂首上前一步,大声质问道。

    赵芮被骂得一脸难看,偏生连嘴都不好回——堂堂天子,若是当殿同臣子对骂,成何体统?

    他只好看了一眼立在下头的范尧臣。

    对方双手持笏,面色平静,对他的暗示丝毫没有反应。

    黄昭亮已是又道:“贼子既敢造反叛国,户部勾院顾延章明知此状,竟还草率任用,引为守城,若是梁炯叛部倒戈一击,与交贼沆瀣一气,城中无数百姓,又有谁人来保?一旦邕州落陷,钦州、廉州、宾州、邕州连为一线,交趾以此为据,围攻桂州、广州,广南两路岌岌可危,我朝亦将有大祸!”

    赵芮听得脑壳一刺一刺地疼,几次想要打断,却连插嘴的空隙都找不到。

    黄昭亮的声音越发洪亮,跟着又道:“逆贼徐茂,赣州人士,本乃罪犯之徒,正该入狱受审,其时顾延章正任赣州通判,行审此案,因其管束疏忽,致使罪徒外逃,后入广信军中,为将者陈灏,不察不核,由其探测军中机密……”

    他一面说,一面转头看了后边立着的十余位臣子,目光在范尧臣身上停留了一瞬,见得对方只半垂着眼皮,并没有半点要与自己唱反调的意思,复才收得回去,继续追着坐在龙椅上的赵芮打道:“此人撺掇梁炯谋反,待得贼首授首,不仅不俯首就罪,倒反叛国朝,堕身交趾,使交贼知我军中弱项,屠戮百姓,犯我边境,纵碎尸万段,诛灭九族亦不能赎其罪孽!”

    “广南有此劫难,徐茂为罪魁从犯,顾延章亦罪责难逃!若非……”

    听得前边,赵芮也就摸着鼻子认了,可听到这一处,他终于再忍不住反驳道:“纵无徐茂,交趾一般会犯边!这与顾延章又有何干系?!顾延章有功无过,他……”

    “若非他管束不力,徐茂如何能逃脱?!”

    还未等天子把话说完,黄昭亮已是又拔高了声调,极强硬地插道。

    赵芮简直心头火起。

    不管犯了多大的过错,他这个做天子的都觉得无碍了,黄昭亮这个做臣子的,怎么就跳得这样高?难道嫌殿上的瓦梁挡了日头,想要窜到天上去不曾?!

    这是要去同汪明那个御史中丞抢饭吃吗?!

    更何况阶下这人口诛笔伐的那一位,根本就没有丝毫错处!

    一个顾延章而已,七品小官,哪里就值得他这般追着咬着不放,半点宰辅的面子都不顾了?

    除非……

    赵芮忽然心念一动。

    他眯着眼睛往下看,范尧臣面无表情半低着头,孙卞耷拉着脸袖手旁观,另有枢密院中诸人仿佛聋子瞎子一般,都在一旁看戏。

    到得此时,这一位天下之主,才终于开始全然意识到下头这些朝臣的真正目的。

    广南那一块肉实在太肥了。

    南征交趾,开疆拓土,其回报之丰厚,已是足够把不止一个陈灏送入宰辅之位,跟能带着沾碰着差遣的人鸡犬升天。

    当年杨奎在延州,哪怕后来论功行赏的时候,被范尧臣硬压着近乎砍了半,却也当真无数人靠着这一回战事平步青云。

    事情过去没多久,升官的人还有就站在下头的,便是陈灏也是借着延州战功在枢密院中站稳了脚跟。

    光靠着三年一回的磨勘,何时才能往上爬?

    而今军功何等难得,尤其是这开疆辟土的功劳,百年也未必能遇到几回,怨不得黄昭亮仿若被刨了祖坟一般跳脚,怨不得其余重臣尽皆装聋作哑——全是等着把顾延章召回来,并借此为机,将自己人塞去广南的。

    顾延章的功过赏罚,不过是个由头而已,并不会有人在意。

    眼下邕州近乎全是杨党中人,朝中这些原本恨不得把陈灏一派全数打发过去拍蚊子,可到得如今,他们却转为恨不得以身代之,帮着下头人过去抢着拍蚊子。

    上头赵芮心中还在平衡着利弊,下头黄昭亮已是层层递进,声音几乎要冲破殿顶的平棋——

    “……顾延章不得天子特赦,擅自任用叛兵,是为不忠;身为朝廷命官,未治管州中巡铺,使得罪犯外逃,酿成惨祸,是为不能;前任邕州知州吴益为国朝计,提前防御交趾,却叫他诬为挑衅兵事,是为不仁;广南难民遍地,他不思着紧济民,反本末倒置,为得己功去行抄劄之事,是为不义!”

    “如此不忠、不能、不仁、不义之徒,陛下不快马加鞭将其召回京城,叫其纳首认罪,反倒任其留在邕州祸害百姓,使民知之,实乃动摇国本之举!广南百姓何辜?!”

    黄昭亮乃是榜眼出身,文才斐然,纵然这一回原本没有准备,全是临时起意,依旧将一番话说得荡气回肠,说到顾延章为图抄劄,不顾百姓性命这一点时,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发着光。

    他做官数十年,不晓得外放多少回,见过的新进,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只眼一看,就知道那姓顾的究竟在图谋什么。

    邕州百姓已是到了这副田地,那人还不先行赈民放粮,偏偏要用什么粮秣不够,唯恐冒领的理由,行抄劄之事——不过是为了显示手段,叫天子以为他是能臣而已!

    如此时候,哪有什么事情比得了人命重要?

    正常抄劄,没有四五十天,决计不可能完成,便是他亲自统筹全局,最多也就能将时间缩减到一个月内而已。

    顾延章一个得官数载的新进,哪怕是个天才,治政之才,如何又能及得上自己?

    等上一个多月,邕州左近的百姓,早已饿得尸首都发臭了,届时粮秣发下去,又能有何用?

    这般臣子,比起寻常的庸臣,害处更大!

    他黄昭亮今日所奏、所禀,虽然也有私心,却未尝忘记百姓,乃是为民请命!

    这等一心为己,一心升迁,从不为民的官员,不召回来治罪,难道还要留着他在广南为祸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