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二章 制衡
    ,精彩小说免费!

    范尧臣到底也在两府之中稳立了这样久,今日一见得黄昭亮当殿发难,甚至不消他把话说全,就已经能猜到这一位心中究竟在做什么打算。

    他只在心中简单数一数,转眼便从黄党中寻出几个适合协理、坐镇广南转运的人选。

    此次南征,主帅除却陈灏,无一人能胜任,纵然枢密院能就点兵点将说上几句话,可相比起来,天子自然更愿意听信陈灏的。

    可后勤却又不一样了。

    门槛低,对资历的要求也不高,还容易出功绩,虽然未必能有顾延章做得那样得心应手,可想要应付过去,却也能办到。

    范尧臣设身处地,若是自己处在黄昭亮的位子,定然也会做出同样的应对。

    征战交趾的班底,眼下就要筹划,这一桩捡功的地方,只要把人安插进去,回来至少就能升上两,能减好几年的磨勘——这般的好事,天下间哪里寻去?

    便是自己看着都要眼热,更何况才回朝一年,屁股下头座位未能坐得那样稳的黄昭亮?

    与此同时,天子的心思也很好猜。

    对龙椅上这一位来说,顾延章做得好,自然就叫他继续在广南做下去,那姓顾的同陈灏搭档得好,也算是有些本事,有他坐镇广南,便是西路突然出了什么事情,也应对得过来。

    而黄昭亮在天子心中的地位,也早已不是当初刚回朝时那样得器重。

    自己被压着打了这样久,老老实实韬光养晦,不就是等着今日这一回吗?

    天子看不惯自己左右朝政,难道就看得惯姓黄的了?

    好歹自家在朝中经营许多年,底气还在,躲上一年半载的,不至于伤了元气,可黄昭亮外放数年的宰辅,新回朝中,想要给投靠过去的那些个墙头草一点甜头吃,一时之间,不折腾,又如何能拿得出那样多的坑去补?

    可只要一折腾,有自家在后头动作一番,立时就能叫天子好好看看这一位的权势之重。

    不是今次的南征,也有他日的北征,或是其余事情。

    与其跳出来同黄党斗得你死我活,叫天子袖手在一旁吃茶看戏,倒不如把天子拖出来,自己在后头躲着,叫他自家管去。

    他范尧臣是再不管的!

    再一说,他巴不得顾延章回朝呢!

    虽然杨奎死了,陈灏还在呢!杨党又不是死的!

    只是陈灏离得远,不好管而已!

    一旦顾延章回朝,一来他比不过陈灏,不可能全指使得动从前的杨党老人,可有他在,多少也能壮一壮杨党声势。

    等他一回京,自然而然就知道是谁抢的他到嘴巴上头的肉,届时如何会不闹?

    从前自己着急把陈、顾二人扔去广南,究其原因,只是不想杨党分权而已。

    可此一时,彼一时!

    眼下早已不是从前的形势!他盼着姓顾的回来呢!

    叫顾延章带着杨党同黄昭亮斗去罢!

    自家只在一边学着天子吃茶看戏!

    看着几步开外,一脸正气凛然的黄昭亮,范尧臣微微眯起了眼睛。

    一般是做参知政事,当年他范尧臣在位排头次的时候,先后遇得襄州地动,河|北、江南闹蝗,抚州、吉州民乱,广信军叛乱,最终只好引罪避位。

    可这姓黄的,纵然朝中灾难不断,还有交趾十余万大军北上,居然叫他靠着顾、张等人,生生将邕州守住,有把交贼逼退了。

    没挨过打,就不晓得此时日子好过,得了便宜,居然还来此卖乖来了!

    他瞄了一眼上头立着的天子,心中不无恶意地想着——

    姓黄的,当真是在外任官太久了,想来同顾延章交集并不多,不晓得那一个究竟有多蔫坏,又有多讨天子喜欢。

    不要以为年纪小,就好欺负了。

    等到人回来了,有得他哭的日子!

    未曾得官的时候,那小子就屡立大功,等到得官之后,更是一路建功,可从前是有自家压着,又实在因为他资历不够,总是赏不抵功,却不是因为他没本事!

    天子是个什么性子,两府里头任得久一点的都懂,说好听点,是仁厚,说难听点,便是优柔,此时人不在还无所谓,等到人一回来,时时在面前晃着,谁晓得哪一时他抽起风来,会做出什么事情……

    想到这一处,范尧臣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

    当年他能磨勘三年变一年,一路青云直上,得官不到十载,便侪身两府,除却本身的能耐,靠的是什么?

    还不是龙椅上这一位的一力提拔?

    许多年前,他还没有杨党这样的势力在后头兜着,凭着自己一个人,拢起来新的班底,硬生生同杨奎斗得难解难分,眼下姓顾的纵然不能比得上自己,可只要天子乐意在后头撑着,想要与黄昭亮打擂台,哪里又不可能了?

    ***

    崇政殿中,黄昭亮强要召顾延章回京问罪,两府之中这一回在场的不过十余人,却是一个个都装聋作哑。

    赵芮一对一,寻不到援手。

    他反应又慢,口才又差,哪里争得过一朝宰辅,被对方得理不饶,喷了一脸的口水。

    等到众官告退,他一人对着满桌子的奏章,看也看不下去,憋着一肚子火,索性回了后宫。

    杨皇后见天子脸色极是难看,想了一回朝中的事情,还是寻不出原因,忍不住问道:“前两日不是说广南的疫病止住了?北边虽然闹了蝗,却也派了人去赈济,陛下这是遇了何事,怎的这般一张脸?”

    又道:“一会到酉时了,你板着脸,又要吓到人。”

    虽然杨皇后没有明说,可赵芮也知道,对方指的这个人是小皇子赵署。

    儿子这半年来断断续续地生病,好几回都已经是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却又侥幸到了天命,最终居然又全数救得回来,此时已经重新回资善堂听老师讲学了。

    想到这个,赵芮面上才好看了些。

    虽说妇人不得干政,可杨皇后嫁给他之后,因性格柔顺,惯来是以夫为天,从来不乱问政事的,是以他有什么事情,也不忌讳说两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